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69:领领直播露脸,美瞎黑粉(五更)免费阅读

269:领领直播露脸,美瞎黑粉(五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商领领捡起来,是一颗棉花糖。她握在手里,笑了。。。

    景召出来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盖章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景召把册子给她。

    商领领翻开第一页,上面有两个孤儿院的公章,旁边还有一个小孩子的玩具章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有一只小狮子?”

    “我盖的。”

    蓝色的小狮子盖在大红色的公章旁边,有种反差的、格格不入的可爱。

    商领领很喜欢,抱着册子看了又看:“为什么给我盖小狮子?”

    景召说:“称赞你。”

    她眼睛亮亮的,很开心。她家景召哥哥现在不仅当爹,还要当老师了。

    车停在孤儿院外面,要走上一段路,今晚没有风,夜色很安静,景召牵着商领领走在不太平坦的小路上。

    “我不帮你干活,会怪我吗?”景召希望她通过自己拿到那两个章,希望她有所获有所得,希望她不枉此行内心安宁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都懂的。

    “景召,”她指天上,眼睛与月亮一样明亮美丽,“你看,月亮。”

    今天是农历十六,月亮好圆,像大大的、圆圆的玉盘。

    景召抓着她的手,让她握紧收回来:“不可以指月亮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他说:“会烂耳朵。”

    老一辈总说不可以指月亮,月亮公公会生气,会让小孩烂耳朵。

    商领领笑弯了腰:“这你都信,景召,你是三岁小孩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大人。”景召把她指月亮的手握在自己掌心里,“但你是小孩。”

    她是小孩。

    所以他更要如履如临,更要小心翼翼,要让她快乐,要让她无忧虑,要让她永远安稳轻松、永远赤诚明净。

    车已经开远了,月色悄悄铺了一地,素色流晖,像上好的锦缎。

    “小胖。”

    照顾起居的阿姨在里面喊:“小胖,快进来,要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小胖答应:“哦。”

    他一拐一拐地跑进屋,问阿姨:“那个姐姐还会来吗?”

    阿姨也摸不准:“会吧。”她笑问,“小胖很喜欢那个姐姐吗?”

    小胖甩开脸:“才没有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小孩声音闷闷地承认:“就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院长办公室里,电话刚挂掉,院长就猛地站起来。

    护工小李问:“怎么了院长?”

    院长满眼欣喜,情绪很激动:“有人要长期资助我们孤儿院。”

    国家拨下来的款项有限,院里很多残疾的小孩得不到好的救治,这笔捐款是雪中送炭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朝阳集团。”

    朝阳集团的名字取自景召和张扬。

    商领领回到家,往沙发上一趴,不愿动弹。

    景召去倒杯水过来:“累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身体很累,但心出奇地平静。

    景召给她捏捏胳膊,手法挺专业的。

    商领领有种骨头打开浑身放松的感觉,她翻了个身,平躺着,枕在景召腿上:“你怎么都不问?”

    从三龙岛回来,景召就没有过问什么,只是单纯地陪她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去见侯勇华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你可以和我说,也可以不和我说。”景召也猜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如果她是哭着说的,他倒宁愿她不说,他自然会有其他办法知道。

    商领领躺着往上蹭,伸手抱住景召的腰,把头埋在他腰上,是一种很依赖很放松的姿态。他给了她充分的缓冲和消化时间,她现在能很冷静地说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当年绑架案的主谋是商裕德,他让绑匪指定我妈妈去交赎金,是想让我妈妈死在维加兰卡。”她可以更大胆的猜测,“或者,连我一起。”

    和景召猜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可他没想到是爸爸去交了赎金。”商领领甚至怀疑,爸爸的死不是绑匪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侯勇华有没有保存证据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商裕德很狡猾。”

    所以她才生出那些以暴制暴、血债血偿的疯狂念头。

    “景召。”她抓紧景召的衣服,很无助,“我知道要守法,可是法律有时候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景召抱着她,手顺着她后背的脊骨轻轻抚摸:“我会帮你,我都会帮你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次日是周二,商领领回了华城上班,她有了一些计划,向馆长提出了辞职,馆长惜才,没有批,说以后会给她更多个人时间,不会给她安排遗体化妆的工作,但如果有难度大的特殊遗体修复希望她能来殡仪馆帮忙。

    商领领应下了。

    周四,她“抽空”上了个热搜,原因是她和景召去喝粥的照片被人发到网上了,她的脸不仅没有打码处理,还给了特写。

    有娱乐大V转发了,给她带了一波热度。热搜的位置不是很前面,但也不靠后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撤热搜?”景召看商领领的意思。

    撤热搜还要钱。

    有那个钱不如给小胖换个更好的义肢。商领领想了下:“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她自己都诧异,她居然也会有舍不得花钱撤热搜的一天。

    她不是艺人,景召也不是,曝光热度不会持续很久,但小范围的讨论度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【这是Ruby?还是新欢?】

    【又是这个网红,好烦】

    【有这颜值,Ruby直播为什么不露脸,我不李姐】

    【姐姐好美!】

    【天,配一脸!我小说男女主有脸了】

    【这应该不是Ruby吧?】

    【女朋友不露脸就是好,换了一个别人也不知道】

    【……】

    外界的评论有好有坏,网络上就是这样,永远会有一群跟他们毫不相干的大侠到处伸张正义。

    商领领当天晚上开了直播,她靠近双耳麦克风:“晚上好。”

    她没挡镜头。

    观看人数这时候还不算多,但弹幕刷得特别快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前方大型虐狗现场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174442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