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301:少东家驾到,carry全场(一更)免费阅读

301:少东家驾到,carry全场(一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商领领又被拦下了,在会议室外面。

    “小姐,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只好停下。

    年轻女士过来:“请问您找谁?”

    “不找谁。”

    拦下商领领的这位女士是集团行政部的员工,叫Layla。

    她解释说:“不好意思,里面在开董事会,非相关人员暂时不能入内。”

    刚好,相关人员来了。

    “Layla。”

    来旳是一位男士。

    Layla称呼他为:“黎总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认得这位黎总,几年前在年会上见过,他名叫黎见平,是集团海外东部区的负责人,三十出头,也算年轻有为。

    他朝商领领点了点头,转身训斥Layla:“你怎么回事,怎么连少东家都不认识了?”

    Layla刚来公司没多久,人还没怎么认全。

    “您是?”

    商领领落落大方地伸出手:“商领领。”

    这个名字Layla听说过。

    她立马弯下腰去握手:“对不起商总。”她脸都热了,十分窘迫,“我以前没见过您,一时没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几乎没来过公司,你不认识我正常。”

    少东家爱笑,说话温温柔柔,眼神也清澈无辜,应该是个好相处的。

    这是Layla对少东家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 黎见平就不是这个印象了,他以前听过商家小魔女的传闻。

    他上前,做了个恭请的动作:“商总请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推开会议室的门。

    “就目前中西部的局势来看——”

    项目经理的汇报戛然而止,十几双眼睛一同望向门口。

    商领领不紧不慢地走进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商裕德坐在会议桌的左边首位,礼帽放在手边的位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商领领拉开右手边最外面的椅子,坐下:“我失业了,打算回来继承家业。”

    从来没干涉过集团事业的人突然跑回来说要继承家业,不仅商裕德,在座的诸位都惊住了。

    反观商领领,淡定自若:“继续啊。”

    项目经理看了看董事长商裕德的脸色,没得到任何指示,只能硬着头皮继续。

    “就、就目前中西部的局势来看,”经理姓邓,他太紧张,吞了吞口水,“不适合把中洲作为集团的下一个国际试点,东也和斯拉加甫*局势不稳定,这几年摩擦不断,另外还有宗教信仰和种族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大概用了三十来分钟,邓经理终于讲完。

    “以上。”

    他擦了把汗,终于结束。这个会议议题原本预留的汇报时间是二十分钟,因为商领领突然造访,汇报过程略有些磕磕绊绊。

    议题结束,会议室就安静了,诸位董事和一众经理都不作声。

    邓经理更紧张了,不*向商领领。

    她拿着笔,不知道在纸上画什么。

    邓经理放下翻页笔:“大家有什么问题要问吗?”

    整个会议室里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商裕德不喜欢嫡出的孙女是众所周知的事,虽然看不见,但两股战火交汇,大家默契地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半晌后,商裕德开口:“重新做一份试点选址分析,做好后把方案发给我。”

    邓经理松了口气,如获大赦:“好的,董事长。”

    他赶紧退回座位上。

    投影仪旁边的苏秘书打开新的PPT:“下一个议题。”

    公共关系部的经理起身,汇报内容是上个月商华国际旗下贵族学校发生的泄题事件。

    董事们最终的决议结果是改变现有的积分制,重新制定一套绩效考核标准。

    商裕德下达命令:“财务部配合一下,先试行三个月。”

    第三个议题是财务汇报。

    汇报人,商宝蓝。

    她坐在商裕德的身边,起身之后把位子空了出来,对商领领说:“领领,你坐到我这里来吧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坐得太靠后,前排都是董事,之后是经理,她在最后面。

    商领领自在地转着手里的笔:“不用了,坐哪儿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商宝蓝走到投影幕布旁边,开始做财务汇报,不像平时那么胆小,她侃侃而谈,整个过程收放自如。

    汇报的最后,她浅谈了一下教育资源的垄断问题,提出了一些她的看法,以及日后集团的主要方向。

    众位董事听完对她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“商总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见地,真不愧是商学院的高材生。”

