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42:全力以赴奔向领领(二更)免费阅读

242:全力以赴奔向领领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景召知道商领领跟踪他。

    他故意走得很慢。。。

    更衣室停电那次,商领领把他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嘘。”黑暗里她威胁他,“不许说话。”

    他听出了她的声音,于是没有反抗,若不是不想反抗,谁又能占得到他半点便宜。

    她坐在他身上,咬他的唇,把他弄得失了魂就跑了,就没见过她这样的。

    她没有做完的后续,他自己在那晚的梦里做完了,像个*一样,吻她、脱她的衣服、弄哭她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商领领给何莹莹寄刀片包裹景召也知道,起因是何莹莹给他送了一封情书。

    主教楼外,何莹莹和室友一起回宿舍,说起了包裹的事。

    “谁啊,这么*?”

    包裹何莹莹没有丢:“不知道,估计是哪个暗恋景召的女的,你陪我去一趟警局吧。”

    室友问:“你要报警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报警,不然谁知道下次会寄什么?”

    何莹莹的话刚落地,后面有人接了腔:“东西是我寄的。”

    何莹莹回头,看见了景召。

    “你寄的?”她不信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写情书惹我女朋友不高兴,我想哄她高兴,就给你寄了恐吓包裹。”景召撒了谎,但眼皮都没有眨一下,“你可以报警,我会配合调查。”

    何莹莹没有报警,也没有再给景召写过情书。

    商领领也不知道,都是景召在给她善后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景召推开井屋门的那一刻,整个人呆住了,浑身光裸的商领领以前只在他梦里出现过。

    他把门重重关上,脸上迅速烧起来。

    过后他才知道,商领领借着躲雨,就这么堂而皇之地闯进了他的生活圈。

    洪奶奶一生孤苦,没有儿孙,很喜欢她,还留了她吃饭。饭后,她故意戳破洗澡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你都看到了吧?那你是不是要负个责呀?”

    商领领不知道,他其实很想点头。

    但是他忍住了。

    她走了,他在卧室里听见了汽车开远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景召哥哥。”

    是隔壁邻居家的小孩,小鹏。

    他总有做不出来的题:“这题我不会,景召哥哥你教我。”

    景召在看窗外。

    “景召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景召哥哥!”

    景召忽然起身,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景召哥哥你去哪呀?”

    旺财也跟着他往外跑,边跑边吠。

    车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商领领下来:“你出来追我,是改变主意了吗?”

    景召一时被问住了,其实不知道自己怎么追出来了。他缓了缓神,把她之前赠与他当指路谢礼的宝石脚链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还你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随身带着。

    她不开心了:“我已经送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把脚链放在车盖上:“这是女孩子戴的,我用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汪!”

    “汪!”

    车已经开走了,景召还站在小路上。

    汪财冲着回景家村的路叫唤,仿佛在催他。

    他问旺财:“我是不是要负个责?”夏夜的晚风很燥,吹得人发热,他自言自语,“我都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旺财:“汪!”

    可是景召负不起责,他连自己的生命安全都保证不了,他拿什么负责别人的后半生。

    回到洪奶奶家,小鹏问他:“景召哥哥,你是不是去追小商姐姐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去追小商姐姐?”

    景召说了实话:“因为腿不听话。”

    小鹏露出了很迷惑的表情。

    商领领走的时候问景召要不要去她家玩,景召拒绝了,说不熟,后来她频频出现在他的生活里。

    她的口头禅变成了邀请他去她家玩。

    “景召哥哥,我在华城有一个很大的房子,你要不要到我家玩?”

    可是崇柏说:“小九爷,你一个人在帝国不安全,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景召回答崇柏:“我要查我父亲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后来,

    “景召哥哥,你要不要去我家玩?我家里有很多很多相机,你到我家玩的话,我可以全部都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柴秋说:“小九爷,九爷的尸体已经打捞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查,谁做的。”

    后来,

    “景召哥哥,明天周末,你要不要去我家玩?我家有很多大师的摄影作品,你喜欢的话,都可以送给你。”商领领的蛊惑像是一种咒,“你要不要去我家?”

    王匪说:“小九爷,集团大乱,威尔要铲除异己。”

    后来,

    商领领送景召车:“我家里有很多,等你去我家了,随便你挑,都可以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崇柏说:“柴秋和王匪会查清楚,小九爷,您快回来吧,威尔已经在调查您了。”

    后来,

    商领领说:“我们现在是不是已经熟了?你什么时候去我家?”

    崇柏催他:“小九爷,回来吧,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他还在拖,一直在拖。

    后来,

    商领领耐心用完了,登堂入室,问他喜不喜欢狮子。

    “景召哥哥,你要不要去我家?”这是她的最后通牒,“我只等你一周。”

    就是这时候,景家村的电话打给了景召:“景召,你赶紧回来,你奶奶病倒了。”

    崇柏那里有了新消息:“九爷去世前最后一个联系人是杨康年。”

    杨康年是商领领的外公。

    景召终于有了留下来的借口。

    “景召哥哥。”她来医院,问他,“需要帮助吗?”

    景召知道,她的帮助是需要他付出“代价”的,比如对她妥协。

    他点头:“要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他跟商领领回了家,对她妥协了,也对自己妥协了,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放纵自己。身边所有人都说,小九爷,不可以,你不可以留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毅然决然地走向了商领领,违背了所有人,商领领不会知道,他怎么样挣扎、怎么样说服自己、怎么样战战兢兢地待在她身边,防着四面八方的每一个人,每一个人都可能伤害她。

    因为他生来就踩在刀尖上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这一章和之前领领追景召都是对应得上的,但这边是景召视角。另外,周活跃和盟主别忘了领抱枕哈,好多人还没来领,活动有时效的。

    这段感情,景召真的全力以赴了。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413478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