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310:大佬与大佬的巅峰对决(一更)免费阅读

310:大佬与大佬的巅峰对决(一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景一发现:商领领在戳他的手背。

    确切地说,她在写字。

    【商华国际】

    她写了这个。

    不是要装客人嘛,得装得像点,至少口供要对好。

    面包车上,除了被捆住手脚的商领领和景一之外,另外还有两人,负责看守。

    见人质太安静,看守旳人反而更加不安。

    “老实待着,别动什么歪心思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一动不动,老实得不能再老实了。

    但对方还是不放心:“把她带到另一辆车上去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被塞到另一辆车上了,“绑匪”还蒙住了她的眼睛,可能因为她老实,没有封住她的嘴。她不知道车要开去哪里,但能感觉到车速很快,路面很平坦,一路没有颠簸,至少开了两个小时车才停下。

    她脚上的绳子被解开,“绑匪”推着她下车,她直行了将近十分钟的路,迈上台阶,踩到地毯上。她闻到了香气,像松木味的香氛蜡烛。

    她听见“绑匪”叫了一声老板,接着有脚步声,有人抬手,她克制住本能,没有往后躲,那只手摘了她眼睛上的眼罩。

    灯光太亮,她下意识地低头避开,等到眼睛适应,才抬起头。

    她所在的位置应该是一处别墅,大厅的装修风格极其奢华,顶上的吊灯、地上的地毯、墙上的挂画都不是凡品,眼前的男人更不是。

    他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,立体的五官像艺术家精雕细琢出来的模板,仿佛每一笔都经过了精妙的计算,但他给人的第一感觉绝不是英俊,而是危险。

    商领领后退,适当地表示出她的恐惧:“你是什么人?为什么绑我?”

    人着急的时候脱口而出的自然是母语。

    “帝国人?”

    男人听得懂帝国话。

    商领领觉得他应该是个混血,至少从外貌看上去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是帝国人。”商领领适当地表示出她的天真和头脑简单,“你知道的吧,我们帝国政府最护短,要是我在这里出了什么事,大使馆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男人兴致勃勃地打量她:“你是景一的女人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合作关系。”

    男人坐下,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,姿态非常随意:“什么合作?”

    商领领在路上已经想好词了:“商华国际和Golden

    World的合作。”

    商华国际在西方还是有点名气的。

    眼前的男人显然不缺钱,商领领也不用怕暴露财力。

    “老板。”

    金发蓝眼的绑匪小头目把商领领的行李箱提过来,里面有她的证件,他把证件呈给他的老板。

    男人随意翻看了两下,扔在茶几上:“商领领?”

    商领领表现得色厉内荏:“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,还不快把我放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笑了笑:“要是放了你,回头你让大使馆来找我麻烦怎么办?”

    商领领梗着脖子装镇定:“只要你放了我,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眼睛极其迷人,尤其是带笑的时候:“我不相信活人的话,我只信死人的话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示弱:“你你你敢……”

    他抬了下手:“关起来。”

    金发蓝眼的男人上前,用黑色头罩把商领领罩住,带去二楼,随后他下楼,请示老板。

    “老板,用不用我联系Golden

    World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他会自己找来。”男人兴致盎然地开了一瓶酒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晚上八点,景召抵达卡兰地,暂时在商领领被带走前待过的酒店落脚。

    崇柏刚挂完电话:“小九爷。”崇柏说,“查到了,是蔻里。”

    蔻里是肖恩的弟弟,伽森家族的第三任头领。

    蔻里不是莽夫,相反他狡猾聪明,不会做对得不偿失的事情,也就是说商领领和景一暂时安全。

    景召皱着的眉稍稍松开。

    “我让人把伽森家族的存件调出来。”崇柏觉得这是蔻里的目的。

    景召说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蔻里的父亲伽森老爷子生前把斯坦山脉的开采权委托给了Golden

    World。蔻里接管家族之后,对兄长肖恩赶尽杀绝,这份开采权是肖恩最后的翻身筹码,就算不落到肖恩手里,以后由伽森老爷子的外孙女继承了,对蔻里来说一样是威胁。

    崇柏疑惑:“蔻里不是想要斯坦山脉的开采权吗?

    “不止。”

    景召已经不是第一次和蔻里交锋了。

    蔻里是伽森家族百年来最有谋略,也最心狠手辣的一位头领,他的蓝图和野心远不止于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晚上十点二十分,半岛别墅来了客人。

    “斯特先生。”

    斯特先生问:“蔻里呢?”

    回答问题的男人叫梅路,金发蓝眼,是蔻里的左右手,:“老板在仓库。”

    客厅除了梅路之外,另外有十几个手下守着。

    斯特先生准备去仓库,路过茶几时停下了脚:“这是谁的东西?”

    茶几上放着那个女孩的证件。

    梅路回答:“老板的一位客人的。”

    斯特先生捡起来证件看了看,神色突然变化:“人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二楼。”

    斯特先生立马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二楼有个房间的外面守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斯特先生。”

    斯特先生说:“开门。”

    看守的男人面露为难:“没有老板的指令,我不能开门。”

    斯特先生直接上前。

    男人伸手去挡,被斯特先生抓住了手,他没有多言,嘎吱一声卸了男人的胳膊,反手将男人摁在墙上,并拔了男人腰上的枪,指着男人的头。

    “开门。”

    男人整个胳膊都麻了,动不了:“斯特先生,里面是老板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斯特先生手指按住扳机,重复了一遍:“开门。”

    斯特先生和老板是一个训练营出来的,玩枪不是随便玩玩的。

    男人用指纹开了门。

    商领领被绑在了房间的椅子上,眼睛被头罩遮住。

    斯特先生收起枪,过去蹲下,解开商领领脚上的绳子,起身走到她前面,解她手上的绳子。

    绳子刚松开,斯特先生的手被抓住了,几乎同时,尖锐的东西抵到他脖子上。

    他开口:“商领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手上的动作一顿:“岑肆?”

    岑肆的养父姓斯特,生前是伽森家族的律师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二更会在十二点之后,你们不要熬夜,早上看哈。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4783453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