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78:领领被粉丝诋毁,反击(二更)免费阅读

278:领领被粉丝诋毁,反击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四月中的帝都气温刚刚好,不冷不燥,风也和煦。

    商领领拨开门帘,走进一家国风茶馆,她站在收银台附近,朝里张望。。。

    店员走过来询问:“请问有预约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把手机里的房间号拿给店员看。

    店员去前面领路:“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菊字号三号房在最里面。

    商领领推开门,和她约见的人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男人站起来,个子很高,三十上下:“商小姐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关上门,坐下后,男人为她斟了一杯茶,把文件袋递过去。

    “岑永青的祖籍在南岭,三十五年前因为入室抢劫被判了六年,出狱之后偷渡去了维加兰卡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知道,何婉林的祖籍也在南岭。

    资料很少,没几页她就翻完了:“岑永青跟何婉林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男人饮了一口茶:“他们曾经住过同一个胡同。”

    “有个私人问题,你也可以不回答。”商领领问,“何婉林做试管的那个孩子是不是你的?”

    孩子已经四个多月了。

    男人笑了笑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他放下杯子,虎口的附近纹了一个硬币大小的纹身,图案是一朵黑色的花。

    商领领说:“帮我盯紧她。”

    从商场的茶馆出来,商领领搭乘了电梯。

    电梯里有一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商领领站靠右边,在接电话:“拍摄结束了吗?”

    景召说:“还要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找你,中午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女孩用手指在商领领肩上点了点。

    商领领回头,女孩问她:“你是Ruby吧?”

    商领领和景召都不是艺人,她只在直播间露过一次脸,第一次在外面被人认出来。

    她先挂了电话,礼貌地跟对方问了声好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女孩对她好像很好奇,眼睛直勾勾地看着:“你刚刚是和景老师打电话吗?”

    好奇心过剩了。

    商领领回答:“嗯。”

    女孩又问:“你也住这附近吗?”

    这个商场在居民区里面,不是繁华地段,会过来的大多是住附近的居民。

    这已经涉及到隐私了,商领领不想回答,有点烦躁,刚好电梯到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到了。”商领领直接出去。

    “诶,等等。”女孩追出电梯,从包里掏出一张纸,“能给我签个名吗?”

    是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商领领不是艺人,但也知道不能随便在白纸上签名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赶时间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觉得她现在脾气已经很好了,听见后面女孩说:“切,神气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法治文明社会,法治文明社会,法治文明社会……商领领走快一点,免得自己做什么不法治文明的社会行为。

    女孩追到了门口,拿出手机对着商领领的后背了拍了两张照片,然后发到了景召的超话。

    乖乖是小美:【偶遇景老师的网红女友,脾气超级大,人很没礼貌】【图片】【图片】

    很快,有人来帖子里回复。

    【漂亮吗?】

    乖乖是小美回复:【还行吧,没直播间里那么漂亮】

    【直播间里的网红哪个不漂亮,滤镜美颜开到底,就是头猪也能眉清目秀】

    【没有正脸照吗?】

    乖乖是小美回复:【走得太快,不让我拍。人真的超级没礼貌,我问她要签名,她理都不理,态度很不好,趾高气昂的】

    后面评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【现在的十八线网红都有明星架子了】

    【要不是她傍上了景老师这棵高枝儿,谁知道她】

    【刚曝光那阵子,到处都是洗她的营销号,还说什么清流派声音博主,连陈导都出来捧她,不就一哄睡的嘛,ASMR圈最喜欢卖肉了】

    【也不是反对景老师谈恋爱,只是能不能找个像样点的?】

    【网红太掉价了,不配】

    【……】

    十一点半,拍摄暂停。

    景召放下相机,对两位模特说:“剩下的下午再拍。”

    “景老师,我们去吃午饭,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不了,你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景召从摄影棚出来。

    “景老师。”贺江拿着平板过去,“超话里的帖子你看了吗?”

    景召微博都不怎么上,又怎么会逛超话。

    贺江把帖子给景召看了,里面的评论已经骂起来了,分三个阵营,cp粉、景召的事业粉,Ruby的anti粉。

    “你去联系一下,把帖子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一刻钟之前就到了,她在四楼的休息室,景召把相机和镜头放回器材室,再去休息室。

    商领领正趴在床上一边刷手机一边吃薯片。

    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她立马坐直,用被子盖住薯片。

    “又在床上吃东西。”趴着吃东西对肠胃不好,景召说了她几次说不听。

    啊,被看到了。

    商领领把薯片拿出来,抱在手里,并拍了拍被子:“你看,没掉渣。”

    景召指了指枕头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商领领捡起来吃掉:“你拍完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景召把她抱在手里的薯片拿走,“别吃了,马上吃午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吃海鲜。”

    “嗯,带你去吃海鲜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从床上起来,往地上一看:“我鞋呢?”

    被她踢到床尾去了。

    景召蹲下,给她捡鞋。

    “我听贺江说,红莎慈善晚会给你发了邀请,你今年也捐了作品吗?”

    “捐了。”

    景召每年都会捐一幅摄影作品,放到慈善晚会上竞拍。

    商领领穿好鞋:“你捐了哪一幅?”

    “之前挂四楼楼梯口的那幅。”

    “《树影》?”

    景召帮她把包拿过来:“嗯。”

    那副作品是在凃兰拍的,拍的是秋天叶子上的树影,是景召拿过摄影奖的作品。

    商领领说:“我很喜欢那幅作品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问问,看能不能换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喜欢吗?”捐赠目录还没有对外公布,应该可以换一幅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去竞拍。”

    红莎慈善晚会是商华国际赞助的,一定会给商家发邀请函。

    超话里的那个帖子,商领领也看到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饮茶的男人前面铺垫过一次,忘了也没关系,晚安。

    月初了,求个月票。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139957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