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49:连本带息讨吻(一更)免费阅读

249:连本带息讨吻(一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景一打完架,又去寨子里溜了一圈,精力消耗得差不多了才回来。

    看见门没锁,他推开就进去:“小九——”

    小九爷坐在床上,一只手撑住身体,人往后仰,另一只手搂着姓商的。。。

    姓商的左脚落地,右脚压在床沿上。

    他们在接吻,姓商的在上面,如果接吻分主被动,就单看姿势而言,小九爷更像被动姿态,高度差营造出了一种……一种被临幸的暧昧感和氛围感。

    景一简直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景召被打断,拉商领领坐下,扶着她的腰,让她靠着自己。他抬头,神色变了:“不知道要敲门?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小九爷居然叫他滚?

    景一:“哦。”

    他耷拉着脑袋,出去了。

    商领领这才用力呼吸。

    景召低头靠过去,她用手抵了一下:“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她有点缺氧,张着嘴换气。

    “没够。”

    景召压着她的唇,一下一下地,吻得很浅,偶尔松开,给她时间缓缓。

    “你亲了好久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继续,缓的时间给够了,又像刚刚那样,吻得狠。

    他很久没有抱她、亲他,所以有点过火,弄出了痕迹。

    商领领睁开水汪汪的眼睛,以为结束了。

    景召去关门。

    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她含糊地应了声。

    他抓着她的手,放到自己腹上,继续吻她。

    “有伤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景召要把之前的都讨回来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景召的伤不算很重,身体底子也好,恢复得很快,他在维加兰卡调养了两周,跟商领领回国的那天是周末。

    下了飞机后,景召叫了辆车,直接回星悦豪庭。

    车上,景召忽然问起之前的事:“那天在三龙岛,你跟岑肆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乘坐了一天的交通工具,商领领有点累,靠着景召,眼睛半眯。

    “景召哥哥,你是在翻旧账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景召说,“我和岑肆没有打过交道,但他的事情我知道一点,他处事的手段很极端,我太不放心你跟他来往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来往,只是跟他做了笔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交易?”

    “我想撬开一个人的嘴,但我又不想脏了自己的手,就找了岑肆介入。”

    据说岑肆什么交易都做。

    景召略微皱了下眉:“以后这种事情,你找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握着他的手把玩:“不行,也不能脏了你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也有不脏手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她哦了声。

    但是她已经跟岑肆说好了。

    “能跟我说说吗?”景召不想商领领误会他在干涉她,尽量好语气,“你要撬开谁的嘴?”

    “商裕德以前的司机,侯勇辉。”这件事商领领还没有跟别人说过,“他在我被绑架的那个时间段里突然失踪,我怀疑这里面有隐情,当年我去侯枣庄就是为了找他。”

    但侯勇辉像是故意躲她。

    景召郑重嘱咐她:“你想做什么我会帮你,不要单独行动,有事一定要和我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到了星悦豪庭,景召直接把商领领送到了十九楼。

    “你先休息一下,等到了饭点,我让陆女士来喊你。”他没进屋。

    离午饭时间还有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你呢?”

    景召说:“我回帝都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抱着他不撒手:“你的伤还没好透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没事了,这几周压了很多工作,有些是提前预约的,没办法再拖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跟你去帝都,我帮你开车。”

    景召不想她太累,这些天她时差没倒过来,一直没怎么休息好。

    “我叫了代驾,不自己开车,在车上也是休息,你不用跟着去帝都,我晚上会回来住。”

    她仰着脸,笑吟吟地问:“还住我这儿吗?”

    景召反问:“让住吗?”

    “让。”

    景召点头:“嗯,住你这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说她下去跟陆女士打个招呼再休息。

    景召说不用,他下去打招呼,催她去补觉了。

    景河东来开的门。

    他露出很惊喜的表情:“老婆,召宝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在客厅看综艺的陆女士立马起身,想到什么,又坐回去,哼唧一声:“还知道回来,电话也没一个。”

    景召进屋。

    景倩倩喵喵喵几声,穿着公主裙跑过去,冲景召挥了一爪子。

    现在才回来,生气。

    陆女士往门口瞄了一眼:“领领呢?”

    “路上太折腾,我让她上楼休息了,等饭做好了再叫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和好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陆女士这下放宽心了,还不忘告诫景召:“和好了就好,以后别再气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。”

    陆女士盯着景召上下打量,瘦了点,但没看出其他不寻常。

    “你这次出国怎么这么久?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景召不提自己受伤的事:“没有,领领也过去了,在那边玩了几天。”

    陆女士半信半疑:“有事你要说,别憋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陆女士会信才怪,他就是答应得好听,永远只报喜不报忧。

    景召不留下吃饭,拿了把伞出门。

    在阳台晒太阳的景见也起身出门。

    陆女士问他:“你干嘛去?”大周末的。

    景见手往兜里一插,表情谁也不爱:“给我哥代驾,我刚接了他的单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二更十二点后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346554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