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46:景召苏醒,与领领重新交往(二更)免费阅读

246:景召苏醒,与领领重新交往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商领领在大厅的墙上挂了几幅摄影作品。

    方路明没有艺术细胞,只觉得那裱框上的宝石不同寻常,就伸手摸了摸。。。

    商领领立马一把推开:“别碰。”

    方路明小声吐槽:“又不是什么宝贝,不就是几张照片嘛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抓着袖子,仔细擦干净被方路明摸过的地方:“这是景召哥哥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景召这几年名气不小,不过人经常在国外。

    “你的景召哥哥怎么想的?你看他拍的照片,不是战争就是揭露犯罪,他不怕死吗?万一被人家报复——”

    商领领怒瞪他:“闭上你的乌鸦嘴。”

    略略略!

    方路明往后躲了几步,退到安全距离里:“我是说万一。”他说的都是实话,“万一你家景召哥哥在国外有个三长两短——”

    那你岂不是要守活寡。

    商领领看着照片,眼神里传递出一种近乎病态的依恋:“我会陪他。”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方路明摸摸鼻子,受到了震惊:“祖宗诶,别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没再搭理他,在蛋糕上插上蜡烛,点燃后许愿:希望和景召生同床死同穴。

    二楼的窗户开着,窗帘被风卷起来,地上映出一道人影,很久没有移动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晚饭吃了海鲜,天气炎热,景河东担心生活垃圾扔在楼道里会有味道,特地带着垃圾下楼。

    已经不喷水了的喷泉旁边站了个人。

    景河东提着垃圾走过去:“召宝?”

    景召转过身来:“景叔。”

    真是他,手里还夹着根烟。

    景河东知道他抽烟,但当面撞见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国的?”

    “昨天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也不知会一声。”景河东这几年慢慢适应了长辈这个身份,说话也有几分老父亲的口吻了,“你昨天就到了,怎么现在才回来?”

    因为看月亮去了。

    景召说:“有点事。”

    他把手里的烟摁掉,丢进景河东提下来的垃圾袋里。

    “你有心事?”景河东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几年,景召话越来越少,人越来越闷,性子越来越像当初的老九爷,太过内敛隐忍,有什么事都自己担,打碎了牙也自己咽。

    “景叔,您知道我父亲是怎么走上这条路的吗?”

    景河东放下手里的垃圾袋:“他没告诉过你?”

    景召嗯了声。

    景九祁从来不和景召提自己的过去。

    景河东想了想该怎么说,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,但很可悲,一句话就能概括完。

    “九爷以前是卧底,后来他的国家抛弃了他。”

    这是九爷的前半生。

    还有后半生。

    景河东眼睛热了:“然后九爷创建了‘屠鹰’,告诉整个红三角,什么叫正义。”

    九爷是很多人的神,包括景河东。

    “我很荣幸,姓了九爷的姓。”

    现在小九爷走了九爷的路,接手了“屠鹰”。

    只是这条路,是没有回头路的。

    “忘了问你了,”景河东抹了把眼睛,熊一样宽厚的后背稍微弓着,“吃晚饭了吗?”

    景召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景河东提起垃圾袋:“走吧,回家去,我给你做海鲜面。”

    景召这次在华城待了一周,一周后在维加兰卡转机,去了西西戈尔。

    崇柏也在西西戈尔,他敲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崇柏推门进去:“您找我。”

    景召把电脑合上,取下u盘,放在酒店房间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若有一天我死了,你就以景召的名义,每年上传两幅摄影作品。”

    崇柏不明白:“您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记住我的话,是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景召用了一年半的时间,扩充Golden

    World的版图,只有足够的资本才能拥有话语权。

    之后,Golden

    World和红三角周边几国政府签订了协议,维和部队的驻军会入驻红三角的腹地维加兰卡。

    他规划好了以后一生的路,不再有儿女情长。

    他经常去看商领领,她性格变了很多,搬出了别墅,不再经常哭,她当了遗体整容师,做了声音主播,交了新的朋友,还有了新的父母。

    这就够了,景召所求不多,只求商领领能平安地活着,哪怕一生平淡,哪怕年复一年后她会忘记他。

    但在他二十六岁的秋天、十月十三号、在殡仪馆,商领领又一次闯进了他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她严严实实地裹着防护服,对被她吓白了脸的女人说:“嘘,不是鬼哦,是仙女。”

    她长大了,学了乖,变成了仙女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“景召。”

    “景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景召听见了,商领领在叫他。

    他答应,像本能那样:“嗯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睁开眼睛,看见了商领领,光线有些刺眼,她的脸由模糊渐渐变得清晰。

    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“醒了吗?”商领领趴在他手边,眼睛红红的,“你已经睡了两天了。”

    景召抬起手,去挡她眼前刺目的阳光:“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坐起来,握住他的手:“梦见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让他难过了吗?

    他的枕头湿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三月十八号。”她握着他的手,贴在自己脸上,轻轻蹭了蹭,“你要记住这个日子,我们和好了,以后的这一天是要过纪念日的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哎,老九爷什么都好啊,就是看女人的眼光不行。

    晚安,求个月票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381176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