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74:世家齐聚,谁是王者(十更)免费阅读

274:世家齐聚,谁是王者(十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“妈,你看哥他,护他老婆护成什么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她哥是陆家的掌舵人,普普通通的林浓根本配不上,她非常不喜欢林浓。。。

    陆常悠低声呵斥:“别咋咋呼呼。”

    季寥寥不服气地闭了嘴。

    再说商家,何婉林被送去了疗养院,商裕德和商宝蓝“爷孙”两个在争执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妈她——”

    商裕德沉声打断:“够了,不要再提她。”

    商宝蓝低着头,双手搅着衣服,声音低低弱弱,却有股子倔:“不是因为我妈背着你做试管,是因为她有你的把柄,所以你容不下她是吗?”

    商裕德扬起手: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在巴掌落下之前,杨康年那个笑面虎来了:“干什么呢,老商。”

    他笑着打圆场:“小辈不听话训两句就得了,这么多人看着呢,一家人动什么手,给我点面子。”

    商裕德只好收回手,将礼帽戴正。

    杨康年笑嘻嘻地喊:“宝蓝——”

    商宝蓝扭头就走,脚下太快,一时不慎,在前面的葡萄架下面撞到了人。

    被撞的是季寥寥。

    两人本来就不对付,季寥寥就觉得商宝蓝是故意的,张嘴骂道:“你没长眼吗?”

    今天的商宝蓝一改平时唯唯诺诺的样子,冷着张脸:“滚开。”

    一个私生女,谁给她脸了。

    当然,季寥寥从不觉得自己是私生女,她和商宝蓝怎么会一样,她有养母疼爱,有哥哥撑腰,她是陆家名正言顺的千金。

    她骄横道:“你叫谁滚开?”

    商宝蓝突然靠近,把手按在她肩上,凑近她耳边:“别有事没事来惹我,把我惹急了,我就把你做的那些事全抖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一瞬间的商宝蓝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季寥寥慌张结舌:“你、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商宝蓝一把将季寥寥推开:“滚开。”她踩着高跟鞋走出了葡萄藤下。

    季寥寥呆站在原地,脸色发白:不,商宝蓝一定吓唬人的,她不可能知道。

    七点半整,钢琴乐停下来,开酒仪式开始,杨康年举着酒杯,向各位宾客表达谢意,他站在台上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岑肆不应酬,在一边吐云吐雾,周身阴气沉沉,也没有旁人敢靠近。他烟瘾很重,戒不掉尼古丁。

    有些东西不能上瘾,比如烟,比如某些人,比如某种深藏的执念。

    苏江情走过来,裙摆优雅地拖曳在地上,她是岑肆今晚的女伴:“我听我舅舅说,你要合并制药工厂。”

    岑肆最擅长做吞并,是很多中小企业家的噩梦。

    岑肆抬起眸子,目光凉凉的,眼窝深,看人却淡:“不该你过问的就别过问。”

    苏江情迟疑犹豫了许久,还是不禁开口:“不能看在我们的交情上放蒋家一码?”

    他笑,又薄凉又无情:“我们什么时候有过交情了?”

    他这里没有例外,

    除了一个人,那个跟他尾戒上的蓝宝石有关的人。苏江情见过,曾有人胆大地去碰他的戒指,下场很惨。

    苏江情失笑:“好歹也认识这么多年。”

    她是宝石娱乐最早一批的签约音乐家,岑肆偶尔会带女伴出席各种场合,有时是这个,有时是那个,她陪同出席的次数算多的。在岑肆身边待久了难免容易产生别的想法,一旦有别的想法,岑肆就不会再带出去。她自己算待得久的,不是因为她特别,是她懂分寸,不会逾越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岑肆,是在维加兰卡的一家老当铺里。她看重了一个玉镯,就在她套在手上试戴的时候,岑肆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他有很英俊的一张脸,有不同于东方人的分明五官和深邃的眼,真的像西方漫画里走出来的吸血鬼。

    只一眼,苏江情就看得出来,他不是好接近的人,气质里给人的攻击和压迫都太强。

    他跟老板说:“我来赎东西。”

    老板是位体态壮硕的白人,细细打量了他:“赎什么?”

    岑肆把单子放在桌上:“一颗蓝宝石。”

    当初他当掉的时候曾许诺,只要老板为他留着宝石,他定天价来取。

    老板开当铺多年,看人一向准。他把一个蒙了尘的盒子拿出来:“岑爷,已经不是当初的价了。”

    他认得岑肆,西西戈尔最出名富有的律师。

    岑肆打开盒子,检查里面的宝石,是他的那颗:“价格你开。”

    老板开出了九位数的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岑肆眼都没眨一下,留下了一张支票,带走了蓝宝石。他没有注意到苏江情,她偷偷看了他很久。

    过后,店里的员工问白人老板:“老板,您开这么高的价,不怕岑爷不买吗?”

    老板揣着支票,笑出了皱纹:“他肯定会买。”老板是过来人,看得透,“那颗石头可是岑爷的救命石头。”

    员工不太懂,但又好奇,毕竟是西西戈尔岑爷的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老板侃侃说起了往事:“当年岑爷就是用那颗蓝宝石当的钱逃到了西西戈尔,可以说没有那颗蓝宝石就不会有今天的岑爷。”

    想来,那颗蓝宝石是有故事的。

    员工十分感兴趣:“岑爷当年不是偷渡过来的流民吗?怎么会有那样一颗价值不菲的蓝宝石?”

    老板摸摸花白的胡须:“这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后来,岑肆把蓝宝石嵌在了尾戒里,苏江情认识他多年,从未见他取下过戒指。

    苏江情不经意望向庄园门口:“她来了。”

    岑肆懒懒地抽着烟。

    苏江情笑了笑:“商领领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果然回了头。

    苏江情知道了,蓝宝石的主人应该是谁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好困好困啊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167039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