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53:脏脏文学,自横知道坐牢*(一更)免费阅读

253:脏脏文学,自横知道坐牢*(一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弹幕除了啊啊啊,全在刷景老师别走。

    商领领继续下一个流程:包扎。。。剪刀剪下胶带和纱布,声音被收进麦克风,单调的白噪音催人入眠。

    最后给洋娃娃穿好病号服。

    “好了,手术结束了。”商领领对听众说,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她下了直播,关上电脑,去客厅。

    景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笔记本电脑开着,搁在了腿上。

    商领领过去:“在干嘛?”

    “看你直播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凑上去看了看屏幕,正打开的页面是她直播的平台。

    登入名:Ruby9876

    她很诧异:“这个号原来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对这个名字有印象,她早期直播的时候人气不佳,这个号偶尔会评论。评论的内容倒没什么特别,口吻不太像经常冲浪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开始看我直播的?”

    景召说:“一开始。”

    那就有三四年了。

    商领领枕着自己的手趴到景召胸口:“你偷窥我啊。”

    算是吧。

    景召没否认:“你之前说,你是因为想学明悦兮才开始直播。”他把电脑放到一边,手扶在她腰上,“那现在呢?”

    他不想她被他左右,希望她做什么都能出于热爱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是想学人直播来着,但后来做着做着就感兴趣了。”商领领趴在景召身上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点在他胸口,“我喜欢做声音内容,不管是拟音还是ASMR,都很有趣。”

    那就好。

    景召说:“你的拟音很出色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抬起脸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算半个行内人。”他夸她,是出于对女朋友的偏爱,也出于半个行内人的鉴别水平,“你很优秀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小小骄傲了一下:“当然了,也不看看是谁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景召笑了下,摸摸她的头,以示夸赞。

    她趴在他身上,手够到电脑,拉动鼠标:“你的留言全部是催我睡觉的。”她歪着头看景召,笑得明艳,“景召哥哥,我们睡吧。”

    景召把她往上蹭的卫衣拉好:“睡哪?”

    她双手抬起,搂住景召的脖子:“我想睡笼子。”

    想玩笼子文学,也想玩脏脏文学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景召抱她去了放笼子的那个房间,将她放在床上后,他去洗漱了。在他洗漱期间,商领领去喷了点香水。

    他很快回来了,躺在她旁边,说了声晚安。

    她翻来覆去了十来分钟。

    “不困?”

    “嗯,一点儿也不困。”大好时光,商领领觉得不做点别的很浪费。

    景召翻了个身,面向她:“要我哄睡吗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开始念道:“在福坦福斯这片起伏的丘陵和开阔的草原上,狮群们割据一方,雄狮们守护着来之不易的领地,Molly和其他母狮因此能在相对的安宁中养育儿女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:“……”

    无语,看屋顶。

    “Molly一边照看着一岁大的幼崽,一边抓紧时间偷闲一下。”

    景召有一副是很适合做ASMR的好嗓子,声音压低时,能轻易安抚躁动。

    胸腔共鸣,他的心跳声平稳而有力。

    “大多数夜晚她要与姐妹们外出捕猎,为整个族群觅食,而头领Maude则负责保卫领土,为幼崽们的成长提供平安的环境……”

    商领领不知不觉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她唔了声,下意识地往景召怀里靠。

    他亲吻她的脸: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他又做梦了。

    “景召哥哥。”

    梦里,少女问他:“你有没有很喜欢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山川、河流、星辰、日出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买不到啊。”少女娇嗔道,“那我岂不是要送你一个世界?”

    景召从梦中醒来,睁开眼缓了缓,怀里的人动了动,他本能地收紧了手。

    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半睡不醒,迷迷糊糊:“嗯?”

    景召低声在她耳边说话:“你再问我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问我喜欢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眼皮撑不开,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:“你喜欢什么?”

    景召重新回答:“月亮。”

    今晚,窗外没有月亮,月亮在景召怀里。

    翌日是周一,上班日。

    景召开车送商领领去殡仪馆,在车库里碰到了周自横和秦响。

    商领领坐在车上打招呼:“早啊。”

    秦响回:“早。”

    “坐我的车吗?”

    秦响说:“不了。”

    周自横推着电动跟在秦响后面。

    商领领挥了挥手:“那馆里见。”

    景召看了一眼后视镜,和周自横在镜中短暂地对视了一眼,随后把车开了出去。

    商领领现在不用担心身份暴露,纯粹好奇:“秦响的男朋友真是陈野渡的双胞胎弟弟吗?”

    景召在等红绿灯:“应该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他们可能是同一个人,但这只是我的猜测。”太多巧合了,景召从不相信巧合。

    “秦响真的杀害了陈野渡的父亲吗?”商领领在殡仪馆听到过很多关于秦响杀人的传闻。

    “当年秦响自己认了罪,其他的就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叹气:“他们好虐啊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周自横骑电动把秦响送到了殡仪馆,他把车留下,打算自己坐公交回去。

    秦响很不放心他:“你可以在家看电视,不要乱跑,也不要出去打工。”

    这话周自横不爱听,太像母亲教育儿子。

    他超级不爽:“我又不是小孩。”算了,自己女朋友跟她计较什么,“去上班吧,晚上我再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秦响从包里掏出来几张纸币:“给。”

    周自横脸一垮: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给你花。”

    他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能拿女朋友的钱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当什么?你儿子还是你包养的小白脸?”他一把把钱抢过去,塞回秦响的口袋里,“要花钱我自己会赚,别操心我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要去赚钱,然后把赚来的钱都给秦响。

    他绝不会藏私房钱。

    他又想到什么,调头跑了回去。

    秦响还没走:“忘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忘了亲你。”他太高,双手撑着自己膝盖,弯下腰去,重重一口亲在秦响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边倒退走,边冲秦响挥手,笑得那么满足开朗。

    他和十八岁时一样,其实只是刚刚长大。秦响很喜欢十八岁的他,也很喜欢现在的他。

    等看不到秦响了,周自横才转回身去,好好走路。这时两个穿着殡仪馆员工*的男人从食堂走出来,他们从周自横身边路过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?一早就盯着手机。”男人戴眼镜,很年轻。

    同伴说:“我们部门那个外聘的秦师傅知道吧,我打算追她。”

    眼镜男听闻很诧异:“秦响?”

    周自横的脚步陡然停下。

    “嗯,就她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你口味这么重?我可听说她杀过人,杀的还是她养父,你还追她,不怕啊?”

    “那都是传闻。”

    眼镜男语气很笃定:“是真事儿,我听刘主任说了,就是因为她有杀人案底才转不了正的。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*来:“你说谁杀过人?”

    眼镜男回头: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周自横走过去,挡住路,眼神阴冷:“你刚刚说谁?”

    眼镜男呛声:“关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周自横其实能理解陈家为什么要关着他,他没有什么道德底线,控制不了愤怒,并且喜欢用暴力。

    他一脚踹到男人胸口,男人倒在一片电动车里来,想爬起来。

    他把脚踩上去,狠狠往下碾:“再说一遍,谁杀过人?”

    眼镜男被他的眼神吓住了,哆嗦着说:“秦……秦秦响,秦响杀过人。”

    眼镜男的同伴已经傻了,没见过这么暴躁凶狠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她。”周自横踩着男人蹲下,捡起一块石头,对准头就砸,“是老子我杀的。”

    一下一下砸下去,很快就见了血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二更十二点后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313022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