    有董事附和:“是啊,有小商总当年的——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突然中断。

    当年被称为小商总的,是商领领的父亲商淮序。

    说错了话的董事立马看向商领领,见她神色没什么异常,这才稍稍宽心。

    到这里,既定的会议议题已经都结束了,但董事长没说散会,大家也不敢起身。

    “今天叫大家来还有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董事们其实都知道是什么事,商裕德唯一没有被通知的只有商领领。

    “宝蓝进公司也有一段时间了,她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,我想正式任命她为集团董事会成员,大家有没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大家能有什么看法,商华国际说到底是家族家业,董事会成员有近一半是董事长商裕德委派的。

    董事们都不表态,经理们更没有表态权。

    黎见平提议了一句:“我看还是投票表决吧。”

    商裕德也同意:“那就投票表决。”

    同意就举手,商裕德第一个举了手,陆陆续续好几位董事成员跟着举了手。

    还有几位在观望。

    商领领没有举手,中立派都知道,虽然董事长是商裕德,但最大股东是少东家商领领。

    黎见平数了一下:“刚好一半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露出困惑的表情:“董事会不是有十三位成员吗?”她问旁边的一位经理,“还有一位呢?”

    这位经理被问住了,支支吾吾:“何总她,”

    商领领神色纯真懵懂,仿若一只小白兔:“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经理偷偷看了看董事长,措辞尽量严谨:“何总身体不舒服,在疗养院将养,不适合再参加董事会,董事长任命商总为董事成员也有这方面的考量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恍然大悟一般:“你的意思是商宝蓝是顶替了何婉林的位置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经理不敢说。

    商领领“初来乍到”,提出疑问:“何婉林本人知道吗?同意吗?”

    紧接着——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何婉林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人到齐了,董事会议一下子变成了家庭会议。

    何婉林的出现比商领领出现还要让商裕德措手不及,他甚至不消息撞倒了放在手边的手杖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表决权。”

    何婉林在商领领旁边坐下,化着大红的唇妆,风情万种:“我为什么没有表决权?”

    商裕德脸色冷峻:“你已经不是董事成员。”

    何婉林翘起腿,高跟鞋晃动:“我怎么不是董事成员,难道我手里的股份都是废纸?”她笑得妖娆妩媚,用玩笑的口吻说,“董事长,您也太专制了,公司的大股东都没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大股东商领领被cue了。

    那就说点什么吧。

    大股东商领领停下画画的笔,纸上赫然一只大乌龟:“我听宝蓝说何女士你身体不舒服,这样的话确实不适合行驶股东表决权。”

    商裕德对外声称何婉林精神有问题。

    她从包里拿出两份文件,一份扔在会议桌的左边:“这是我的体检报告。”另一份被她扔到右边,“这是精神科医生开的健康证明。”

    有人翻开文件,看完后自觉地往前传。

    何婉林化了最美艳的妆,精神抖擞,风韵犹存:“我已经康复了,身体和精神都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象征性地问了问:“大家觉得呢?”

    大家你看我我看你。

    商裕德捡起手杖,把礼帽戴上,他起身,整理西装:“任命新成员的事再议,散会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众人刚挪开的*蹲又坐回去了。

    少东家还有话要说:“我记得公司有条章程。”

    众人望向她,屏住呼吸洗耳恭听。

    “股东可以根据股份占有比例来委派董事成员。”

    少东家这是想大换血?

    董事们一个个开始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商领领很心平气和,表情温柔乖巧,很好说话的样子:“我暂时没有委派谁的打算,也没有罢黜谁的打算,不过以后公司的重要会议我会参加,发给董事长的重要邮件也请抄送给莪一份。”

    听着好像只是来挂挂名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件事。”商领领友好地提醒一下,“同一个公司有两个商总不好区分,宝蓝是财务部的总监,大家以后还是叫她商总监吧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后二更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4881190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