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84:太棒了,可以待整晚(一更)免费阅读

284:太棒了,可以待整晚(一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周自横没想到,他和秦响会那么快再见面。

    仅仅只过了半个月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回来了?”要不是他被关着,他非得敲敲秦响的脑袋,看看里面是不是进水了。

    秦响不说话。

    他气得香菜肉粥都喝不下了:“你是不是蠢?”

    因为没有刻意要这要那地拖延时间,凌姨很快端着山药玉米排骨汤上来。

    秦响悄声说了句:“我明天再来。”

    周自横脾气大得不得了:“别来了,你太蠢,老子不想再搭理你。”

    他恶狠狠让她别来。

    可到了第二天又不忘各种刁难凌姨,拖延她上楼的时间。

    秦响倒来得准时。

    “周自横。”

    周自横背对窗口,一个眼神都不想给:“别叫老子名字。”

    秦响自知理亏,好声好气地解释:“我不会在陈家住很久,等迁户手续办完我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周自横勉为其难地理她一下:“那要多久?”

    “很快。”

    她撒了谎,她不是来办迁户手续旳。

    她回去的第二天,陈知礼就撤掉了孤儿院所有的资助,叫停了梅梅的手术。梅梅已经四岁了,如果这次再不做手术,以后就没有机会听见声音。

    来之前秦响就想好了,再忍几天,等梅梅手术完她就离开,就算户口迁不走她也会逃走。

    这一次,周自横出现了很久。精神科的医生来过很多少次,用了各种手段,也没能让他沉睡。

    秦响每天晚上都会偷偷上去见他,只能短短地说上几句话,但那也是好的,他太孤单了,需要有个人去听他“发发脾气”。

    “手伸过来。”

    秦响把手伸过去。

    周自横在她手上放了一把糖果。

    他口是心非地说:“我不爱吃,你要是也不爱吃就扔了。”

    糖是他攒的。

    医生给他开了很多药,他把药吃了,解口的糖都攒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响伸手接糖时,手腕从衣服里露出来,周自横看见她皮肤上有红痕,一道一道的,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“你手怎么了?”

    秦响立马拉下袖子遮住:“不小心摔了一跤。”

    她用鞋刷刷的,她太讨厌陈知礼碰到她。

    凌姨上来了。

    秦响赶紧跑去二楼躲起来。

    那些糖秦响没舍得一次吃掉,一天只吃一颗。她算了算,能吃十八天。

    很快,糖只剩九颗了。

    “周自横。”

    周自横没答应。

    秦响走近一些:“周自横。”

    今天的粥和汤都放在了一旁,没被动过。周自横不好好坐,四条腿的椅子翘着两条,他把自己一条腿搭桌子上,抱着手,椅子一摇一晃。

    他不理人。

    秦响不知道谁惹他了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周自横烦躁得很:“别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他的举报信被陈尚清截下来了。

    恶龙一点都不好抓。

    秦响知道他心情不好:“哦,那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又不准,椅子腿用力磕在地板上:“我让你回去了吗?”

    他就是个小大爷。

    秦响小声反驳:“你让我别跟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没让你回去。”周自横不讲道理,“你就站那儿,待着。”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秦响再待会儿。

    周自横把脚从桌子上拿下来,捡了一支笔,伏案写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在写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举报信。”

    这次周自横打算直接寄到检察院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秦响的生日在十一月的第一个周二。

    已经过了凌晨,是周三了,她告诉了周自横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梅梅明天就可以做手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孤儿院的那个妹妹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不是亲生的妹妹,她们都是弃婴,梅梅来孤儿院的时候只有六个月大,她是秦响抱着长大的。

    秦响很为她开心:“等做完手术她就可以听见声音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听不见声音,梅梅到现在都不会说话。

    周自横很敷衍很不走心地说了句:“哦,恭喜她。”

    他又在写举报信。

    写到日期时,他突然想不起来:“今天几月几号?”

    “十一月五号。”

    周自横的笔在纸上刷得划出一道线:“你昨天生日?”

    秦响点头。

    周自横把写废了的举报信撕碎了扔进垃圾桶里,重新铺开一张纸:“你怎么不早说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秦响不怎么过生日,她的生日是她去孤儿院的日子,也不是真的生日。

    楼下,凌姨已经把步骤复杂的豆浆煮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秦响趁凌姨上楼之前偷偷摸摸地走了。

    周自横把笔和纸搁在一旁,支着下巴,思考着送秦响个什么玩意。

    凌姨把豆浆放在窗口:“自横少爷,明天晚上我家里有事,不能过来给你送饭了。”

    周自横:“哦。”

    太棒了,秦响可以待一整晚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二更,一小时之后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056829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