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83:媳妇是从小宠大的(二更)免费阅读

283:媳妇是从小宠大的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周自横跟在她后面:“你今天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她背对周自横,自顾自地在忙,突然随口提到:“过两天我去帮你把身份证补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补,办假证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但他之前还吵着要补身份证。

    秦响又说:“假证没有磁,刷不了,最好补一下,以防万一。”

    周自横不是一个擅长隐藏情绪的人:“不会有万一,不用补。”

    他很抗拒。

    秦响关了火,转过身去:“你是不是打了我们殡仪馆的一个同事?”

    周自横眼神立马变狠了:“他找你麻烦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打他?”

    “他跟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说你是杀人犯?”

    问不过她,周自横招,三个问题,一个一个来:“是我打旳,他欠打,我本来就是杀人犯。”

    秦响几乎可以肯定了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你指哪一件?我是副人格这件事?还是你替我顶罪这件事?”

    秦响有案底在殡仪馆不是秘密,瞒不了很久,周自横早晚会知道她坐过牢,也早晚会知道他的十二年牢狱全是人格沉睡时产生的臆想。

    但她不希望他知道,这个世界还没有宽容到会承认并接受一个副人格的存在,很多人想“杀”死他,把他视为病,视为瘤。

    她眼睛发红,不想被他看见,一低头,眼泪滚下来,不是为了自己服刑浪费掉的八年,是替他难过。

    “都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会哭。”他用手指沾了一下她脸上的眼泪,然后拿给她看,“看吧,你很爱哭。”

    是,她很爱哭,这个世界上总要有个人愿意心疼他、肯为他哭。

    “秦响,告诉我,为什么替我顶罪?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秦响又听到了敲地板的声音,等凌姨去厨房后,她悄悄上了三楼。

    她偷偷摸摸地搞喊“周自横。”

    一个身影倏地蹲下,脸从凌姨送饭的那个小窗口露出来,正满眼怒气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?”

    他左手还贴着膏药。

    “秦响,我一直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秦响看到了他的手表、他石膏上的涂鸦,她发现了,陈家的秘密。

    她一直*。

    周自横压着声音凶了一句:“跟你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秦响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,她走近几步,仔细去辨认他手上的伤:“你知道陈野渡吗?”

    周自横反应很大:“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?”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的双胞胎哥哥,他命不好,生下来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秦响有一个很大胆的猜测:生下来就死的,可能不是陈野渡。

    “你问他干嘛?”

    楼下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秦响必须离开,她要先躲到二楼。

    “秦响。”周自横叫住她,他不会承认自己会央求人,所以总是凶巴巴,“你明天要来看我。”

    可秦响再去的时候,周自横已经不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然后陈野渡回来了。

    桂花开始凋谢,她十四岁的生日越来越近了。陈知礼最近总是给她送礼物,送完礼物还会给她发消息。他说他很喜欢她,说看到好看的东西就想卖给她。

    她不懂,不懂他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她敲响陈知礼书房的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她进去,故意没关门。

    陈知礼对她笑,招手:“响响,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走过去,把礼品盒放在书桌上。

    陈知礼其实是个英俊的男人,也懂得表现他的斯文和涵养,总是和颜悦色:“不喜欢?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。”她还是加了一句,“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陈知礼打开盒子,里面是一条价值不菲的手链:“昨天我去医院看你妹妹了,医生说很快就能给她植入人工耳蜗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替起她在孤儿院的妹妹。

    聪明的她在那一瞬间明白了一个道理,天底下不会有白吃的午餐。

    陈知礼握住她的手,给她戴上了手链:“听说最近的小姑娘都喜欢这个样式的。”他用手指摩挲手链,也摩挲手链下少女的皮肤,“别的女孩子有的,响响以后也都会有。”

    秦响真的很讨厌陈知礼,所以她把手链扔在了桂花树下。

    陈野渡转着篮球路过,看她蹲下:“喂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,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红的。

    篮球从他手上掉到地上,滚了老远。

    “你哭了?”

    她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哭什么?谁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这个有点凶有点急的语气,有一瞬间让秦响产生了陈野渡和周自横重叠了错觉。

    她站起来,拉住他的衣服,鼓起了很大的勇气:“陈野渡,我想回我原来的地方,你能不能帮我?”

    陈野渡看了她很久,把衣服从她手里扯出来,反而去拉她的手:“那个……别回去行不行?”回去了他就见不到她了。

    秦响推开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就在那天晚上,有人来敲秦响的门,她摸到藏在枕头下的一把美工刀,紧张地地盯着门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是陈野渡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不耐烦地再催:“再不开门我踹门了。”

    不像陈野渡。

    秦响把美工刀藏好,去开门:“周自横?”她仔细打量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认识我?”

    他没等她反应,拉住她就走。

    她矮他很多,跑着才能勉强跟上:“去哪?”

    深夜的陈家很安静,客厅没开灯,唯一的光线来自周自横手里的手电筒。

    昏昏暗暗里,他的目光那么亮:“你不是想离开吗?带你走。”

    秦响有点懵,看着他,眼神仿佛在问:你怎么知道?

    “周公给莪托了个梦,说你想走。”

    秦响觉得比起周公,更有可能是陈野渡托的梦。

    周自横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:“走不走?”

    她没有犹豫:“走。”

    她又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?”周自横没安慰过人,手上没轻没重,把她的眼皮擦得更红,还恶声地骂她,“爱哭鬼。”

    那天晚上,周自横偷了陈家一辆车,带秦响回了孤儿院。

    她问他有没有驾照。

    他说没有:“怕什么,死也有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就不怕了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死,因为周自横会开车。

    他把秦响送到了门口: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陈家会不会找精神科医生“杀”了他?

    “你看过一个动画片吗?叫抓龙的少年。”

    秦响点头。

    抓龙的少年讲的是一个少年勇斗恶龙的故事。

    周自横把手电筒塞给他,十八岁少年,手一插兜,敢比天都狂:“我要回去抓大龙。”他摆摆手,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秦响大声叫他:“周自横。”

    他回头,一身少年气,目光坚定、炙热张扬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会见面吗?”

    “会。”

    抓龙的少年,请千万要保护好自己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补了个二更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068761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