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88:深夜相处,暧昧横生(一更)免费阅读

288:深夜相处,暧昧横生(一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“把墨镜和口罩摘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低头看手机的景见抬起了头,视线刚好与钟云端撞上。

    她迅速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“可以不摘吗?”

    急诊医生是位女士,挺好说话:“口罩可以不摘,墨镜要摘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钟云端摘下墨镜。

    医生用手电筒照了照她的瞳孔:“睡前有没有进食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医生拿来听诊器,隔着衣服贴在钟云端心口,仔细听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都吃了什么?”

    钟云端社恐犯了,本能地往后缩,拉开安全距离:“章鱼小丸子。”

    医生刻意又不失礼貌地看了一眼患者旳肚子:“还吃了什么?”

    望闻问切得出的初步结果是——吃多了。

    “章鱼小丸子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章鱼小丸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只吃了章鱼小丸子?

    医生觉得不太可能,分明肚子按着都是硬的:“你吃了多少章鱼小丸子?”

    钟云端诚实地说:“晚饭后吃了三顿章鱼小丸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吃太多,胃部短时间扩张,引起了胃胀气和痉挛性疼痛。

    值班的急诊医生刚好会针灸,给钟云端扎了几针,又开了一些助消化和解痉的药物,需要静脉滴注,一个小时能输完。

    *扎完针后就走了,急诊室里没有其他病人。

    钟云端和景见说:“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针灸很有用,她已经没有那么疼。

    “等你输完液。”没看见椅子,景见坐在了旁边空的病床上。

    他拿出手机,摸了一下口袋,没有带*,看了看四周,没其他人,于是把声音调小,开了外放。

    “你要玩游戏吗?”

    “很吵?”景见按掉屏幕,“不玩了。”

    钟云端侧躺着,脸上戴着黑色的口罩,一双眼睛炯炯有神:“不吵,你能带我一起玩吗?我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景见看了眼她扎针的左手:“你在输液。”

    她举起右手:“不要紧,我可以用一只手打。”

    就她那水平,哪来的自信?

    她摸到手机,用小号登游戏,搜到景看看,发送游戏好友申请。小号:不要问我是谁。

    景见都懒得提醒她,既然要装不认识,也不提前问一下游戏名。

    时间太晚了,匹配了很久才开局。

    降落的地方没什么人,景见就没管钟云端,自己去搜了一轮物资,找到一辆车。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景见等了会儿,人还不来,点开地图一看,她跟只乌龟爬似的。

    他没耐心等:“待着别动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他开车过去接她:“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到了一处房区,景见跳下车。

    “自己找个地方躲着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钟云端艰难地跟上景见,一进屋赶紧关门,往楼上跑,尽量避开有窗户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附近人超多。

    钟云端左手扎着针,没用力地扶着手机,右手缓慢笨拙地控制走位。

    捡点东西吧。

    突然——

    “有脚步啊!”

    景见在三楼:“别慌。”

    钟云端好慌!

    景见把三楼搜完下来,辨别了一下敌人的方向,在对面屋子里。

    “你朝对面打两枪。”

    钟云端贴墙角站着:“我打不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打完就蹲下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钟云端觉得看看大神太高估她了,她慢吞吞地挪到窗户,也不知道用哪把枪,就随便拿把枪,站起来后也没看到人,开了一枪,好迅速地蹲下。

    对面回了两枪。

    景见判断了一下,对面那货准头一般。

    景见扔下*头和*甲:“戴上。”

    钟云端受宠若惊,立马欢欢喜喜地戴上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放枪,别蹲那么快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钟云端任劳任怨地照做。

    对面估计也知道钟云端是菜鸟,他一枪过去,钟云端瞬间掉了一半血。

    景见在隔壁房间的窗口回了一枪,对面一下被爆头。

    钟云端再傻也看出来了:“你给我头盔马甲,是因为要让我当靶子吗?”

    直男式纠正:“这叫战术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她白感动了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自己的血条:“可是我没药了。”

    景见过来,扔给她一堆。

    她瞬间好开心,有被宠爱的感觉,一边打药一边问:“景见,还要我帮你放枪吗?”

    “暂时不用。”

    好,她去藏好。

    他们开了两局,两局都赢了,而且都轻轻松松。

    钟云端躺赢躺得意犹未尽:“还打吗?”

    景见退出游戏:“不打了,机器人太多,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他没管她,在刷游戏视频。

    她放下手机,偷偷看他。外公在世时说过,要远离男人,远离男人才能长命百岁。

    啊,突然想死一死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一袋快输完了,钟云端刚要起身。

    景见关掉手机,去叫*。

    两袋都输完后已经快四点,拔针头的时候*特地嘱咐,不要再暴饮暴食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。

    钟云端很愧疚:“对不起啊,耽误了你睡觉。”

    景见开着车:“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是不要说话好了,默念:远离男人,长命百岁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他们到了星悦豪庭。

    景见把钟云端送到了二楼,她开了门,在门口磨磨蹭蹭:“你明天八点还去帝都吗?”

    “不开车,打车去。”景见打算在车上补觉。

    钟云端心想:打车到帝都要不少钱,那会让本就不富裕的他雪上加霜的。

    她快速思考了一下:“你可以和我拼车吗?我也要去帝都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大而有神,看人的时候显得特别真诚。

    景见说:“随便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拼车吧。”她觉得自己太有办法了。

    景见应了声,走了。

    钟云端睡觉前给景见发了条消息,说她来叫车,景见回了她个“嗯”。

    她恢复能力超强,睡一觉醒来就活蹦乱跳了。她怕迟到,七点多一点点就起来了,只喝了一瓶牛奶,也没吃东西,在小区门口等了一刻钟左右,看见景见出来。

    “景见!”钟云端精神很好,一点都不像刚生病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穿了件BF风的黑色卫衣,头上戴了个有两只“耳朵”的帽子,今天倒没戴墨镜,裤子和口罩都是黑色,远远看过去,就黑乎乎的一坨。

    景见掀了掀眼皮,一副没睡饱的样子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二更马上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005609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