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45:景召接管GW,接管屠鹰组(一更)免费阅读

245:景召接管GW,接管屠鹰组(一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景召抵在墙上的右脚忽然无力,往后踉跄了一步,后背撞在了墙角上。

    他缓了很久,捡起掉在地上的烟,扔进垃圾桶里。。。

    他拨了一通电话回国。

    “召宝啊。”

    景召叫了一声:“景叔。”

    景河东愣了许久,不太确定地问:“你……想起来了?”

    一年半了,景召记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样了?安全吗?”

    景河东听崇柏说过一嘴,知道景召在华城认识了姑娘,但景河东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“安全,崇柏派了人帮你盯着。”

    安全就好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崇柏就来了丹苏。

    崇柏说,威尔已经掌控了Golden

    World,这一年半里他大开杀戒,在集团内部大换血,以前老九爷不让干的、不让碰的,他都干了、碰了,为了一己私欲毫无底线,维加兰卡现在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小九爷,我们都在等您回来。”

    景召说:“我要先回一趟帝国。”

    除夕的晚上,商领领一个人在华城过,一桌子的菜都是外卖,已经凉透了。

    地上有三个酒瓶子,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商领领坐在地毯上,抱着景召留下的相机,屋里只有她一个人,她在和相机说话。

    “景召哥哥。”

    空杯子倒在一旁,她趴在茶几上:“你在哪呀?我都找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医院的医生说你伤得很重,现在都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景召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湿了的眼睫毛慢慢垂下,她闭上眼睛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景召下楼梯,轻声靠近,他蹲下,把她抱起来,放到沙发上。她没有醒,手里仍抱着相机,酒也不知道怎么喝的,把衣领都弄湿了。

    景召抽了几张纸,垫到她衣领里,然后坐下来,借着灯光细细看她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屋外有人家放烟火,景召起身,手却被拉住了。

    商领领没有醒,在梦呓:“景召哥哥。”

    景召本能地答应了: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睁开眼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景召坐到沙发上:“嗯,是我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以为是幻觉,眨了好几次眼,坐起来,伸手去摸他的眉眼。

    “我很久都没梦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当成梦了。

    景召握住她的手,放在自己腰上: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她张嘴,要说话。

    景召低头吻住她,不知道她何时会清醒,所以省掉了过度,用舌尖尝她唇齿间的酒。

    一开始她还回应,慢慢地,她搭在他腰上的手滑了下去,她醉得狠,又睡了。

    景召找来毯子,盖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零点的钟声响。

    景召俯身亲吻商领领的手背:“好好活着,不要生病,不要受伤。”

    他回了星悦豪庭,但没有上去。

    景河东接到电话后,一个人下了楼,东张西望地一路寻过去,在小区外面的大叶黄杨旁边找到景召。

    “小九爷。”

    因为是在华城,景召依照假身份,就叫了句:“爸。”

    担不起担不起。

    景河东连连摆手:“你还是叫我叔吧。”

    叫叔还过得去。

    景河东是景九祁“捡”回来的,两人以兄弟相称,景召叫声叔他还是担得起的。

    “我的事情别告诉陆女士。”景召过来就是说这个事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不会说的。”告诉她也没用,还不如让她无忧无虑。

    别说景召的事了,景河东结婚这么多年,自己以前跟着景九祁闯南走北的事都没告诉过陆女士。

    “我会安排保镖过来,妈和景见这里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景河东明白景召的顾虑:“你不用担心我们,想做什么你就去做。”

    他相信老九爷,老九爷教出来的儿子,将来也一定会成为闻名维加兰卡的一代枭雄。

    景召看了一眼八栋:“我走了,短时间可能不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景河东嘱咐他:“万事小心。”

    他点头,走了几步,回头:“景叔,谢谢您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景河东红着眼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景召回了维加兰卡,做的第一件事是发布摄影作品。

    “小九爷,您这是?”

    崇柏搞不懂。

    虽然小九爷的身份资料老九爷从来没有对外公布过,但这么高调总归不妥,万一让敌人察觉到蛛丝马迹,会很不利。

    景召没做解释,摸了摸手表的表盘:“如果拿了奖,消息应该会传回帝国吧。”

    不出意料,景召拿了摄影大奖,一时间名声大噪。

    他以前当战地摄影师的时候从来不署名,但这次署了名,他在向商领领传达他的消息——

    一切安好,勿念。

    之后,景召让赵守月去了帝国。

    他用了四年时间,给Golden

    World重新换天,威尔死在了狄龙手里,狄龙的罂粟地被景召烧了。

    伽森家族内斗又起,肖恩自顾不暇,短时间内掀不起风浪。

    这四年里景召很少回国,若是回去也总会选在晚上,威尔没有下台之前,为了不暴露景河东一家,他甚至很少联系他们,但每年的农历七月半他都会回帝国,去看帝国的月亮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二更马上来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381237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