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93:借刀杀人,领领渔翁得利(二更)免费阅读

293:借刀杀人,领领渔翁得利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穿着正装的保安面无表情地问她:“有探视卡吗?”

    商华国际资助过这个疗养院,商领领知道一点,听说这里私密性很好,绝对不会发生病人出逃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商领领是第一次来:“需要探视卡?”

    保安说:“这一楼是vip病人,禁止外人探视。”

    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景召过来:“怎么不等我一起上来。”他刚刚去接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商领领指了指七楼,丧气地说:“我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楼梯口只有两个保安,不过整个疗养院有很多个保安。

    他们西装的口袋处都别着一枚胸针,是一个圆形旳金属图案,那是Golden

    World的图徽。

    景召问:“你们所属哪个分部?”

    只有Golden

    World内部的人才知道集团有分级。

    两位保安交换了个眼神,左边的那位问:“你是?”

    景召说:“我姓景。”

    Golden

    World的高层里,有好几位都随了老九爷的姓,能姓景的,都是集团金字塔上面的人。

    保安立马回答:“我们是149分部的。”

    景召拨了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通话的内容很简明扼要。

    “蓝天疗养院,vip楼层,帮我开个权限。”

    景召说完后挂断了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,左边那位保安的手机响了,是越了两级的上司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通爷。”

    通爷说:“立刻放行。”

    Golden

    World的保安和保镖都以忠诚敬业闻名业内,他们绝对忠于雇主,且不会被反收买,但有一个前提条件,与Golden

    World的集团利益没有冲突,如若有冲突,雇主就什么都不是了。

    保安挂了电话,态度恭敬地问:“请问需要探视谁?”

    商领领说:“何婉林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保安在前面领路。

    往里走是很长的一条走廊,一眼望不到底,脚踩在地上甚至能听见回声。建筑是绝对对称的结构,两个房门之间都隔着二十块瓷砖,每一扇门的门口都有一个人守着。

    有*路过,她低着头,训练有素,一眼都不乱看。

    何婉林的病房在左边第七间。

    楼梯口的保安对病房门口的保安说:“开门。”

    病房门口的保安用钥匙开了门,景召和商领领进去了,并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商董事长不是吩咐过不让任何人探视吗?怎么让他们进去了?”病房门口的保安问上级,“他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楼梯口的保安说:“那位先生是通爷上面的人,我们不需要知道他是谁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门关上有声音,何婉林却躺着没动,仿若未闻。

    病房里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张床,一个用来排泄的桶,窗户很小,装了防盗网。

    “何婉林。”

    何婉林迟钝了几秒,转过身来:“商领领,”她看着商领领,眼神很戒备,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昔日的贵太如今像个囚犯一样,被困在了这个不足二十平米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来给你送份大礼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从包包里把大礼拿出来,打开礼盒,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何婉林看着盒子里的东西:“沙漠之星。”

    那曾经是杨姝的东西,杨姝离世后,商裕德把它给了何婉林。

    商领领在方太太的生日宴会上又从何婉林那里取了回来。她说过,商家若添商老夫人,她会亲自送上沙漠之星给商裕德贺喜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,沙漠之星只传给商家的女主人。”商领领抛出她的橄榄枝,“何女士,想不想当商老夫人?”

    何婉林对外挂的名头是商领领父亲的情人,连商宝蓝也是挂了父亲私生女的名头。

    商领领觉得是时候让老爷子认认自己的风流债了。

    “你能把我弄出去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何婉林也不傻,天上不会掉馅饼:“你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有一样的目的。”商领领没唬她,说真的,“我要商裕德滚出商华国际。”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何婉林根本不相信商领领,商家没有一只小白兔,都是狐狸。

    “何女士,你好像还没弄清楚状况。”商领领对她笑了笑,“我们不是平等方,我是你的甲方,懂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她不是白白帮何婉林出去的。

    与虎谋皮,何婉林顿时生出危机感:“你还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商华国际百分之五的股份。”

    何婉林立刻变脸:“你休想!”

    当初商裕德为了堵住她的嘴,给了她百分之十的股份,但对外说股份是作为宝蓝认祖归宗的礼物。

    那百分之十的股份还在何婉林手里,她连商宝蓝都没给。

    商领领这是要割她的肉啊。

    “考虑好了,就让外面的保镖联系我。”商领领对景召说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景召打开门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。”商领领停下来,回头,扫了一眼何婉林的肚子,“你不会真觉得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你自己保住的吧?”

    何婉林就是从去年开始,越来越不听话,仗着有商裕德的把柄,一天比一天猖狂,情人换了一个又一个,她甚至背着商裕德做了试管,商裕德已经一把年纪,孩子当然不是他的,不管何婉林做试管有没有其他目的,商裕德都不会留她,更不会留那个胎儿。

    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把人送进了疗养院。

    何婉林私下让情人偷偷买通了*,把流产的假消息传给了商裕德。

    但商裕德哪有那么好骗。

    商领领在中间可是花了好一番心思,她坦白:“何女士,你的孩子能保住是我花了钱的。”

    换而言之,我能保住,也能弄掉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晚安。

    因为我更新时间不稳定,你们晚上可以早点睡,醒了再看。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4967231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