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64:领领识破岑肆免费阅读

264:领领识破岑肆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周日的中午,商领领接了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。。。”

    那边自报家门:“岑肆。”

    景召在红柳巷,他上周给殡仪馆拍了纪录片,有一些后期要处理。

    下午,商领领独自坐船去了三龙岛。

    逼仄的出租屋里挤满了人,太阳照不进半地下室,屋里潮湿又昏暗,侯勇辉抱着头蜷缩在地上,四个男人围着他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他吐出一口血沫,痛得龇牙咧嘴:“别打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们置若罔闻,狠狠踹他的肚子。

    他死死抱住一人的腿:“别再打了宏哥,钱我一定还。”

    宏哥是三龙岛的混子,专门做放贷的。侯勇辉上两周陆陆续续借了好几笔,都砸赌场了。

    “你拿什么还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”侯勇辉搓搓手,一副继续讨钱的嘴脸,“你再借我一点,我最近开始转运了,一定能赢钱,等我赢了钱立马还你。”

    “还在做梦呢。”宏哥蹲下来,活动活动脖子,脖子上纹了头有角兽,兽头栩栩如生,他拍拍侯勇辉的脸,“醒醒。”

    侯勇辉手脚并用地爬起来,跪到宏哥脚边:“宏哥,你再给我点时间,我一定会还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给你很多时间了。”宏哥伸出手,捏了捏他的胳膊,“一只胳膊五十万,你选吧,留哪只?”

    侯勇辉猛地往后坐:“你们不能砍我的胳膊!”

    宏哥咧了咧嘴,回头抬抬下巴,示意兄弟们动手。

    男人们围上去。

    侯勇辉连连后退,胡乱地挥手反抗:“别过来!”

    他一把年纪,哪里是三个壮汉的对手,像一只鸡仔一样,被人拖拽过去,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宏哥从厨房拿来一把菜刀。

    侯勇辉被吓傻了,一动不动的,忘了挣扎。

    宏哥拿着菜刀,对着他的胳膊左右比划:“我手很快,就疼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宏哥不要,不要砍我的手!”

    窸窸窣窣,一阵水声。

    侯勇辉的裤裆被尿湿,淡*的液体淌到地上,晕开一团,宏哥哈哈大笑地骂了声孙子。

    这时,推被开门。

    屋里几双眼睛一齐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穿着淡紫色毛衣外套的商领领握着门把,扇动的睫毛像一对蝴蝶翅膀,她盯着菜刀,也不害怕,反而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像走错了森林的精灵。

    宏哥大发慈悲地挥了下手:“小姑娘,赶紧出去,我们办事呢。”

    她背着个毛茸茸的包,手指跟嫩葱似的,指着侯勇辉:“我找他。”

    侯勇辉一泡尿突然就卡住了,就见一双白色的运动鞋走到眼前,裤子不及脚踝,淡紫色的袜子边缘有个毛巾绣的狮子图案。

    “侯勇辉。”商领领弯着腰,打量鼻青眼肿的侯勇辉,“还认识我吗?”

    这张脸太漂亮,看过一般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侯勇辉不太敢认:“小小姐?”

    他当年离开商家的时候,商领领十四岁,如今脸张开了,很像她母亲。

    “要我帮你吗?”

    声音简直像天使。

    侯勇辉两眼放光,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,推开摁在他背上的手,他立马爬起来:“小小姐,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她当然不是天使。

    “救你可以,但你要听话。”

    侯勇辉想也不想,激动地说:“我听!我都听你的!”

    岑肆刚点着第二根烟,商领领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栋大楼是废弃的筒子楼,过道很窄,走廊里摆了很多杂物,生活垃圾扔到到处都是,有人会在走廊放炉子烧水,地上也是湿的。

    她脚步机械,有点魂不守舍。

    岑肆扔了烟,一脚踩过去,伸手拉住她。

    她被迫收回刚迈出去的脚,回过头,眼神木然。

    岑肆提醒:“桌子。”

    她差点撞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她有点空洞的瞳孔渐渐聚焦,反应过来后立马甩开岑肆的手:“你要多少报酬?”

    他神色恢复,没什么情绪:“想好了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抬脚离开。

    走到楼梯口,她陡然回眸,望着岑肆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睛:“岑是你的本姓?”

    岑肆并没有回答,侧着身,被身体挡住的那只手轻微地蜷了下手指。

    “这个姓挺不常见的。”商领领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岑肆收回目光,低头去看自己的尾戒。

    “岑爷。”

    宏哥过来,递上商领领刚刚留下的支票。

    岑肆把支票对折,握在手里,往楼下俯瞰一眼,随后跟了上去。没靠得太近,他始终隔着远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商领领拦了辆出租车,去了客运码头。她坐在售票处外面的椅子上,接了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岑肆藏在百米外的人群里,一言不发地抽烟。他换烟了,抽女士的。

    商领领之前跟他借过两次烟。

    一刻钟左右,一辆客运船靠岸,景召从船上下来,走到商领领面前。

    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抬头。

    景召来得匆忙,那把不经常离身的雨伞忘了带:“你应该让我陪你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上了船之后,才告诉景召她去了三龙岛,他最快也只能坐下一班船。

    “你有工作要忙。”

    “工作没有你要紧。”

    她扯了扯嘴,想笑又笑不出来:“我见到侯勇辉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景召坐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一阵分卷过去,她立马缩了缩脖子:“出来忘了穿外套,好冷啊。”

    景召脱下外套给她披上:“还冷吗?”

    “还冷。”

    他张开手抱紧她:“你可以和我说,也可以不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,她在难过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晚安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191858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