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48:当面表演一个亲亲(二更)免费阅读

248:当面表演一个亲亲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“我必须慎重,我比谁都希望你过得安稳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抬头,嘴角的笑忘了收:“那你现在明白了吗?我不可能忘得掉你,也不怕冒险。。。”

    景召点头,靠近一些,用额头碰一碰她的脸颊,这是他低头示好的姿态、是他认输的姿态。

    商领领很好哄,只要被爱,她就会毫无原则。她张开手,抱住景召:“我会尽量不绊住你,但你也要答应我,一定要惜命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景召笑自己,“我现在很怕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受伤。”

    他不说话,脸埋进她颈间,把呼吸放轻,想更靠近一点,想要更多一点。

    商领领往后缩:“很痒。”

    景召扶住她的腰:“忍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没什么章法地用唇碰她,纯粹想在她身上留下点什么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零八分。

    那个姓商的在屋里跟小九爷腻歪了两个小时零八分才出来,景一果断地在心里给姓商的打上黏人的标签。

    景召目前只能吃流食。

    商领领像模像样地炖起了汤,味道飘到了屋外。

    王匪还没回国,他进来,看了一眼凌乱的灶台,看了一眼焦黑的砂锅:“这个是给小九爷喝的?”

    不然呢?

    商领领关掉火。

    王匪生了一副凶相,总是面无表情:“最好还是别给他喝。”

    呵。

    仙女的事要你管!

    商领领用勺子尝了一口,眉头一皱,用毅力吞下去:“我炖给自己喝的。”

    好咸好咸啊,咸得商领领要吐舌头。

    “小九爷的性格像老九爷,太重情。”王匪语气听着平平,“重情很好,但太重情,会成为弱点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勺子一扔:“你在暗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在阐述事实。”王匪用阐述事实的口吻问,“你知道赵守月的名字是谁取的吗?”

    他自己回答:“小九爷取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出去。

    守月。

    多直白的偏爱,有耳朵的都听得出来,景召对商领领到了什么地步。

    赵十六是个人好吗!

    小九爷却用他的名字来写情书。

    王匪庆幸自己没有被小九爷改名为王守月。

    屋里,崇柏和景召在商讨一些事。

    “西西戈尔那边已经起疑了,那条线现在不能用。”

    景召说:“让线上的人先撤回来。”

    景一问:“那那批货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会重新安排人过去接应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她端着汤进来了。

    景召看了看她手里装汤的碗,是酒店送来的:“你不是炖了汤吗?”

    “太咸了。”

    景河东厨艺太好,商领领经常过去吃饭,以至于她自己的厨艺毫无长进。

    景召把笔记本电脑关上,放到桌子上:“没有关系,掺点水就行。”

    崇柏像块木头,淡定地杵着,耳听八方,眼观地面。

    景一到底年轻,沉不住气,盯着商领领,恨不得用眼睛戳出个洞。

    商领领当他们不存在:“我已经倒了,等我厨艺好了再给做。”

    她舀了一勺汤,吹了吹,喂给景召。

    景召喝了一口,把汤匙和碗接过去:“我们明天回去?”

    “你伤还没好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没有大碍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严肃:“不行,还要再养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工作呢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请好假了。”

    景召不再坚持,都随商领领的意思。

    景一郁闷,什么时候回去这件事他刚刚劝了半天,小九爷却让他嘴巴消停点。

    商领领坐在景召床上:“汤好喝吗?”

    “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我尝尝。”

    景召正打算用汤匙喂给她,她撑着床凑过去,在他唇上吮了一下。

    咕咚一声,景召手里的汤匙掉回了碗里。

    景一: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直……简直不知羞耻。

    景召尽量语气自然:“你们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崇柏不乱看不乱问,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景一还杵着,看看商领领,看看景召,表情极其复杂,别别扭扭:“你伤还没好,不能——”

    崇柏过来把他拽走了,并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总算走了。”商领领哼了哼,“他都快把我盯穿了。”

    瞎子都看得出来景一对商领领有意见。

    “回头我说他。”

    景召说得认真,不是开玩笑的口吻。

    屋外。

    景一气得不轻:“那个女的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崇柏不觉得,他是老实人:“怎么过分了?”

    “小九爷伤还没好,她就天天缠着小九爷。”景一的帝国话是跟王匪学的,“帝国有个词怎么说来着?”

    崇柏是自学:“狐狸精?”

    景一眼前又浮现出刚刚小九爷被人亲的样子:“对,就是狐狸精。”

    王匪吱声提醒了句:“说话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景一不服气:“女人就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崇柏挺理解景一的,景一年纪小,一直是小九爷带着他磨炼,虽然不是儿子,但也差不了多少,现在多出来个后妈,景一心里别扭也正常。

    王匪沉下脸:“景一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行了吧。”他冲到外面,随手指了两个人,“你,还有你,过来,跟我打一架。”

    保镖甲和保镖乙:“……”呵,他们是沙包吗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晚安呀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359489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