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304:生个女儿玩玩吧(二更)免费阅读

304:生个女儿玩玩吧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商领领在客厅接电话。

    何婉林打来的:“商裕德说可以更改户口上的关系,但不能公开。”

    这个结果,商领领料到了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公开,他要脸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猜到了他不会公开,为什么还让我提出这个要求?”何婉林看不透商领领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知道。”

    去参加董事会旳事、和商裕德谈条件的事,何婉林越想越不对:“你在利用我?”

    这觉悟,有点迟钝啊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做慈善吗?”

    商领领挂了电话,回书房。

    景召见她回来,放下了书。

    “你继续。”

    他便继续。

    【天,磕到了】

    【景老师被迫营业哈哈哈】

    【求上镜同框,我想截个图】

    弹幕都在求同框。

    商领领没走进镜头,倚着书桌,安静地旁听,景召声音条件好,听他念外文很享受,他要是做ASMR,就算不露脸,肯定也能吃得开。

    她端起放在桌上的牛奶。

    景召放下书:“冷了,我给你换一杯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,去热牛奶了。

    商领领坐下,把外接镜头调低,继续剪纸,她的小兔子还差几刀。

    但她发现她的听众都变了心。

    【景老师,你快回来!】

    【景老师别走!】

    【不想睡了,只想磕糖】

    【Ruby,下次什么时候再发一次这样的福利?】

    【我不介意夫妻档ASMR】

    【景老师不要走啊啊啊】

    【……】

    商领领一刀下去,把小兔子的jiojio剪断了:“你们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商Ruby吗?”

    满屏幕的:【哈哈哈哈哈哈】

    周六,景召和商领领回了华城,陆女士要求的,周末必须回去吃饭。

    秦响搬去了501,和周自横同住。

    202搬进来了新住户,是一位年轻的单亲妈妈,带了一个不到四岁大的女儿。

    单亲妈妈今天有点事,要晚点回来,热心市民陆女士主动提出去兴趣班帮忙接孩子。

    电视机里的儿童频道在放动画片《三只小猪》,小朋友端端正正乖乖巧巧地坐在沙发的最右边,并着脚,小皮鞋没有挨到沙发套。

    商领领坐下。

    小朋友礼貌地叫人:“姐姐好。”

    小朋友的妈妈手一定很巧,小辫子编得特别好看,还带了毛茸茸的发卡,软萌值翻倍。

    商领领回小朋友说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三四岁的小朋友穿白裙子,但干干净净的,一点都没弄脏,她应该是有混血血统,瞳孔不是纯黑色,带点琥珀色,小小年纪五官很立体,漂亮的像洋娃娃。

    是骗生女儿系列。

    她把遥控器往推到商领领那边,意思是姐姐可以换台。

    商领领想起了她看过无数遍的动物世界,Molly狮子后来也生了小狮子,特别凶萌,让人保护欲爆棚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呀?”商领领不由得加上了可可爱爱的语气词。

    小朋友文文静静的,是个小淑女:“我叫安安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领领。”

    安安就喊她:“领领姐姐。”

    啊,突然想生女儿。

    “糖葫芦好了。”景河东端了一盘他做的糖葫芦出来。

    有山楂的、葡萄的、草莓的,沙糖桔的、圣女果的,还有樱桃和猕猴桃,五颜六色的水果串成串,淋上慢火熬制的蔗糖,颜色好看,令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“尝尝看,味道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拿了一串草莓的,第一口咬到了薄薄脆脆的糖衣,还有酸酸甜甜的草莓。

    她眯起眼睛:“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安安拿了一串圣女果的,小口地咬,也眯起了眼睛:“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两只乖可爱,吃东西的样子让景河东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。

    他顿时干劲十足:“等着,我再给你们做拔丝红薯。”

    他立马回厨房。

    两只坐在沙发上,一大一小一起吃糖葫芦的画面在夕阳下简直让人赏心悦目、母爱泛滥。

    动画片里在唱:爸爸妈妈还有我,我们是相亲相爱的快乐猪……

    画面里就差个爸爸了。

    “好乖啊。”在阳台收衣服的陆女士故意看景召,故意说,“想要。”

    景召在浇花,没作声。

    陆女士再大点声:“想要啊。”想要小孙女!

    趴在瓷砖上躺尸的景倩倩:“喵。”

    景见关掉游戏,去厨房。

    “爸。”

    景河东在熬拔丝红薯的糖:“没钱。”

    景见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默念:亲生的。

    “爸,妈想生三胎。”

    景河东的锅铲掉地上了。

    他关了火,走到客厅,慈爱地看了一会儿安安,没忍住:“老婆,你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陆女士衣服收到一半,放进干净的衣篓里: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陆女士过去

    景河东拉住她,往主卧去。

    “干嘛呀,神神秘秘的。”

    景河东关上主卧的门,摸摸鼻子。

    “老婆。”

    他支支吾吾,有点不好启齿。

    陆女士是急性子:“你支吾什么,有话快说。”

    那他就直说了,低着头,*害羞:“高龄产妇很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站在熊一般高大的景河东身边,陆女士显得特别柔弱娇小:“什么高龄产妇?”

    景河东还有点脸红,只是皮肤太黑,不明显:“我们还是别生三胎了,你要是想要女儿,我们可以走关系去领养。”

    可爱的陆女士瞬间炸毛,揪住景河东的耳朵:“谁要生三胎了,一把年纪你臊不臊?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,景河东出来了,左边耳朵是红的。

    他走到玄关:“景见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景见一把游戏还没打完,不情不愿地过去:“叫*嘛。”

    景河东打开门,口吻莫得感情:“我们断绝父子关系了,你滚吧。”

    景见:“……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能嫁给景河东这样的男人好幸福啊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4846427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