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95:全网黑,领领出手(一更)免费阅读

295:全网黑,领领出手(一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景召被拍了,和别的女生。

    商领领今天下午还见过她,孟露。

    “去接你的时候在停车场遇到旳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坐直来,故意板起脸,开始审问模式:“你认识她?”

    景召坐下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还被拍?”

    她语调高了几个度,一副要是答得不满意就要挠人的表情。

    景召倒是很冷静,有问有答:“她过来跟我道谢。”

    “她谢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说我帮过她,不过我没什么印象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还是不开心,虽然她相信景召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然后。”

    哼。

    商领领把沙发上的抱枕踢到地上。

    景召捡起来:“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商领领躺下,翻了个身,面朝着沙发靠背,“我才没那么小气。”

    拍到的那张照片其实没什么不妥,景召连车都没有下,孟露在车外,两人离得也不近。

    “我只和她说了三个字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转过身去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。”

    她还是有点酸。

    景召摸了摸她被酒意烫红的脸:“还难不难受?要不要吃解酒药?”

    “不吃药。”

    景召把蜂蜜水端过来:“把这个喝了。”

    她坐起来,喝了酒的身体发软,手懒得动,张着嘴凑到杯口。

    景召握着杯子,倒给她喝。

    蜂蜜水里还加了梨汁和百香果,甜甜的,很爽口。

    商领领都喝光了,忍不住又去看微博:“这些记者真无聊,这都能发新闻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他们的职业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来接我的,他们怎么都不拍我?”

    “我想,我应该是顺带,记者想拍的好像是另一位。”景召去洗杯子了。

    孟露是招黑体质,从她出道开始,骂她的声音就没有断过。

    那她做错过什么呢?

    她在比赛的时候哭了太多次,网友说:做作煽情。

    她喝水的时候对准了瓶口,网友说:没素质。

    她和李潇玥组cp的时候,网友说:她蹭热度出道。

    她机场照不够光鲜亮丽,网友说:又土又村。

    她上综艺节目的时候,网友说:太认真,把想赢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她随便上个电视,网友说:不知道为什么,对她就是喜欢不起来。

    所以她为什么这么招黑?

    可能根本不需要为什么。

    【哇,好恶】

    【离景老师远点!!】

    【早看出来了,她真的好茶】

    【不红,倒是爱蹭】

    【景老师车都没下车好吧,拒绝*】

    【上次和李潇玥一起直播,她全程一副受了欺负的表情,就差把李霸凌她写在脸上,好心机】

    【这照片也没什么啊,公共停车场,一个在车里一个车外,有什么问题?】

    【评论区的戾气也太重了】

    【……】

    茶水间的门关着。

    李潇玥怕长肉,咖啡只喝了一口:“她可真能往自己脸上贴金,连景老师都敢去勾搭。”

    鄙夷的同时,也听得出来她在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经纪人叫洪真,她是李潇玥的亲姑姑:“你可别学她,景老师的女朋友背景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李潇玥一脸的不高兴:“别拿我跟她比,土包子,烦都烦死了。”她撇了撇嘴,“姑妈,她那么招人嫌,干嘛不踢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有人骂才有流量。”

    “我受不了她,看到她就烦。”

    孟露能唱高音,而高音是李潇玥的短板,营销号最喜欢拿来对比。

    李潇玥巴不得孟露退团。

    “再烦也给我收敛点。”队内霸凌的事洪真一清二楚,她警告,“别整出什么负面新闻来。”

    姑侄两个又谈起了通告的事。

    商领领不想进茶水间了,去自动售货机那里买了瓶水,沿着楼梯去天台。

    她正在和方路明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景召跟你解释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商领领懒得详说:“没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方路明简直操碎了闲心:“他说什么了你就信他?”

    有点恨铁不成钢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商领领多威风硬气。

    “方路明,你很闲?”

    “你才闲。”他最近忙着搞共享饮水机。

    “挂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挂了电话,刚好,到了天台,她一抬头,看见个人,一只脚正踩在楼顶的护栏上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喊了声。

    孟露往护栏上跨的那只脚停下来了,她缓缓回头。大雨将至,楼顶的风很大,似乎要把她吹下去。

    商领领没有走近,站在门口:“是你对吧,跟我男朋友一起被拍?”

    她慌张又局促地错开商领领的视线,埋着头不敢对视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就完了?”

    她低着头,还是那句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自卑、敏感。

    连哭都要躲着。

    这就是被网友攻击有心机的孟露。

    商领领往前走了几步,倒没有逼得太近:“解释吧,为什么缠着我男朋友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带着哭腔:“我只是想谢谢他。”

    “谢他什么?”

    她沉默了很久,抬起头,终于敢正视商领领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次心情不好,一个人去坐地铁,当时来了例假,衣服弄脏了,景老师坐在我旁边,他下车的时候把外套落下了,我知道他是故意落下的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问: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很久了,有七八年了。”孟露还站在护栏上,风鼓起她的衣服,她像一只已经张开了翅膀、随时要往下扑的蝴蝶。

    她在回忆当年的场景,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商领领又往前走了几步,像在闲聊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用得着记这么久?”

    孟露神情认真:“是大事。”

    那天她原本打算去跳河。

    但她抱着那件来自陌生人的外套,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没有跳的勇气了。

    “那天我也看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再往前走两步:“我也在?”

    顶楼的护栏高度只到孟露的腰部,如果她想,她随时可以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她回答商领领:“嗯,你来接他,在地铁外面,穿了一条宝蓝色的裙子。”她记得很清楚,每一个细节都记得很清楚,“你叫景老师景召哥哥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有点印象。

    孟露还说:“莪很早就开始听你的直播,睡不着的时候就喜欢一直听,我很喜欢你的声音,也喜欢你唱歌。”

    所以那天她在洗手间跟商领领说了谢谢。

    在停车场她也只是跟景召说声了谢谢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地铁这一段在155章,二更一个半小时后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4936612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