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47:景召坦白、表白(一更)免费阅读

247:景召坦白、表白(一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“今天是三月十八号。”她握着他的手,贴在自己脸上,轻轻蹭了蹭,“你要记住这个日子,我们和好了,以后的这一天是要过纪念日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景召嗯了声,记下日子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容易心软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假装生气,将他的手拿开:“那好,不原谅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原谅了,不能反悔,领领,”景召扶着她的脸,让她转过来看向自己,“你可以继续生气,但别不理我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早就不气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叫医生来。”

    医生就在外面侯着,是当地人,说当地话。

    他给景召做完检查,嘱咐了一些事情,屋里只有商领领听不懂。

    “他说什么?”她问景召。

    床头被升高了,景召坐着,脸色比前两天好了很多:“已经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某人哼了声。

    崇柏拉了拉某人:“你跟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事要跟小九爷说。”

    崇柏直接把景一拽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十分不爽:“你干嘛啊!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不满也别太明显,当心过后小九爷罚你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群人里头,王匪最心机寡言,崇柏最忠厚老实,景一最年轻气盛。

    年轻气盛的景一下巴都要扬上天:“我能有什么不满,又不是我找老婆。”他瞥了眼门口,信誓旦旦地说,“我以后才不找老婆。”

    女人只会影响他拔枪的速度。

    忠厚老实的崇柏一本正经地回了一句:“你可以找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景一脸上的表情犹如吃了苍蝇。

    窗外的天已经暗了。

    景召往左边挪了一些,腾出一半的床位:“领领,你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怕压到你的伤口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景召伤在左肩。

    商领领很小心地爬*,躺到他身边,床不算大,她手臂挨着他。

    “景召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商领领侧躺着看景召:“疼不疼啊?”

    “不疼。”他也侧躺,“谁接你来的?”

    “王匪。”

    “你困不困?”

    商领领这两天也没怎么睡,眼睛都熬出红血丝了。

    她摇头,不想睡,不知道为什么,有点舍不得睡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谈谈好吗?”

    她故意说:“谈情说爱吗?”

    景召身体还没恢复,说话的声音很低很低:“有些事要跟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你伤还没好,不能说太多话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嗯了声,枕着自己的手,把额头贴在景召胸口,像只乖巧的猫,安静地趴在他身边,听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景九祁,是Golden

    World的第三任头领,Golden

    World的创始人是个黑手党,早期集团内部存在很多灰色交易。我父亲接手之后开始整顿,不过由灰到白并不容易,为此他创建了一个特殊任务组,叫屠鹰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对Golden

    World的了解大部分来自网络,只知道Golden

    World明面上的一些业务,最主营的是安保。

    “后来集团做大,受到各方的压制,不得不跟当地政府合作,屠鹰开始接触一些军事运输和扫黑缉私的工作。因为有了通行证,Golden

    World发展很快,但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,屠鹰已经触碰到了红三角的*层面,合作方之间是相互制衡的关系,进去容易,要出来很难。”

    景召没有说得很细,不过商领领听得明白。

    Golden

    World的本部在维加兰卡,注定了不可能在*地区里独善其身。

    “你想过退出吗?”商领领问。

    “以前没有想过。”

    景召有自己想做的事,他和父亲有一样的信仰和愿景。

    商领领仰起头:“那现在呢?”

    “现在有了牵绊,做不到以前那样无所畏惧。”这些话,景召没有和任何人说过,“我犹豫过,也考虑过,可是我的身后不只我一个人,有一群人把生命交给了我,我退不了,也不能退,至少现在不能。”

    至少现在不能。

    这句话说出来就已经意味着,他动摇了,他已经不坚定了。

    “车祸之后,有将近半年我在米利亚治疗,之后去了丹苏,留学第一年的年末才想起以前的事,我偷偷去帝国找过你,但那个时候我父亲离世不久,集团很乱,有很多人想要我的命,我保证不了你的安全,所以不敢认你、不敢见你。后来局势稳定了,你不再经常哭了,我就想是不是等时间久了,你就能慢慢忘掉我。”他轻叹,“其实忘掉我也好,至少能平安,不用为了我担惊受怕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他:“这些你可以都跟我说,为什么要瞒着我?”

    “景叔也是Golden

    World出身,他从来不和陆女士说这些,是我想得简单了,我以为不告诉你你也可以像陆女士那样无忧无虑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陆女士那么豁达,你不说我会胡思乱想。”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,商领领问,“那照片呢?为什么那么早就偷偷来帝国看我?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?”

    景召想了一下,实话实说:“不知道什么时候,一开始只是对你好奇,对帝国的月亮好奇。”

    或许还有一些雏鸟情节,商领领是他懂得男女两性之后见过的第一个异性,他对女性所有的瞎想全部源自她。

    “我强迫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已经喜欢上我了吗?”这个很重要,她一定要问清楚。

    景召点头,承认:“嗯。”他要纠正一下,“那不是强迫,如果我不愿意,没有人能强迫我做任何事情,跟你外公更没有关系,我若要查他,根本不需要通过你。我两次跟你在一起,都是因为我向你认输了,打自己的脸,破自己的例,当初说不成家的是我,后来想娶你的也是我。”

    哦,原来他想娶她。

    商领领闷头偷笑,景召的声音响在头顶,低沉、郑重:“让你等这么久不是不够喜欢你,恰恰相反,领领,你对我很重要,重要到我不敢随便让你冒险,我必须慎重,我比谁都希望你过得安稳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二更十二点后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363584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