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305:领领七岁就定下了景召免费阅读

305:领领七岁就定下了景召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景见脚刚迈出去,啪的一声,门就被摔上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电梯门开了。

    “景见。”

    钟云端从电梯走出来,戴了一顶蓝色渔夫帽,口罩也是蓝色。

    “找我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还螺丝刀。

    钟云端眼眸一转,改了口:“我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被赶出门后手机断了网,游戏已经掉线了,景见把手机揣进兜里:“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家鞋柜的把手掉了,我不会修。”

    然后景见去帮她修把手。

    然后她就可以趁此送他皮肤、请他吃大餐。

    啊,她真机灵。

    身为房东儿子,给租客修个东西很正常,景见插兜走在前面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钟云端跟着上了电梯。

    到了二楼。

    钟云端先下电梯,跑到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在外面先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开了门,自己一个人进去,还迅速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搞什么?

    没一会儿,景见听到里面有响声,乒乒乓乓旳,不知道在干嘛。

    他敲了敲门,里面突然咣当一声。

    “钟云端。”

    终于,她开了门,帽子摘掉了,额头露出来,沁出了细密的汗。

    景见往屋里扫了一眼:“你不是说把手掉了吗?”

    鞋柜就在玄关,整扇柜门都掉了。

    钟云端的眼睛很大,一眨一眨,有种天然呆萌的无辜感:“我说了把手吗?”

    “说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把手已经被钟云端用螺丝刀修好了。

    她本来只是想把修好的把手重新拽下来,不料把整扇门拽下来了。

    她不眨眼睛,不承认:“哦,我口误了,坏的是柜门。”

    古里古怪的。

    景见摆了摆手,示意别挡路:“靠后点。”

    钟云端让开。

    景见蹲到鞋柜前面,看了看整个脱落下来的柜门。

    是合页坏了。

    “你家里有没有合页?”

    鞋柜可能有点老,合页生了锈,从中间断开了,没法修,只能换。

    钟云端用手撑着膝盖,凑近去瞧:“什么是合页?”

    景见捡起地上的螺丝刀,用螺丝刀敲了敲柜门上断下来的半边铁片:“这玩意。”

    钟云端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修不了。”景见手里的螺丝刀调了个头,他握着尖锐的那头,用手柄那端戳了戳钟云端的手背,“你手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她立马站直,把手藏到身后。

    刚刚拔把手的时候太用力了,被金属把手的边缘划伤了。

    景见将螺丝刀扔在了玄关柜上,腾出的手捏住了小姑娘的袖子,硬是拉到前面。他看了看她手上的伤口,又瞥了眼柜门把手。

    把手上果然有血。

    “钟云端。”

    钟云端立正,表情略呆:“啊?”

    景见松开她的袖子:“你不热吗?”

    她瞳孔的颜色黑得像戴了美瞳,冒了一头的汗,偏偏还摇头。

    景见刚抬起手。

    钟云端立马后退,靠到了身后的墙上。

    景见手伸过去,她转开脸,闭上眼,睫毛乱抖。景见笑了下,手指绕到她耳后,勾住她口罩的带子,摘了下来,扔在柜子上。

    钟云端睁开眼,呼了口气,不知是热的还是憋的,脸通红。

    她贴在墙角,脸朝另一边,不看景见,耳后有细密的汗,耳朵也红了。

    景见不喜欢拐弯,很直地问:“你是不是在追我?”

    钟云端猛地转过头来,愣住。

    看她脸更红了,景见觉得答案没跑了,他连拒绝的理由都想好了——不谈恋爱,女孩子没游戏好玩。

    钟云端斩钉截铁地否认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景见觉得她在嘴硬,他虽然没谈过,但喜欢他的女孩子他见过不少。

    他语气笃定:“那你跟我打游戏。”

    钟云端表情真诚:“我想送你皮肤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不太笃定:“跟我拼车。”

    钟云端表情真诚:“我想给你省钱。”

    他开始烦躁:“找我点外卖。”

    钟云端表情真诚:“帮你赚外快。”

    景见彻底无语住了。

    钟云端以为他不相信她知恩图报的美德,表情更加郑重诚恳了:“在西西戈尔你帮了我,我想报答你。”

    景见不想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以为她想泡他,结果她在扶贫。

    “景见,你是不是很缺——”

    钱字还没出口。

    景见语气有点冲:“以后别找我打游戏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他非常毒舌:“你菜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她小号只找过他一次啊,一次就这么嫌弃了吗?

    景见走了。

    钟云端看着整个坏掉的柜门陷入了深思,她好像得罪了恩人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太阳已经临近西山,安安的妈妈过来接她了。

    安安的妈妈是位非常温柔漂亮的女士,她在蛋糕店上班,为了答谢陆女士,特地带来了她亲手烤的小蛋糕。

    陆女士打包了景河东做的糖葫芦和拔丝红薯,当做回礼。

    商领领跑去阳台。

    景召拿着相机,在花架前,拍一株刚盛开不久的蕙兰。

    夕阳只剩余光,氛围感刚刚好。

    “景召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景召转过身来,商领领进了他的镜头。

    他调到摄像模式。

    漂亮的日暮里,女孩漂亮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“安安很可爱,很漂亮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景召稍微拉远距离,让商领领在镜头的黄金比例里。

    光线很柔和,仿佛给她打了一层滤镜,耀眼,又同时温柔。

    她笑起来会露出左边的一颗小尖牙:“我小时候也很可爱,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确实。

    她小时候很可爱、很漂亮。

    那时候她七岁,穿着昂贵华丽的公主裙。

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她喊得来势汹汹的,样子还没长开呢,气场像个小魔女。

    她抱着洋娃娃,冲到他面前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他站在陆家别墅外面的树下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她把手里的洋娃娃一把塞到他怀里,“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洋娃娃的眼睛被她抠掉了,但是上面镶上了红宝石。

    她戴着一顶帽子,帽子上趴着一只狮子,帽子的带子在下巴处系了蝴蝶结,脆生生地提出她的霸王条款:“你收了我的洋娃娃了,以后只能和莪一个人玩。”

    那一年,景召八岁,去帝国看望生母。

    当年稚嫩的小魔女已经长大,成了他镜头里最漂亮的模特。

    “我们以后要不要也生个女儿?”她非常肯定地说,“要是长得像我,一定超级可爱,超级漂亮。”

    景召笑:“这是概率问题,我们决定不了。”

    陆女士在客厅喊: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快来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跑出了景召的镜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陆女士把手机给她看:“方太太给我发了个视频。”

    视频里,商裕德和何婉林的丑事被曝光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晚安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4828876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