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71:岑肆掉马,暗恋之心(七更)免费阅读

271:岑肆掉马,暗恋之心(七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商领领从来不相信巧合。

    方路明挑的地方真凑巧,清吧对面就是宝石娱乐的公司大楼。。。商领领喝了点酒,开不了车,在马路上等代驾,代驾在电话里再三道歉,说路上堵车,要再等会儿才到。

    让侯勇辉开口的报酬还没给岑肆。

    商领领穿过马路,走进了宝石娱乐的大楼。电梯口的前面设有人行闸机,没有职员证不能通行。

    商领领走到前台。

    负责行政接待的前台女职员起身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找岑肆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有预约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商领领是临时起意。

    没有预约自然不能放行,女职员礼貌地询问:“需要帮您预约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正要离开,有人叫住她。

    “商小姐。”

    是岑肆的秘书,邵峰。

    他从电梯口走过来:“我是岑爷的秘书。”他把要寄送的文件放在前台,转而问商领领,“您来见岑爷吗?”

    “找他有点事。”商领领想来探探口风。

    邵峰前面带路:“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邵峰目睹过几次岑爷因为商领领失态,虽从来不敢过问,但多少能揣测出一些。

    过了人行闸机,邵峰把人领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刚才接待了商领领的那位前台职员不禁发问:“她是谁啊?”

    邵秘书居然亲自带她去见岑总。

    旁边的同事也十分诧异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帝都关于岑肆的传闻有不少,大多讨论的是他的处事和手腕,风流韵事鲜少,虽然女伴不断,但他从来不脱尾戒,始终独身。

    电梯里。

    邵峰接了一通电话:“喂。”

    他朝商领领点了点头,略表歉意,然后背过身去听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应该是急事。

    邵峰说:“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他向商领领致歉:“不好意思商小姐,我这边有点急事,若您不介意的话,我让其他秘书带您过去见岑爷。”

    “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邵峰带商领领去了六楼,他叫了一位秘书助理过来,并嘱托她:“岑总在开周会,你带商小姐过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秘书助理的英文名叫Lily,她从工位上起身:“商小姐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Lily带商领领搭乘了同样大楼高层的专用电梯,直接去了顶楼。

    周会平常都在顶楼的大办公室里开。

    Lily先领着商领领去了休息区:“商小姐,您稍等一下,我进去叫岑总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坐下来等。

    Lily去了会议室,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她立马打到总经办询问:“Kiki,今天不是开周会吗,会议室怎么没有人?”

    Kiki说顶楼大会议室的投影仪坏了。

    Lily又去联系总裁办。

    那边,邵峰忙完,在十八楼的会议室外面看见了岑肆,后面跟着一众刚散会的高管,各个西装革履,兢兢切切。

    邵峰上前:“岑爷,商小姐呢?”

    岑肆停下:“谁?”

    “商领领小姐。”

    难得见岑肆反应迟钝,错愕了片刻:“她在哪?”

    没见着?

    邵峰眼皮开始跳了,立马联系了Lily,询问完,说:“商小姐在顶楼会议室。”

    眨眼功夫,岑肆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邵峰从来没见过老板这么慌忙的样子,赶紧跟上去,直觉不太妙。

    岑肆是跑过来的,西装外套的扣子被解开了,黑色衬衫下,胸口随着呼吸微微起伏。

    公司里的小姑娘们私下管岑肆叫吸血鬼,因为他的手段,也因为他的气质。

    他张着嘴,因为呼吸急,眸色和唇色比平时更红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Lily开始心慌:“刚刚还在……”

    桌上的咖啡几乎没动,人不在会议室外面。

    顶楼除了会议室和休息区,其他地方都是岑肆的私人区域。岑肆一路找过去,走到走廊尽头,脚步陡然停下,他卧房的门开着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:“商领领。”

    墙壁上有一副巨大的油画,商领领正仰着头在看画。

    画里穿着红裙子的女孩被蒙着眼睛、捆着手,坐在角落里。画里的少年偷偷地触碰女孩的裙摆,女孩的脚踝上戴着珍贵的宝石脚链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住处?”商领领没有回头,视线仍然在画上。

    岑肆没有回答,但答案显然易见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来,面对他:“抱歉,这幅画太有意思了,不小心擅闯了你的住处。”

    所以,要有锁门的习惯,尤其是有秘密的人,

    商领领问岑肆:“这幅画的作者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她已经猜到了不是吗?

    岑肆走进去,踩在颜色艳丽的红色地毯上,他卸下了攻击性,那张脸有着让人难以忽视的俊朗,像那张地毯,是最张扬的容色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画的。”

    果然那些细节都不是巧合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啊。”商领领收起眼底的笑意,“小绑架犯。”

    侯勇辉说,绑匪叫岑永青。

    那年商领领十四岁,被岑永青绑到维加兰卡,她被推进屋子里的时候,岑肆正在啃一块早就硬掉了的面包。

    岑永青是他的父亲,一个亡命之徒。

    “给我好好看着她。”他说完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像虎刺梅一样红的裙子。

    ——这是岑肆对商领领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 之后的半天,她缩在角落里,很安静,不哭也不闹。

    到了中午,岑肆去撕掉她嘴上的胶布,把那块没有吃完的硬面包塞到她嘴边,干巴巴地说:“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这是商领领对岑肆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不会低头、不会屈服,是个高傲的小公主。岑肆在红三角最贫困的伊园生活过,从来没见过这样高贵如天上星辰的人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求月票呀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173770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