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302:宝蓝是商裕德女儿被曝光(二更)免费阅读

302:宝蓝是商裕德女儿被曝光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散会之后,商宝蓝追出来。

    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商宝蓝走到她身边:“你别生爷爷的气,因为你一直不在公司,没有人帮爷爷分担,所以他才会考虑我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不在乎的态度:“我没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没生气就好。”商宝蓝心情似乎很好,脸上挂着笑,“领领,欢迎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话怎么接呢?

    商领领:“哦。”

    商宝蓝一点也不介意她旳冷淡,自己主动靠近一些,悄悄地说了一句:“谢谢你帮我妈妈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作惊讶状:“不是我,我没有,别瞎说。”

    商宝蓝只是笑,不说话。

    商领领懒得管她,找到刚刚拦她的那位女士:“你叫Layla是吧?”

    Layla战战兢兢地回话:“是的商总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带我逛逛吗?正好认认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商总。”

    Layla带商领领去见了各个部门的经理。

    人力资源部的经理在群里听到了消息,亲自出来接应。

    大办公室里,周铃兰和江琴忙里偷闲,在工位上说悄悄话。

    周铃兰问江琴:“那是谁啊?咱们经理怎么对她那么客气?”

    “没听见Layla叫她商总吗?”

    “又一个商总?”

    商宝蓝也是商总。

    江琴是人力资源部的百事通:“这个才是正儿八经的商总。”

    “快跟我说说。”周铃兰拿来一份文件,假装在看。

    江琴压低声音:“商华国际的前身叫钟华国际,创始人是董事长的岳父,这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董事长的原配夫人去世之后,董事长掌管了公司,但董事长的儿子小商总商淮序才是公司最大的股东,商华国际也是当年小商总一手壮大的,只可惜小商总英年早逝。”江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经理办公室,“Layla领过来的那位就是小商总的女儿,小小商总。”

    周铃兰听得有点糊涂了:“那商宝蓝呢?商宝蓝不是董事长的孙女吗?”

    “她是何总带回商家的私生女。”

    果然,豪门是非多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公司是谁说了算?”

    “大股东是小小商总,但这么多年都是董事长在管公司,估计大半高层都是董事长的人。”

    主任走过来。

    江琴和周铃兰对视了一眼,继续工作。

    吃瓜的不止他们俩。

    两个实习生Nancy和Eve用微信在私聊。

    Eva:【Nancy,你有没有觉得商总很像一个人】

    Nancy:【谁啊?】

    Eva:【摄影师景召的女朋友,Ruby】

    Eva还发了两张Ruby的截图。

    Nancy:【是有点像】

    Nancy:【不过Ruby很少露面,网上的图都不怎么清晰,说不定只是长得像】

    Eva:【之前Ruby参加慈善晚会,主持人就喊她商总,我觉得十有*了】

    Nancy:【厉害了,第一次离瓜这么近】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何婉林在公司没有担任任何职位,她和商宝蓝一起回了财务部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商宝蓝去倒了杯热水过来:“妈,你的身体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何婉林是第一次来这里,四处打量着。

    商宝蓝去把门关上,走到何婉林身边,小心地问:“那孩子呢?”

    何婉林冷下脸,愤愤不平地说:“你觉得你爷爷会让我留下他?”

    何婉林有情人的事商宝蓝也知道,她并不赞同何婉林的所作所为:“你跟周先生的事爷爷其实早就知道了,如果你没有背着爷爷做试管——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何婉林怒斥,“还轮不到你来数落我。”

    商宝蓝垂下眼睑,一改平时的唯唯诺诺,壮着胆子反驳:“我不是要数落你,我只是希望你跟爷爷和平共处,有什么事摊开说,毕竟我们都是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愚蠢!”何婉林板着脸纠正,“我跟你是一家人,跟他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妈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了别说了,你只要记住,妈妈做什么都是在给你争。”

    商宝蓝小声嘀咕:“不争不行吗?”

    何婉林戳了戳她的脑袋:“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女儿!”懒得同她多说,何婉林提起包要走,“你去工作吧,商领领现在也回来了,你不要放松大意。”

    何婉林转身。

    几乎同时,母女两人都换了副神色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何婉林的车停在了公司的停车场里,她刚出电梯,商裕德的秘书兼司机苏先生过来请她。

    “夫人。”苏先生说,“董事长让我来请你。”

    商裕德坐在车上等。

    苏先生帮忙拉开车门,何婉林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出来的?”

    何婉林语气很不客气:“你管我怎么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商裕德冷眼看她。

    她抬起下巴直视回去:“怎么?还想把我关进去?”她挑了挑眉,嚣张地挑衅,“你以为我这次还会毫无准备吗?你要再敢动莪,你做的那些丑事就会全部公之于众。”

    她这次是有备而来,而且要先发制人。

    商裕德端坐着,后背始终挺直,脸上不苟言笑:“你想要什么?股份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要股份了。”何婉林勾着脖子上的项链,“看到了吗?商领领送我的,她还说,沙漠之星只有商家正牌的女主人才能佩戴。”

    之前就是因为要股份,被商裕德关进了疗养院,是她失策了,毫无准备就用把柄去威胁他。

    这次,她放聪明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对外承认宝蓝。”

    商裕德怒不可遏:“荒唐!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荒唐了?”何婉林完全不顾及还在外面,尖声讥讽,“当初把我搞怀孕的时候怎么不说荒唐?把你自己的风流债推给你儿子的时候怎么不说荒唐?让你亲生女儿喊你爷爷的时候怎么不说荒唐?”

    商裕德眉头越皱越深:“如果承认宝蓝,公司一定会受影响。”

    何婉林一副完全不管不顾的态度:“这我不管,我就宝蓝一个女儿,你要是不承认她,将来你两腿一蹬了,你在商华国际的股份继承权岂不是还要落到商领领头上?”

    商裕德沉默半晌:“容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何婉林下了车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商裕德的车开出了停车场。

    后面一辆灰色保姆车里探出一个脑袋,拿着相机,快速地拍了几张。

    保姆车里的两个人一个叫大强、一个小迟,他们是娱记,本来是来蹲商领领的。

    “强哥,都录到了吧?”

    “录到了。”

    小迟拍拍胸口,实在太震惊了:“妈呀,蹲到这么大个瓜。”

    天呀,地呀,老娘呀。

    小迟要疯了呀:“我们赚大发了!”

    大强看了看刚刚拍的照片,喜忧参半:“别高兴得太早,资本家的丑事能不能发还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晚安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4880728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