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306:领领为父正名,景召索吻(一更)免费阅读

306:领领为父正名,景召索吻(一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视频里,商裕德和何婉林的丑事被曝光了。

    事情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昨天,帝律公馆旳周家给小金孙办百日宴。小金孙的姑姑是外交官,在国外回不来,就录了个视频寄过来。

    快递是保安帮忙签收的。

    宴席上,气氛正好,小金孙的爸爸就拿出了u盘,*电脑,视频投放到幕布上。

    画面一片漆黑,但有声音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对外承认宝蓝。”

    “荒唐!”

    商裕德突然站起来。

    满堂宾客噤若寒蝉,众人屏息细听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荒唐了?当初把我搞怀孕的时候怎么不说荒唐?把你自己的风流债推给你儿子的时候怎么不说荒唐?让你亲生女儿喊你爷爷的时候怎么不说荒唐?”

    “如果承认宝蓝,公司一定会受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不管,我就宝蓝一个女儿,你要是不承认她,将来你两腿一蹬了,你在商华国际的股份继承权岂不是还要落到商领领头上?”

    “容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录音里的声音,再加上商华国际、商领领、宝蓝等字眼,指向性明显得不能再明显,简直实锤。

    全场宾客哗然。

    商裕德铁青着脸,拂袖离开。

    席间有人开口:“居然把自己的风流债赖给已经过世的儿子。”是老者的声音,愤愤骂道,“还成天装贵族,臭不要脸!”

    这是周老爷子骂的。

    忘了说了,周老爷子以前是教育局的,十年前被商裕德搞下了台。

    丑闻出现了人传人的现象,不到一天,商裕德的丑事就传遍了整个帝律公馆,乃至商华国际。

    陆女士把视频关掉。

    “还好吧?”

    商领领一副受了很大冲击的表情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陆女士拍拍她的手,安慰:“也算是好事,帮你爸爸出了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这是商领领的第一步计划,还父亲清白。

    “我听方太太说,你爷爷在查录音的来源。”

    “查到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陆女士摇头:“你爷爷那边咬定是周家搞的鬼,毕竟是老对头,但周家不承认,说是有人故意掉包了快递。这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,你爷爷不可能兴师动众地查,只能自己吞了这个闷亏。”

    晚上,商领领给明星周刊的林主编打了笔尾款。

    周家老爷子这个人爱记仇,锱铢必较,而且狡猾,由他来揭露商裕德的丑闻,最适合不过。

    翌日,阴天。

    景召和商领领在陆女士那边吃了早饭,景河东给他们打包了一些他做的小菜,让他们回帝都吃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了。”

    景召拿了伞,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“领领。”陆女士从厨房追出来,“要是有什么事,记得给家里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陆女士很担心商家的那些腌臜事会影响到商领领。

    商领领乖巧应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陆女士嘱咐景召:“路上慢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电梯刚好来了。

    景召和商领领上了电梯,外面乌云密布,雨水将至。

    电梯停在二楼,女士带了小孩上来,是安安和她的妈妈,姚凌锁。

    陆女士说这个名字很特别。

    姚凌锁说:她的父亲姓姚,母亲姓凌,他们很相爱。

    “早啊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回:“早。”

    姚凌锁在蛋糕店工作,当门店销售员,听陆女士说,姚凌锁大学没念完,二十岁就生下了安安,只有高中文凭。

    她很漂亮,温柔优雅,很有书香气质,就像出身古代名门的女子。

    商领领弯着腰,跟小朋友打招呼:“安安,早上好呀。”

    安安的大名叫姚安虞,虞:通“娱”,快乐的意思。

    外面要下雨了,安安穿着小黄鸭雨衣,今天梳了半披发,是个小淑女:“姐姐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景召不爱笑。

    安安有点怕他:“叔叔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抿着嘴笑。

    电梯到了一楼。

    姚凌锁牵着安安出了电梯:“我们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挥了挥手。电梯门合上,她和景召去了负一楼的停车场。

    上车后,景召说:“你下次教小朋友改一下口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系上安全带:“嫌把你叫老了?”

    “差辈分了。”

    车开出停车场,这会儿是早高峰,路上有点堵。

    雨开始下了,雨点滴滴答答地砸在车顶,落得有点急促。

    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车子走走停停,景召突然说:“下周二我要去一趟维加兰卡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的情绪瞬间低落:“哦。”

    车子缓缓前行,景召分神看她:“你一个人可以吗?”

    她眼眸湿亮,像外面的天,雾蒙蒙的,表情像只小可怜:“我要是说不可以你会留下来吗?”

    景召没有敷衍应付,而是认真思考之后,再回答:“会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知道,他已经推了所有他能推的事情,为了留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人不能太贪心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情绪转晴:“可以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反倒是他,眉头拧起来:“有解决不了的事,可以找赵守月,也可以找王匪。”

    “你上次‘出差’就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她就当他是去出差。

    前面红灯,车停下来,雨刮器来回摆动,车玻璃滴滴答答,雨天最容易让人心脏潮湿。

    “最快四五天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景召看了一眼红绿灯上的计时屏。

    还有二十七秒。

    “商领领,要不要接吻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后二更。别熬夜,明早看吧。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4815099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