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89:真颜显露,神秘背景暴露(二更)免费阅读

289:真颜显露,神秘背景暴露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景见掀了掀眼皮,一副没睡饱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生龙活虎,背着个大大的双肩包,兴奋得宛如出去郊游旳小朋友:“我已经约好车了,师傅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景见有起床气,耷拉着头,不想多说话的。

    钟云端叫的是专车,车子很快来了,景见上了车,报完地点就开始补觉。

    钟云端也坐在了后座。

    刚开上高速,景见睁开眼:“你去帝都干嘛?”

    钟云端笔挺地坐着:“钓鱼。”

    她和她外公一样,是个钓鱼重度爱好者,就是不太会钓。

    景见问完闭上眼,继续补觉。

    司机师傅可能有早间电台的习惯,顺手就打开了电台频道。

    景见拧了下眉,没醒。

    钟云端扒着主驾驶的靠背,往前凑,小声跟开车师傅说:“师傅,可以把声音调下一点吗?”

    师傅连忙道歉,并把电台关了。

    前面一个弯道,景见往钟云端肩上倒了,她瞬间僵住,不敢动了,屏住呼吸等了半天,景见头也没拿开。

    钟云端轻轻呼了一口气,动了动脖子,扭头去看靠在她肩上的景见。

    一个男孩子的皮肤怎么这么好?

    钟云端之前在住户群里窥屏,碰见过陆女士凡尔赛式地抱怨过家里老二长得太精致了,不好找女朋友。

    也挺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他好像很爱染头,钟云端盯着他头发看,没分叉。啊,真是个连头发丝都被上帝眷顾的男孩子啊。

    路上没堵车,不到十点,师傅的车停在了帝都大学的三号门。

    景见还没醒。

    钟云端半边肩膀都麻了,挡太阳的手也麻了。

    “景见。”

    “景见。”

    他悠悠转醒,刚睁眼,神情难得迷糊。

    钟云端不动声色地动了动肩膀: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他眼睛有点湿,呆呆地坐了几秒,看了一眼车上的计费表。

    “钱我微信转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转,昨天的车费我还没给你。”

    景见用手机转了笔账,收不收随便钟云端。下车前他瞥了眼她的肩膀,然后打着哈切下了车。

    他刚走到学校门口,后面有个女孩子追过来。

    “景见。”

    是景见同专业的同学。

    女同学刚好看见景见从车里下来,车上还有个女孩子,忍不住问:“她是谁啊?”

    景见没回答,他跟这位同学又不熟。

    女同学明恋他两年了,好不容易偶遇,自然要搭讪:“今天班委有聚餐,你去吗?”

    “再说。”

    景见没去聚餐,傍晚他约了杨清池去电竞馆,离学校不远,走路去只要十几分钟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今天是工作日,江阳湖边钓鱼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有位大哥坐下不到十分钟,泡面就煮上了,还加了两个鸡蛋。

    泡面大哥接了电话:“喂,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小佳在我妈那儿。”

    “没钓鱼。”泡面大哥睁着眼说谎。“我刚下班,在做饭呢。”

    老婆不在家,这不,早早出来夜钓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出差辛不辛苦?”

    “在外边别省钱,想吃什么就买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也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么么么么。”

    隔着三米的钟云端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头,泡面大哥哄完老婆挂了电话,然后从包里拿出两个火腿肠,放进泡面锅里。

    很快,面煮好了。

    泡面大哥人也热心,扭头问旁边的钓友:“小姑娘,你来一碗不?”他胖乎乎的脸显得见牙不见眼。

    钓友钟云端立马摇头,她不吃陌生人的食物。

    泡面大哥从包里掏出一个碗,盛上一大碗面、一个鸡蛋、一根火腿,哼哧哼哧地吸溜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,鱼线动了。

    泡面大哥立马放下面,收线:“上钩了上钩了!”

    眼瞅鱼竿都被压弯了,泡面大哥很激动。

    钟云端也忍不住看过去,很聚精会神。

    泡面大哥用力一提,一条大鱼跃然水面,那个头,起码三四斤。钟云端太羡慕了,看看自己桶里,一下午她就钓上来了四条小鱼。

    第二碗泡面的时候,泡面大哥又兴奋起来:“来了来了。”他高兴地像个两百斤的胖子。

    钟云端挪动椅子,离大哥远点,她紧紧盯着自己那根一点动静都没有的鱼竿,心想:要不要向旁边的钓友请教一下钓鱼的诀窍。

    算了,主动搭话对社恐人士来说难度太大了。

    突然,她听见扑通一声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去电竞馆要路过江阳湖上面的天桥。

    杨清池提到了前两天的红莎慈善晚会,他已经知道了景召和景见是哥俩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商领领是我表姐?”

    景见说:“最近刚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俩现在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同学关系。”

    杨清池不走心地夸了句:“你哥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。”

    关于商领领的传闻,景见也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路上突然有人喊:“有人掉水里了!”

    路人闻声都停了下来,看向湖面。景见也走到桥边,湖里的确有个人在挣扎,旁边也没见人报警,景见刚打算报警,看见一个小身板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顶帽子,景见认得。

    他立刻往桥下跑。

    杨清池还在后面:“你跑什么?”

    景见并不会游泳,杨清池赶紧追上去。

    湖边围的人越来越多,堵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景见拨开人群,最先看到帽子,浮在湖面上,但却没看到人。

    他喊了声:“钟云端。”

    一个懵懵的声音回复:“啊?”

    景见视线这才拐弯,绕过人群,看见一张湿漉漉的脸。

    原来她长这样。

    不光漂亮,还眼熟。

    被打捞起来的泡面大哥还坐在地上咳嗽,钟云端像只落汤鸡,一个人缩在一边。

    景见走过去,看着惊慌的眼:“你是不是在西西戈尔待过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晚安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005539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