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60:景召哥哥,一起洗呀(二更)免费阅读

260:景召哥哥,一起洗呀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方路深瞥了眼,看到自家傻弟弟后直扶额,只好亮出证明:“警察。”

    景召拨开人群,走上前:“没事吧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头,八个男人鼻青脸肿、叫叫嚷嚷。

    另一头站着商领领和方路明,就人数来看,显得势单力薄。

    商领领文静地把头发勾到耳后,再把打人打皱了的包包藏到身后:“人都是方路明打的。”

    方路明:“……”狗打的。

    好好的一顿宵夜,因为方路明的一泡尿,搞进了警局。商领领今天第二次进警局了,着实点儿背。

    原本安静的警局因为多了一帮子人,顿时变得吵闹。

    方路明坐在他哥的办公桌前面,梗着脖子不服:“是他先尿我身上的。”他把脱了扔在地上的外套捡起来,扔他哥桌上,“不信你闻。”还有味儿呢。

    方路深架上眼镜,那副专克犯人的气场出来了:“还敢顶嘴。”

    方路明哼唧,顶嘴是不敢,他还是有点怕他哥的,别看他哥这人像模像样,其实肠子贼黑,阴得很。

    隔壁椅子坐着商领领。

    商领领也跟景召说:“是他先尿方路明身上的。”

    看吧,商领领也顶嘴了。

    商领领打架打热了,景召帮她拿着外套:“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方路明:“……”

    区别好大,这么一对比,方路深对他的兄弟情太他妈塑料了。

    景召叫了律师过来,尿尿男一看这个架势就怂了,酒也醒了,加上他的朋友认出了景召,也看出来了那位方Sir跟景召他们都是“一伙”的,深究下去肯定会吃亏,所以主动提出了私下调解。

    最终调解的结果是:该罚款的罚款,该赔医药费的赔医药费。

    调解书签完已经十一点多了,景召喝了酒,开不了车,代驾找不到停车的地方,景召先过去引路,商领领在门口等。

    方路明出来,外套随手扔在了门口的垃圾桶里,又掀起身上那件嗅了嗅,嫌弃得直皱眉,但他也不能裸奔啊,不然他哥肯定给他治个影响市容罪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掺和进来?”他说商领领。

    商领领扭头,看着他:“菜鸡。”

    方路明撩了一下衣摆,腹肌整整齐齐地码着:“你不帮忙我也打得赢好吗!”

    商领领一口甜嗓,但语气很杀:“我不帮忙你会被别人打成猪头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。”

    她一个眼神过去。

    方路明挠头,声调降下来:“总之,谢了。”

    加上高中那次,这是商领领第二次给他出头,他都记着。

    车灯在闪,商领领看到后上了车,和景召一起坐在后座,代驾是位稍微上了年纪的男士,他话很少,问了地址之后就没有再出声,车厢里很安静。

    “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景召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:“你有。”

    不是生气,景召语气严肃:“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,行动之前要先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不动手就先别动手,等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还是觉得他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我打人对吗?”她现在不想装乖,她就是一个喜欢动手的人,她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,“可上次你也打人了,当着我的面。”

    用雨伞打的。

    她没懂他的意思,景召解释:“像今天这种情况,男厕所的外面有监控,你没有关门,里面的情形都拍到了,如果在警局对方死咬着不放,结果会对你很不利。”

    因为是她单方面地殴打,对方也受了伤,调解不好可能会被起诉。

    “领领,我不是不喜欢你打人,我是希望你解决问题的时候,能选择最利于自己的方案。”景召尽量把语气放平缓,“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他看问题一针见血,总是为她考虑得多一些,然后平静理智地教她。

    商领领被说动了,乖乖点头: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摸摸她的头,表示他真的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“景召哥哥,”商领领一叫景召哥哥,性子就很软,她抱着他,猫似的用脑袋蹭他的手臂,“如果我以后犯了大错,你会怎么做?会不会生我的气?”

    景召把她揽入怀里:“会告诉你做错了,然后好好教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太早独自长大,她不是坏女孩,只是没人教她。

    景召觉得陈野渡说得也没错,他确实把商领领当女儿养了,她缺的他都想补给她,恋人的角色、父亲的角色、朋友的角色。

    到桐湘湾已经过了十二点了。

    “很晚了,快去洗漱吧。”卧室的浴室留给商领领,景召去外面。

    商领领拉住他:“刘希安说,你打球的时候好多姑娘给你送水。”

    他转过身来:“没有的事。”

    他是真没注意,他也不常去打球。

    “她还说你有一次喝了一个姑娘的水。”商领领笑,没生气。

    景召解释得很认真:“水放在了我位子上,我以为是方路深买的,过后我付了钱,100酬。”

    酬是丹苏的货币单位,100酬可以买一箱水了。

    商领领抱着景召的腰,仰着头,下巴贴在他胸口:“景召哥哥,要是我给你送水,你付我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不付钱。”

    她眼睛透亮,满含期待:“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景召想了下:“你名正言顺。”

    别人都没有资格,只有她,名正言顺,即便她缺席多年,那个位置景召也给她留着。

    她很喜欢这个回答,眼里的笑意比窗外的皎月还璀璨。

    “好了,快去洗漱。”

    她抱着不撒手:“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六点就要起来,已经很晚了,别闹我。”景召把她抱进了浴室,自己出去了。

    一旦陪她闹起来,他没有把握短时间内结束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商领领:爸爸

    景召:……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240248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