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96:宝贝儿,我爱你(二更)免费阅读

296:宝贝儿,我爱你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在停车场她也只是跟景召说声了谢谢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。

    但有时候,无聊的人们喜欢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、戏剧化、丑陋化,以此消遣。

    孟露再一次抬起脚,跨过护栏。

    “景老师人不错对吧?”

    她停下:“嗯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没有再往前:“其实还有挺多很不错旳人,你以后会遇到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以后这个词,让孟露短暂地放空了一下。

    商领领一把拽住她,将她拉下来。

    她摔到地上,挺狠的一下,太疼了,她站不起来,坐在那里哭,不再压抑,放声地哭。

    商领领蹲下:“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要是以前,商领领打死都不会相信,她会在某一天去安慰一个跟她男朋友一起上了热搜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孟露哭得更大声了,歇斯底里,像要把她所有的不满和委屈都宣泄出来。

    商领领不自然地伸手,给她拍了一下背:“觉得很累?”

    她点头。

    活着很累很累。

    “很多人都很讨厌我,家里人,队友,还有陌生人,我不知道我哪里不好,也不知道怎么改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家里人我管不了,队友的话,”

    商领领思考着。

    她不随便管闲事,更不随便许诺,但孟露对她说过谢谢,对景召也说过谢谢。

    喜欢说谢谢的人不应该招人厌。

    她问孟露:“想换队友吗?”

    梦露抬起头,眼睛已经哭肿。

    商领领没带笔,看了一眼手机的一个号码,然后用口红写下来,写在卫生纸上,塞到孟露手里。

    “打这个电话,跟他说,是商领领让你找他的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给的是岑肆的私人号码。

    宝石娱乐就是造星的。

    孟露已经没有再哭了,呆呆地看着手里的卫生纸。

    商领领走到护栏前,探着头往下看:“这个高度跳下去不一定会死,可能会瘫、会残。”

    她停顿,给孟露几秒时间想象一下没摔死的惨状。

    她接着说:“你不是想谢谢我和景召吗?那就别跳了。”

    孟露泪眼汪汪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眼神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绝望了。

    这时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商领领接了电话:“景召。”

    景召说,他在附近取景,顺道过来接她。

    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完了,商领领看了眼还坐在地上的孟露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走到楼梯口。

    孟露站了起来,哽咽地说了一声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帝都一连下了几日的雨。

    景召只有一把伞。

    商领领往他身后看了看:“车呢?”

    雨太大了,雨滴溅得很高。

    景召把商领领带到屋檐下:“车给贺江开去医院了,刚刚在路上有个骑手摔了一跤。”

    他走过来的,鞋已经湿了。

    风将雨刮到屋檐下,他撑开伞,把商领领拉到避风的那一头。

    雨太大,路面上很快积了水。这条街有点偏,天气不好,路上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他们等了几分钟。

    “一辆出租车都没有,怎么办?”商领领想着要不要叫个人接。

    景召换了一只手撑伞:“带你去躲雨。”

    伞倾斜着,把商领领整个罩住,景召牵着她,沿着屋檐往下走,拐进一条小巷。

    商领领也没有问去哪。

    伞倾斜得太多,景召站在迎风的那一头,衣袖已经湿了。

    商领领把伞推过去一点:“我今天做了件好事,你要不要奖励我一下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想要的?”

    好像也没有。

    景召的都是她的,用不着管他要。

    她想了下:“说一句我爱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。”

    “宝贝儿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景召让雨伞往她那边再倾斜了一些:“宝贝儿,换个实用的吧。”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他都叫她宝贝了。

    她换了一个:“那改一下微博简介。”

    昨天绯闻出来,景召超话里居然有人在传他们分手了。

    “改成什么?”

    商领领很认真严谨:“商Ruby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景召的微博有时候是贺江在打理,原本的微博简介是:摄影、品牌合作、展览策划、公共艺术请联系:hejiang125835E-mail。

    景召看着商领领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有点中二。

    不过他无所谓,如果她喜欢的话。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

    景召拿出手机,重新编辑微博简介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欢欢喜喜地去刷新微博。

    雨还没停,景召停在一处: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抬头,看到了一个老旧的牌匾——时间照相馆。

    她来过这。

    收银台上的唱片机开着,在放一首老歌,老毕正在煮咖啡,有客人进来,他抬头望了一眼,是认得的面孔:“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走到茶几前,咖啡的香气扑面而来:“您还记得我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记得,4392镜头。”

    那可是老毕店里的非卖品。

    当初小姑娘可是求了半天,一口一个好伯伯,又是抹桌子又是扫地,说要用那个镜头去求婚。

    老毕不忍心坏人姻缘,这才忍痛割爱。

    他问小姑娘:“求婚成功了吗?”

    景召安置好雨伞,掀帘而入,代商领领回答:“快了,回头喜糖发你。”

    老毕诧异: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带未婚妻过来躲雨。”

    老毕不怎么玩微博,认不得商领领,狐疑地看着她:“未婚妻?”

    景召牵着人过去:“领领,叫师哥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乖巧地喊人:“师哥好。”

    老毕差点洒了咖啡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晚安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4933224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