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98:景夫人商领领,岑肆替她报仇(二更)免费阅读

298:景夫人商领领,岑肆替她报仇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景召扣住她的手:“别摸了,在别人家呢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可没你这么老古董。”

    景召往屋外看了一眼,老毕不在,走得很远了。他吻了下商领领的手指,然后松开,起身,走到照片墙旳前面,看上面的老照片。

    “景召。”

    他回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坐在沙发上:“景召。”

    他回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怎么一直叫我?”

    从来没有爱理不理,好像她每一次叫他,他都会回应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没什么合照,让你师哥给我们拍一张吧。”商领领是心血来潮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景召去叫人。

    老毕过来,问怎么拍。

    景召坐到商领领身边,手搭在她身后的沙发上:“就随意点。”

    老毕先找了找感觉,调一下光圈,镜头对准人像:“别看你男朋友了,看镜头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笑着去看镜头。

    不太爱笑的景召也笑了下。

    老毕按下快门,拍了两张,再回看照片,十分满意。他没怎么调光,但模特很上镜,怎么拍都好看。

    “我店里的规矩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景召问商领领还要不要。

    她杯子里空了。

    她说不要了。

    老毕年纪大了,就爱看小年轻谈恋爱:“明年来不来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外面雨停了,天也黑了,昏黄的街灯与对面夜市的霓虹在窗户上投下五颜六色的影子。

    老毕热情邀请:“一起吃晚饭?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带她出去吃。”

    毯子没还。

    景召让商领领披在身上带走了。

    雨一停,街上人多起来,沿路的洋槐还在滴滴答答落着雨滴。

    景召干脆撑着伞,穿过繁茂的树荫。

    “你师哥店里有什么规矩啊?”

    “相同的人每年的同月同日过来拍照,可以终身免费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商领领挽着景召,蹦蹦跳跳地去踩树影,“那我们以后都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晚上,贺江打给景召。

    “景老师,那个,”贺江都不好意思问,“微博简介是您自己改的吗?”

    应该是女朋友改的吧。

    总不能是盗号。

    “是我改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洒脱、自持、克己复礼、不食人间烟火的景老师去了哪里?

    这么久了,贺江还是有点不适应:“您怎么把简介给改了?”

    “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当然有。

    恋爱的酸臭味太浓了,不符合您的形象。贺江委婉地提醒那不合适:“那是您的工作号,简介那样写会不会不太正式?”

    “就那样吧。”景召不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贺江最后挣扎再挣扎一下:“商务合作的邮箱还是得写在简介里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人都知道,不写也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算了,不挣扎了: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老板任性,做员工的还能说什么呢?

    贺江挂了电话,默默地去建了一个工作室账号,等回头再用老板的号艾特一下。

    女朋友不在家,贺江实在无聊,于是去逛逛超话,吃吃老板的恋情瓜。

    摘星星给你哇:【姐妹们,快去看景老师的微博简介!#景召#】

    【直男式的浪漫,太鲨我了】

    【一人血书,求景老师和Ruby去上恋综!】

    【我们Ruby*有方啊】

    【昨天还有营销号说景老师另寻新欢,今天就硬核辟谣,这速度!】

    【嘿嘿,比我自己谈恋爱都激动】

    【商Ruby到底什么背景,有没有人挖到,求分享】

    【……】

    商领领在浴室里。

    景召过去敲门:“领领,你手机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接一下。”

    是没存过的本地号码。

    景召接了: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商小姐的手机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外卖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稍等一下,我现在下去。”景召挂了电话:“领领,我去帮你拿外卖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打开门,脸上贴着面膜:“顺便帮我取一下快递。”

    “有几个?”

    “两个。”

    景召下楼,先拿了外卖,再去门卫室取快递。

    门卫老徐认得景召:“景老师,来拿快递啊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景召报了商领领的尾号,“两个快递,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老徐笑出了褶子:“景老师你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景老师桃花那么旺,老徐以前就撞见过几次,小区里的单身女性跟景老师搭讪。

    不奇怪,这年头绅士有涵养的优质男人不多,兼具外貌和财富的就更少。

    老徐找到了快递,核对一下号码跟收件人:“女朋友的吧?”

    景召:“嗯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的快递收件名是景太太。

    晚上,商领领睡下后,景召起来给安格斯发了一封邮件。

    【戒指做好了吗?】

    安格斯那边是白天,回复得很快。

    【快了】

    【我派人过去取】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门窗紧闭,房间里暗无天日。

    屋外有脚步声。

    有人喊:“岑爷。”

    屋里的人听到声音,立马坐起来。这间屋子的窗户被钉死了,门上另外开了一扇小门,用来送饭。

    小门从外面打开,光线瞬间照进去。

    皮鞋踩在地板上,发出声音,四周幽静,隐约有回声。

    “听说,你要见我。”

    小门开得不够高,屋里的人只能看到门外那人的唇、下巴、喉结。

    是岑肆。

    屋子里关的是他的父亲,岑永青。

    岑永青赤着脚,一瘸一拐地走到门口,精神已经濒临崩溃:“放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老实待着。”

    岑永青疯狂地拍门:“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岑肆冷漠地看着。

    整整一周,岑永青的吃喝拉撒全在六平米的房间里,曾经闻名一带的悍匪如今形如枯骨。

    他毁了容,瘸了腿:“你想干什么?为什么把我困在这里?”

    他这个儿子,从小就看得出来,跟他一样,坏胚子一个,杀人放火什么都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岑肆在门外,点了一根烟,抽了口,慢慢悠悠地吐出烟圈:“她在找你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浅求一下月票。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4916774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