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85:自横杀人*(二更)免费阅读

285:自横杀人*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秦响喜欢桂花。

    周自横用干桂花做了一枚滴胶的书签,太阳才刚落山,他就开始看着手表数时间。

    今天的手表走得太慢了,他等了很久很久,秦响还是没来,他越等越焦躁、越等越不安,就在他快要坐不住旳时候,墙里突然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哒、哒、哒……

    像极了他当初拿烟灰缸敲瓷砖的声音,那是一种求救暗号,曾经整个陈家只有秦响听懂了他的暗号。

    他猛地站起来,用力敲门。

    “秦响!”

    “秦响!”

    任周自横怎么喊,都没有人回应,经由墙体传过来的声音越来越急促。

    他偷偷准备过逃跑的工具,是一把锤子,藏在他的床底下,他拿出锤子,拼了命地砸门。

    再等等,再等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门锁断了,周自横踹开第一扇门,接着是第二扇。

    锤子上硬质的橡胶套反反复复地摩擦他掌心的皮肉,弄出了一手的血。终于,他砸开了楼梯口的门。

    闹出这么大动静,却没有出现一个人,他跑下楼梯,听见了秦响在呼救。整栋别墅都空了,陈知礼那个畜生提前把人支走了。

    他砸开门,看见秦响被陈知礼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不远处有一把匕首,还有从桌上掉下来的笔筒,笔零零散散掉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秦响哭着叫他:“自横……”

    四年前,也有一个女孩像秦响这样,周自横发现的时候,女孩已经被折磨得只剩半条命了。后来,女孩从陈氏集团的总部大楼跳了下去。如果他能早一点发现,是不是就可以拉她一把?

    女孩写了遗书,但没有人相信,因为陈知礼每年都会捐很多钱,是人人夸赞的大慈善家。慈善家不仅会伪装,还通读法律,知道怎么钻空子、怎么避免刑事责任。

    所以他挑了今天,秦响已经过完了十四岁的生日,之前送的礼物也都是在给今天铺路。

    周自横捡起地上的匕首,冲过去拽起陈知礼,发了狠地推开他,匕首就指在他胸口。

    “你再碰她一下,我就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这种禽兽,该死不是吗?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陈知礼好像笃定了他不敢,指着自己的心口,笑得狂妄,“往这里扎。”

    他还特地往前走。

    周自横本能地退了一步,但本能过后,他就停下了脚步,用目光去丈量刀尖的方向和角度。

    “自横!”

    他转头。

    秦响在摇头,说不可以。

    可是天都看不下,天都要帮他,陈知礼踩到圆珠笔,突然往前摔,匕首直直地*了他心口。

    原来禽兽的血也是热的。

    周自横怔怔地看着自己沾到了血的手,陈知礼终于闭上了嘴,往地上倒。匕首没*,血成股成股地往外流,很快在地上积了一小滩。

    陈知礼甚至都没挣扎,抽搐了两下就不动了。

    周自横伸手去摸他的脖子,停留了片刻,猛地收回手。

    没有呼吸。

    周自横坐到地上:“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他整个人像突然被抽走了魂,呆呆地看着陈知礼胸口那把匕首。

    “自横。”

    秦响没有力气站起来,她爬过去,拉了拉周自横的衣服:“自横你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周自横抬起头,看她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,不是你杀的。”

    他反驳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秦响用手去擦他手上的血,擦不干净,又用衣服去擦,完全不在乎自己沾一身血。

    她手忙脚乱地擦完,撑着身子站起来,用力拽他走:“自横,你快走!”

    周自横一动不动:“走去哪?”

    “不管去哪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别管我。”

    她急得红了眼,拼命推周自横出去。

    但她一小姑娘,哪里推得动根本不愿意走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昨天没有跟你说,现在补上。”他好像在告别,“秦响,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秦响抱住他往外拖:“你走啊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走。”

    他骂了她一句蠢货。

    他总是骂她,脾气超级超级不好,但他会给她攒糖,会偷车带她逃跑,会把唯一值钱的手表给她,让她去换衣服穿。

    “我求你好不好?你先走,嗯?”

    她哭得很厉害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走不了了,外面有车声,是陈尚清回来了。

    之后,周自横被医生强制带走了,秦响和尸体关在了一起,过了很久陈尚清才出现。

    “自横呢?你把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陈尚清一夜之间两鬓全白:“他说人是他杀的,他割自己的手威胁我,说要去自首。”老人冷静得出奇,“副人格杀人,最有可能的判决是消灭人格。这样一来,自横会死,野渡也会知道所有的事情,后半生可能要在精神病院里度过,这还是最乐观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秦响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吧?自横出现之前,野渡自杀过好几次,后来人格*记忆剥离,他才变得正常。”

    陈尚清是在告诉她,如果她不听话,后果将会很严重。

    “你今年是十四岁对吧?如果是未成年人杀人……”陈尚清点到为止,“你如果还有点良心,应该知道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周自横给秦响的糖还剩三颗。

    在警察来之前,她擦掉了匕首上的指纹,握着匕首和糖,等警察来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晚安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053117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