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62:吃药还是不吃药(二更)免费阅读

262:吃药还是不吃药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秦响的作息一向都很规律,但这晚她熬夜了。

    周自横早上没叫她,她起晚了,但还是没有请假,爬起来要去上班。。。

    周自横不准她去,不过拗不过她,只好顶着一张没睡饱的俊脸爬起来,送她去了馆里。

    她在守灵厅的门口遇到了同样迟到了的商领领。

    商领领手里抱着瓶牛奶,笑得很甜:“早啊。”

    “早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看了眼时间:“好像也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秦响笑,是不早了,已经快十点了。

    两人并排走着

    “吃面包吗?我一个人吃不完。”商领领拎着一袋子面包,景召给她买多了。

    秦响点了点头,商领领开心地分了她一半。

    商领领因为提前请了假,没有受到批评,但秦响没来得及请假,被火化间的主任说了。

    中午午休时候,秦响出去了一趟,开着电动车,去了离殡仪馆最近的一家药店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进去,快速走到货架后面,一个人闷头在里面找,好半天也没找到她要买的东西。

    店里有两位女店员,一位略年长,一位很年轻。

    年轻的女店员走过来,轻声询问:“需要帮忙吗?”

    秦响低声说:“我要买避孕药。”

    她并不是觉得丢人,只是脸皮薄,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女店员走到左边最外面的货架,拿了一盒药给她。

    付账的时候,她给的现金。

    女店员用不透明的袋子帮她把药装好,并温声叮嘱:“无保护夫妻生活后七十二小时内服用一片,如果没有出现不适的药物反应,隔了十二小时可以再服用一片。”

    秦响接过药盒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等秦响离开之后,另一位年长的女店员望了一眼门口,用紧皱的眉头表达她的不认同:“现在的女孩子真不自爱。”

    年轻店员的语气轻缓,是位很温柔的女子:“怎么不自爱了?”

    年长店员嘟嘟囔囔也没说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秦响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年轻的女店员笑着问她:“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秦响把药放下,指着货架上的红枣:“我可以用这个药换一包红枣吗?”

    红枣的价格还要低一点。

    女店员问她:“想好了吗?”

    她没有犹豫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秦响留下了药,带走了一包红枣。

    周六,景召难得休息。商领领加了半天班,下午和景召一起窝在家里,晚饭在陆女士那边吃。

    景河东菜炒到一半从厨房出来,看见老婆和儿媳妇在看电视,于是喊:“召宝。”

    景召在餐桌上工作,抬起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去帮我买瓶酱油。”

    景召把处理到一半的照片保存好,合上电脑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拿上雨伞,出门去买酱油。

    电视上在放一档亲子综艺,陆女士看得好生羡慕,她什么时候能抱上孙子啊,可是她不能表明她的羡慕,不想商领领有催生压力。

    商领领的手机响了,她起身去阳台接。

    天边**的晚霞从窗户洒进来,铺了一地灿灿的橘红。芳菲春季,陆女士养的花花草草长势都十分好,绿油油的叶子中间有几朵五颜六色的小花探出了头。

    景倩倩悠哉悠哉地摇尾巴,小裙子不合身,最近许是又胖了。

    电话是方路明打来的,语气挺激动:“领领,告诉你个大新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方路明也不知道振奋个什么劲儿:“何婉林被你爷爷强制送去了疗养院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把懒人沙发拉过来坐下,伸手去撸景倩倩:“理由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医生下了诊断,说何婉林患有精神疾病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听完也没吱声。

    方路明觉得她表现得过于淡定了:“惊不惊喜?意不意外?”

    商领领甜嗓平平淡淡的:“你在路上看到两只狗互咬会惊喜吗?会意外吗?”

    方路明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话虽然糙,但也是这么个意思。

    送人去疗养院是商裕德的惯用手段,当年杨姝去世,头七刚过,商裕德就想把商领领送去疗养院,理由是她有病。

    最后是杨康年假惺惺地闹了一场才作罢。

    方路明的电话刚挂断,商领领的手机又响了,这次是她没存过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领领,我是宝蓝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不小心没收住力道,景倩倩喵了声,表达不满,她这才松开手,轻轻揉了揉猫毛:“哪儿弄来的号码?”

    商宝蓝细声细气地回答:“我找人问的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懒得追问是谁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她支支吾吾了半晌:“我妈的事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刚听说。”

    “领领,”她口吻很诚恳,带着有求于人的诚惶诚恐,“你能不能帮我劝劝爷爷?”

    商领领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何婉林顶着商太太的头衔差点没膈应死人,这求助电话居然还打到她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问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商宝蓝沉默了很久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隔着电话商领领都知道,商宝蓝肯定又是一副眼泪盈盈的模样。商领领直接挂断,商宝蓝永远都在道歉,她早听腻了。随后她又拨了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商小姐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被夕阳晒得浑身惬意,懒洋洋地半躺着:“怎么样?她在疗养院还听话吗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男人告诉她:“不怎么听话。”

    何婉林被商裕德送走的原因当然不是精神疾病,是商裕德知道了她做试管的事。何婉林早几年就自己玩自己的,情人换了一个又一个,商裕德估计也是忍够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晚安呀,月票求一波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223823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