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51:自横秦响正式交往(一更)免费阅读

251:自横秦响正式交往(一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陈野渡有个很匪夷所思的猜想:“周自横是我,对吗?”

    秦响猛然抬头。

    他目光如炬,灼灼盯着她,将她脸上的惊慌无措全部收进眼底。。。

    她呆滞住了,后面的电动车打了喇叭,她都忘了躲。

    陈野渡用力拉了她一把,她失去重心,整个人往他怀里撞,额头刚好撞在他胸口,结结实实的一下,随后她听见头顶传来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秦响。”

    秦响抬头,目光跌进一双眼睛里:“自横?”

    周自横脾气不好,喜欢拧眉,也总是很凶。

    他每次看她的时候,瞳孔都很亮,像夏夜的萤火虫,像沙漠里的星辰,在漆黑里升起光,灼热温柔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毫无预兆地,他回来了。

    秦响抬起手,小心地抚过他的脸:“自横。”

    周自横答应:“嗯。”

    是他。

    他会低下头,用脸去贴她的掌心。

    秦响瞬间红了眼:“你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陈尚清把我带回去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在周自横的意识里,他被关了一个月。

    秦响张开双手,用力抱住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周自横一动不动,让她抱着,“担心我了?”

    她声音哽咽:“我以为要等很久。”

    周自横拍拍她的背,动作笨拙地哄:“你怕什么,我不会让你等那么久,不管用什么办法,我都会逃出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她抱着他,手勒得很紧,像是怕他跑掉。

    周自横单手绕过她的腰,稍微用点力箍紧,女孩子的腰身细细一截,很瘦,有点硌手,他心疼得慌。

    “秦响。”他让她抱了很久,“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秦响抬起脸,眼角的湿润还没干:“想吃什么?我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他忍不住用手指去摸她的眼睛:“香菜肉粥。”

    周末钟云端会在家,秦响带周自横去了501。

    501的冰箱是空的,秦响说:“我去楼下拿菜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。”

    她想到上次也是去了一趟楼下他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们一起去了二楼,周自横在门口等,秦响进去拿了肉和香菜,再和周自横一起回五楼。

    秦响让周自横先歇一会儿,自己去厨房做饭。

    屋里和他走时一样,但沙发上多了一床毯子,还有一件秦响的外套。桌上没有一点灰,秦响肯定经常过来,这个发现令周自横心情很好。

    手机*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周自横左右看了看,反应过来是自己口袋里的手机。他把手机拿出来,不是他之前买的那个二手老年机,是部看着就很贵的手机。

    厨房里开着水龙头,秦响听不见,*还在响,屏幕上的来电是陈知惠。

    周自横点了接听,把手机放到耳边。

    “野渡,你人在哪?”

    只听了一句,周自横挂掉手机,随后试探性地用手指按了一下指纹。

    下一秒,手机解锁了。

    这是陈野渡的手机。

    周自横皱起眉头,想不通为什么他能解开陈野渡的手机、为什么这个手机会在他身上。细想来,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,当时庸医解释说他有间歇性的失忆症。

    他把手机关机了。

    米下了锅,秦响在洗菜。

    周自横过来,站在厨房门口:“上次你说的话,还作数吗?”

    她回头: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说不用我去抢遗产,你可以不当阔太太,你说你听懂了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眼里像有两团熊熊的火,在烧着秦响,烧得她浑身发热,她赶忙别开视线,背对着他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点头是什么意思?”周自横语气很急,不依不饶地追问,“你要说清楚,你不说清楚我会搞混。”

    秦响把水龙头关掉,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跟我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周自横很直白果断:“是,我想当你男朋友。”他瞳孔亮得灼人,“你愿意不愿意?”

    秦响脸烧得很红,但不再躲他的视线:“愿意。”

    她说愿意呢。

    周自横咧了咧嘴,笑了,露出一口白牙,笑得很傻。

    比出狱还开心,比抢到遗产还开心,比得到全世界还开心,没有比这更让他开心的事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拉拉秦响的手,还晃了晃,表达高兴和满足的方式像个孩子,赤诚又直白:“那现在你是我女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秦响低下头,红着耳朵嗯了声。

    煮粥的水开始沸腾了,她手忙脚乱地去切菜,从后面能看见她泛红的耳尖。

    周自横盯着她耳朵看,然后盯她的脖子,盯她的腰,怎么都看不够,目光黏黏糊糊的。

    秦响很不自在,回头催他:“你去外面等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周自横从后面抱住她,把下巴压在她肩上。她移动,他也跟着移动,身体贴紧她后背不放,像一只大型的、黏人的动物,恨不得把自己挂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秦响把肉切碎了放进粥里,手刚抬起来,碰到了周自横的手臂。

    她挣脱开:“你这样我手放不开,你去外面等。”

    行吧。

    周自横去了客厅,打开电视,搜到上次没看完的电视剧。

    上次看到了第十七集,末尾男主刚碰到女主唇。

    他点开十八集。

    好烦,重复了五分钟才接上(其实有快进,但他坐牢太久不会用)。

    电视里终于亲上了。

    周自横从沙发上站起来,走到电视机跟前,睁大眼睛去看,这样能看得更仔细清楚一些。

    他看到男主张嘴含了,然后——

    妈的,镜头拉了远景,这破电视剧!

    周自横郁闷地坐回沙发,拿起遥控器,不会快进,但他会重新播放。

    再看一遍。

    好烦,又要重复五分钟。

    “粥好了。”秦响端了粥出来。

    电视里男女主在亲第三遍,周自横迅速关掉电视,然后坐直身体,目不斜视。

    秦响把粥碗放在茶几上,粥的上面洒了很多香菜。

    周自横说:“烫,晾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更烫。

    秦响想去给他倒杯牛奶,他却拉着她坐下了。她疑惑地回头,他正在盯着她的脸看。

    “我脸上有东西吗?”

    周自横手上使了点劲,拉她靠过去,他仰着脸,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像电视剧里那样,闭上眼,张开唇。

    然后呢?

    然后电视剧没放。

    然后秦响怯怯地舔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周自横在震惊中学到了新知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二更十二点后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329605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