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90:女扮男装,碰到不该碰的地方(一更)免费阅读

290:女扮男装,碰到不该碰的地方(一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景见走过去,看着她惊慌的眼:“你是不是在西西戈尔待过?”

    啊,掉马了。

    钟云端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初二那年的暑假,景见报名参加了在盛冲举办旳国际夏令营。

    盛冲是西西戈尔的首都。

    夏令营的第一天,带队老师组织去了山里,一共有十一个学生,都来自五湖四海,他们之中的大部分都身份不凡。

    活动正式开始之前,带队老师让学生们先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“大家好,我叫Giki,来自罗尼森,今年十五岁……”

    Giki是一位政客的女儿,她还介绍了自己兴趣爱好、自己的国家、国家的风景、食物等等。介绍的最后她还欢迎大家去她的家乡旅游。

    之后,又有几个学生介绍自己,他们各个能言善道,说一口流利的外文。

    接下来,轮到了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孩子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叫Yun。”

    他压着嗓音,就说了这一句。

    带队老师温柔地提议:“Yun,你可以再多说一点吗?大家也想多了解你。”

    Yun低着头,并不作声。

    带队老师不勉强他:“好吧,下一个。”

    下一个是景见。

    这个夏令营是陆女士逼着他报的,不报就卖他游戏装备。

    “我叫Jing。”

    很兴致缺缺的一句介绍。

    自我介绍完,做了个破冰游戏,景见觉得无聊透顶,那个Yun估计也觉得很无聊,全程都是一副赶鸭子上架的表情。

    破冰游戏之后,景见和Yun分到了一组。新的游戏任务是将一瓶一百毫升的水运到天空,工具有绳子、剪刀、胶带、纸笔、半干的芭蕉叶。

    一开始,Yun就自己蹲一边,完全没有要合作的意思。

    景见用通用外语问了句:“你哪里人?”

    Yun不回答。

    行吧。

    自己做自己的,景见懒得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带队老师路过时提醒了一句:“材料有限,要两个人一起合作完成。”

    景见有点烦。

    他瞥了一眼那个四眼仔:“你那个飞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四眼仔是他在心里给Yun取的外号。

    Yun没理他,很快做好了一个风筝,他把水绑上去,爬上梯子,到高处去试验。

    一松手——

    “咚。”

    Yun做的“风筝”一秒都没坚持住,他沮丧地埋下了头,厚厚的刘海盖住了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算了,跟个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小弟弟计较什么。

    景见大发慈悲:“把你那个拆了,像我一样,你做另外半边翅膀。”

    Yun抬起头,镜框太大,显得他整个人都很呆:“哦。”

    景见要做一只“鸟”。

    限时是一个小时,Yun太慢吞吞了,后面都是景见收的尾。结果不错,他的“鸟”成功把水运到了半空,除了他们那组之外,另外还有一组成功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得到了纪念品。

    晚上办了篝火晚会,有两个西方女孩来找景见要邮箱,他都拒绝了。

    景见和Yun分在了同一个帐篷,带队老师大概觉得他们组队做了游戏,关系会比较熟,然而并没有。

    Yun在两个睡袋中间摆四瓶矿泉水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睡觉不喜欢别人挨到我。”

    三八线是吧。

    景见往他那个睡袋上一躺,右腿高高翘起:“巧了,我也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什么怪人。

    他拿出游戏里来,打他的游戏,一局还没打完,有人踢他的脚。

    “脚拿开,我要出去。”

    这个四眼仔。

    景见有点想打人。

    四眼仔Yun拿着漱口水出去了,左右张望后,走到帐篷后面的树下,拨了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小小姐,您没暴露吧?”

    Yun说帝国话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男人安抚:“您再等等,我这边已经快安排好了,等夏令营一结束,立马送您出国。”

    Yun问:“去哪个国家?”

    “帝国。”男人说,“这次夏令营的学生里刚好有来自帝国的学生,只要把系统里的资料对调,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您送出去。”

    没有刻意压低的嗓音清清脆脆的:“那被对调的人呢?会有危险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,顶多被滞留几天。”

    Yun又问了一些其他事情,一通电话打了四十多分钟,直到带队老师过来巡夜,他才挂断,漱了口,回到自己的帐篷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景见戴着*,侧躺着在打游戏。

    Yun提高音量:“喂。”

    景见没听见。

    Yun看准了塌下去那一块,伸脚踩上去。

    景见被踩到了大腿上的软肉,条件反射地抽开腿,踩人的那个趔趄了一下,漱口水的瓶子脱了手,连同他自己一起往前栽。

    那瓶子直直往景见鼻梁上砸,他伸手去挡,碰到的却是人。

    景见的第一反应是——软。

    砸他身上的人立马爬起来,尺寸不合的眼镜从鼻梁上滑下来,掉在了景见的睡袋上。

    景见下意识扫了一眼对方的胸: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Yun一巴掌打过去:“你不要脸!”

    那是景见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被人扇巴掌。

    真当是他是软柿子了。

    他烦躁地抓了一把染成了金色的头发:“踩我的是你,往我身上扑的也是你,谁不要脸了?”

    Yun捡起眼镜戴上,故意粗着嗓子说话:“不准说出去!”

    居然是个女的。

    扮什么男的,夏令营又不是不让女孩参加。

    景见躺下,继续打游戏,一看屏幕,已经Game

    Over了。

    他更烦了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景见没理。

    那女孩问:“你睡觉会不会乱滚?”

    现在知道男女有别了?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女孩说:“我也不会。”

    最好是这样。

    后半夜。

    咚。

    矿泉水被踢倒,一条腿突然砸过来,景见差点没岔气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女孩没醒。

    盛冲的七月已经开始热了,帐篷里亮着灯,她扯开了睡袋的拉链,大喇喇地躺着,一条腿还压在了景见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景见一转头,看见一张睡得恬静的脸,眼镜已经歪掉了,没了遮挡,景见把女孩的五官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他往后退了点,不自在:“喂,把腿拿开。”

    见女孩还不动,他毫不客气地推开。

    女孩翻了个身,继续睡。

    之后景见就睡不着了,毕竟旁边睡了个异性,他拿出游戏机,打算玩两局,突然听见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紧接着是尖叫声。

    Yun醒来,呆愣了几秒,立马背上背包。

    因为是空旷的山里,帐篷外面的声音有些失真,景见听不出来:“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“枪声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二更,一个小时后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4988044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