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44:给领领守身如玉的召宝(二更)免费阅读

244:给领领守身如玉的召宝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“景召,我是妈妈呀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景见双目睁大。。。

    陆女士一个眼神过去,警告他不准露馅,然后又可劲给景河东使眼色。

    景河东接戏很快:“我是你爸,景河东。”他好心虚啊。

    陆女士踩了景见一脚。

    景见只能当场认哥了:“我是你弟,景见。”

    景召不言,眉头紧蹙,似乎在思考。

    陆女士已经进入了角色,拉了椅子坐下,十分慈爱地凝视着新捡来的“儿子”。

    “想不起来就不想了,咱就顺其自然。”

    摘呼吸机的第二天,来了位探病的客人。

    “景召哥哥。”

    是女孩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景召转头,眼睛上缠着绷带,他看不见人,寻着声音问:“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女孩没有回答,走了。

    景召下意识拔掉针头,鞋也没穿,追到了门口,他陡然停下来,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他失去记忆之后,脑子里是空的,脚下似乎也总踩不到实处,但刚刚那个声音让他觉得踏实。

    那天之后,他总做梦,梦里有个女孩子在哭。

    一周后,他的视力只恢复了三成,陆女士和景河东给他转了院,去了医疗水平更高的米利亚,接受了第二次手术。

    手术很成功,景召眼睛已经恢复了,后续治疗都在米利亚。景召在病床上躺了太久,腿也受了伤,需要复健。景见要上课,没有过来,陆女士夫妻都留在了米利亚,亲力亲为地照顾景召。

    景召心里很空,很不安,很长一段时间里整夜整夜地失眠。

    陆女士起来,看见灯还亮着。

    “睡不着?”

    景召嗯了声,坐在床上,看着窗户外面:“妈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他又不说话。

    陆女士很担心他,他身体恢复得挺好,但精神状态一直不太好:“怎么了,召宝?”

    陆女士总是叫景召召宝。

    景召没有怀疑过,如果不是亲生的母亲,怎么会这样掏心掏肺地待他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?”他总觉得惴惴不安,一闭上眼睛,总能听到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陆女士也回答不了他:“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?”

    景召摇头。

    陆女士安慰:“没什么重要的事,最重要的是你的身体,只要你人没事,其他就都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景召前前后后养了四个月,身体慢慢恢复了。陆女士说他之前一直被养在亲戚家里,大学才接来华城。

    他是摄影专业,大二。

    景河东说反正已经不记得同学了,问他要不要去国外留学,景河东主张去丹苏,说已经联系好了学校。就这样,他年初去了丹苏,在丹苏认识了同样来自帝国的留学生,陈野渡和方路深。

    那一年怎么过的,景召印象不深,陈野渡和方路深总说他像失了魂,除了摄影,其他时候都在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年末,学校有舞会。

    恩师的女儿安妮穿着礼服,第一个邀请景召跳舞。

    “景,可以请你跳支舞吗?”

    景召婉拒: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安妮没有纠缠,与他喝了一杯酒便自己跳舞去了。

    安妮对景召的想法很明显,很多人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她喜欢你。”陈野渡说。

    景召没接话,坐在吧台喝酒。

    陈野渡比景召活得更不像人,更行尸走肉,提不起劲似的,懒懒地问了句:“不喜欢她啊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景召在留学生的圈子里很出名,他摄影天赋高,来丹苏没多久名声就传出去了,加之有副出色的皮囊,桃花从来就没有断过,各种皮肤、各种国家、燕瘦环肥什么样的都有,但景召没让任何一个近过身,对谁都保持着社交距离,极度的洁身自好。

    方路深私下跟陈野渡谈过,说景召可能是在给谁守身如玉。

    陈野渡挺好奇:“你喜欢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景召脑子有个模糊的轮廓一闪而过,但任他怎么想,也想不起来那张一直出现在梦里的脸。上个月他给自己找了个心理医生。

    景召只喝酒,没回答陈野渡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一直戴着这块手表?”

    景召从来没换过手表。

    当初在医院,手术完*把手表给了他,他试探过家里人,并不是他们送的,那块手表让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说不上来,总之比安眠药管用。

    “很重要的人送的?”

    景召说:“也许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?”

    景召放下酒杯,起身:“我出去抽根烟。”

    他在米利亚养伤的时候,有段时间失眠很严重,就是那时学会了抽烟,但他瘾不大,他一向懂得克制。

    他倚在酒吧的墙边,点了一根烟。

    年尾了,米利亚已经下了好几天的大雪,扫雪的工人刚把积雪铲掉,地面又覆上了一层白,街上有盏路灯被冰雪压坏了。

    修路灯的工人登上了梯子,在换路灯。

    景召低着头,吐出烟雾,有位女士走过来,邀请他一起喝酒,他摇头拒绝,女士不舍地离开。

    路灯突然亮起来,景召抬头,脑子里突然撞进来一个画面,猝不及防地、来势汹汹地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,侯枣庄怎么走?”

    他手里的烟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坏人,我来自帝国,是被绑架到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帝国的月亮很美,你以后要不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我叫商领领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看到了吧?那你是不是要负个责呀?”

    “景召哥哥,我在华城有一个很大的房子,你要不要到我家玩?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很难过,你能不能说一句好听的哄哄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说,我们领领最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景召哥哥,你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逃走,不要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留下来,和我结婚,和我生小孩,我会对你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景召抵在墙上的右脚忽然无力,往后踉跄了一步,后背撞在了墙角上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晚安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397676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