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94:小九爷夫人的特权免费阅读

294:小九爷夫人的特权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景召的车停在了疗养院外面,帝都四月是柳絮纷飞的季节,才一会儿功夫,车上面就落了一层灰白旳绒絮。

    商领领刚要上车,景召拉住她。

    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沿路都是柳树,压弯了腰的枝条偶尔被风拂到景召的肩上。

    天暖了,她开始穿漂亮的裙子。

    景召问她:“你的计划是什么?”

    她没有隐瞒:“不沾一滴血,让别人自相鱼肉。”

    她答应过景召,不脏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目标是商裕德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景召似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觉得我很残忍?”害怕他点头,商领领自说自话,赌气似的自我贬低,“我是挺坏的,我父母受过的罪,我要让他们全都受一遍,一个也别想好过。”

    飞絮飘下来,落在商领领披散的发梢上。

    景召稍微低头,将飞絮吹了吹:“答应我两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第一件,他说:“不要违法。”

    这个自然。

    商领领可不想坐牢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要学会向我求助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刚刚和何婉林谈判,景召也在场,但他一句话都没说,商领领拿不准,不知道他怎么看待她那些称不上光彩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还担心你会说我。”

    “说你什么?”

    商领领很有自知之明:“不走正途之类的。”毕竟景召是君子,坦荡荡的君子。

    景召伸手,折下一根柳条:“你把我想得太正直了,我也有不走正途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走正途是为了做正义的事,和我不一样,我是为了报私仇。”

    景召拉起她的手,用柳条量了一下,他的手很巧,三两下就把柳条做成了手环,套在她手腕上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和我一样,你只要保护好自己,不受委屈就行。”

    晚上。

    景召送了商领领一个礼物,是一枚胸针,和疗养院的保安戴的那个胸针是一样的图案,不过颜色不同,别人的是铜色,她的那枚是金色。

    她放在掌心里仔仔细细地看:“这是Golden

    Gorld的图标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金色代表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景召说:“代表你拥有集团的最高权限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踢掉被子,爬到景召身上,把他手里的平板拿走:“那我能横着走吗?”

    “在我的地盘能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开心得直晃脚丫子。

    景召把被子给她盖上:“收好,以后再有Golden

    Gorld的人拦你,就把这个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商领领接了一个配音工作,集数不多,三四天就能配完。中途休息,她去了趟洗手间。

    隔间外面有说话声,是同一个女团组合的两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一个叫李潇玥,一个叫孟露,她们之前在网上还有个cp名,叫梦里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什么意思?故意唱那么高,是想让我出丑是吧?”

    孟露解释:“我没有,那首歌本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接着装。”李潇玥用巴掌拍她的脸,一下、两下,啪啪地响,“接着装,装得再像一点。”

    孟露垂下眼皮,不作声。

    李潇玥捏着她的下巴,把她推到隔间的门上:“别以为你的粉丝夸了你几句,你就能爬到我头上。”

    经纪人在外面喊:“玥玥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潇玥应了声,松开手,像沾上了什么脏东西一样,用孟露的裙子擦了擦手,她丢下一个警告的眼神,先一步出去。

    孟露走到洗手池前面,打开水龙头,看着镜子里下巴上的指痕。

    她在走神,水一直在流。

    商领领关掉左边的水龙头:“水快满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孟露回神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,看见商领领时怔愣了一下,很短暂。

    她把池子里的水放掉,抽了张纸,擦干手,又说了一次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道过谢了。”

    她浅浅地笑了笑:“我失眠的时候很喜欢听你的直播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知道她,她在网上好像被骂的很惨,黑红如果也是红的话,那她挺红的。

    录音棚有规矩,手机不能带进去。

    景召打了两个电话,商领领都没接到,休息时她回拨过去。

    “刚刚在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想问你几点结束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还要一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景召说:“下雨了,莪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这一整楼都是录音棚,会有歌手在这边录歌。

    商领领挂完电话,看见孟露正在挨骂。

    骂她的是个男人,应该是制作人之类的:“怎么回事?怎么一到高音就唱不上去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有什么用,不会唱就滚蛋,浪费我一下午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没有听人挨骂的喜好,特意回避了。

    收工的时候快六点了。

    她下楼之前先给景召打了个电话:“你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到了,在停车场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下楼,找到景召的车。

    她上车,系上安全带:“等很久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景召把车开出去,“晚上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外面下雨了。

    商领领把车窗打开,吹着风,突然酒瘾上来了:“想喝点酒。”

    景召带她去喝了清酒。

    酒的后劲很大,她喝的时候没什么感觉,入口清清甜甜的,到了家才感觉上头。

    她看灯光都是晃的:“我有点晕。”

    景召扶着躺到沙发上:“先躺会儿。”

    他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商领领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方狗头发来了微信:【景召怎么回事?】

    商领领:【?】

    方狗头:【没看微博?】

    商领领打开微博。

    景召冲了一杯蜂蜜水过来:“难不难受?”他把水递给商领领,“下次不带你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坐起来,接过杯子放到一边。

    她握着手机,在景召眼前晃了晃:“景老师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。”

    景召被拍了,和别的女生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晚安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4951820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