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76:*燃烧的岁月(12更)免费阅读

276:*燃烧的岁月(12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商领领吃着蛋糕,含糊地唔了声。

    方路明比她还兴奋:“终于舍得回来了,也该回来了。。。”方路明就是个操碎了心的劳碌命啊,“你爷爷打算让宝蓝进董事会,这事儿他跟你说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说。”

    方路明往那个糟老头子的方向瞥了一眼:“他还真当没你呢。”

    商家老头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嫡出的孙女看不上,偏要扶持一个私生女。

    “景老师。”

    王匪过来了,他对外称呼景召为景老师。他应该是有什么话要说,看了眼商领领。

    商领领吃得也差不多了:“景召,我去玩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叫上方路明:“方路明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走,带你去偷酒喝。”

    方路明不想去,他还要借今天的场合宣传宣传他的共享事业。

    他一边不耐烦,一边跟着去。

    餐桌的四周没有旁人,王匪和景召没有离得太近,在外人的视角看来,像普通关系。

    “杨康年在查你,肖恩那边还没有动静,应该还没确定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景召没回这件事,而是问了另外的事:“让你查的人,有消息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岑永青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岑永青是个黑户,又是亡命之徒,他的踪迹并不好查。

    王匪说:“暂时还没消息,不过能确定他目前人不在帝国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商领领带了方路明去庄园的酒窖偷酒喝,酒还没喝上一口呢,一对男女推推搡搡进来。

    *!

    方路明一把将商领领拉到酒桶后面,并嘘了一声。

    柴秋是被杨清池拽进来的。

    她冷着脸:“放手。”

    杨清池松开手,手指还蜷了蜷,肢体有点僵硬:“你为什么躲我?”

    “没躲你,忙。”

    柴秋是能说一个字就绝不说两个字的性格。

    她一点也不温柔,若是生在古代,一定是会上战场的性子,还是一个打十个的那种。

    杨清池以前觉得自己会喜欢小意温柔的,然后就被柴秋狠狠打了脸。

    他低着头,眼睛在和自己的鞋带较劲。

    “有话就说。”

    行,她说的。

    他抬头:“上次的表白不算。”他憋了很久很久了,“我喜欢你,第一次在球场上见的时候就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他是一见钟情。

    那时候柴秋还没有当他的体育老师。

    柴秋皱起眉,短发别到耳后,看着就利索干脆:“我——”

    杨清池把话接过去:“我知道你的身份,不用提醒我。”

    他没想干什么,也不会逼着她回应。

    他抓过她的手,把药瓶塞给她:“胃不舒服就少喝点酒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就只是想给个药。

    他先出去了。

    柴秋抬起眼皮,方路明立马往酒桶的后面贴。

    柴秋目光收回,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方路明舒一口气,拍拍胸口:“好险,差点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早被发现了,狗头。

    景召和商领领说过,柴秋出自Golden

    World战斗力最强悍的屠鹰特殊任务组,警觉性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“你就是我妹妹认养的儿子?”

    景召回头。

    陆常悠走过来。

    陆女士和景河东私奔之后,就再也没有回过陆家,陆老爷子还在世时,也只是景见会去帝都陆家探亲。前些年陆女士和陆常悠还有一些往来,后来慢慢断了,姐妹两个观念不同,互相看不上对方的丈夫,关系也就渐渐生疏了。

    陆常悠之前没见过景召,但听季攀夕说起过,老爷子的葬礼景召也没来,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、是不是陆女士亲生的,陆常悠不知道,也不关心。

    “她和陆家的关系她都告诉你了吧。”

    景召靠着餐桌,一只手放在了上面:“她和陆家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是个聪明人。

    陆常悠喜欢和聪明人沟通:“你会这么想最好。”她走上前,“你们一家和梵帝斯没有任何关系,攀夕给你发珠宝展的邀请函只是惜才,想跟你合作,没有其他意思,你也别抱其他想法。”

    她在提醒景召,不要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话说完,她从景召身边越过去。

    景召一只手撑在桌子上,手指蜷缩,弓了一下腰。

    “景召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跑过来,立马挽住他:“你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他记性太好,年幼的事记得太清楚。

    他把西装外套的扣子解开:“这里有点热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回去吧,我也不想待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们刚走到庄园门口,商裕德拄着手杖过来。

    “商领领。”

    景召下意识把商领领挡到身后。

    商裕德目光不悦地越过景召,看向商领领:“你要回商家?”

    商领领抱着景召的手,头探出来:“我想回就回,不想回就不回咯。”

    懒得看人唱黑脸,商领领拉了拉景召的衣服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景召带她出去了。

    时间还早,庄园外面车停了不少,没什么人,夜色有点昏沉。

    景召牵着商领领往停车的地方走:“领领,你要是不想面对商裕德,可以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她摇头:“我想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有仇报仇,有债讨债。

    她不会再冲动了,打算用脑子。

    景召尊重她的意愿:“只要不危及你自己,我支持你的任何决定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这是今天的最后一更,目标应该做到了。就今天一天,改名顾两万。晚安,明天见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162020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