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41:维加兰卡一代枭雄(一更)免费阅读

241:维加兰卡一代枭雄(一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商领领说的没错,帝国的月亮确实很美。

    景召凌晨才抵达维加兰卡,刚出机场,迎面开过来四辆车,把他围住。。。

    车上下来一个人,景召并不认识:“就是你,景九祁的儿子?”

    是冲着景九祁来的。

    景九祁和周边几国政府合作,让Golden

    World短时间内迅速壮大,代价是动了太多蛋糕,得罪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“小九爷,”明腾挡到前面,“退后。”

    景九祁带人赶到的时候,明腾已经倒下了。

    景召一身血,但没伤在要处,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无能,还远远不够强大。

    “父亲,是我太自负了。”

    景九祁没说什么,他不会责怪,这是景召早晚会经历的,他要成长,也必须成长,他得强大,必须强大。

    明腾的尸体被送回了帝国。

    景召回了古寨沙,坐在高坡上,抬头看着天。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

    有小孩爬上来,古寨沙的水土不养人,小孩的脸都是黑黝黝的:“哥哥,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月亮。”

    “月亮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明腾也问过景召,月亮有什么好看的。

    他仰着头,才十几岁,眼底就有了沧桑:“月亮很好看,只是维加兰卡的月亮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帝国的月亮很好,帝国也很好,那里不会有飞来横祸,那里很安全。

    小孩听不懂。

    三天后,景召去了一趟西西戈尔,西西戈尔离维加兰卡不远,西西戈尔是石油城市,那里很繁华。

    他走进一家钟表店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店主上了年纪,头发花白:“你好先生,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?”

    景召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白手帕,手帕里面包着一颗红宝石:“这颗宝石可以用在手表机芯里吗?”

    店主戴上眼镜,用放大镜鉴定红宝石:“可以的先生,但这块红宝石很稀有,用来当机械手表的机芯不免可惜。”

    景召留下了红宝石,说一周后过来取手表。

    他只出去了一天,再回古寨沙,那里已经尸横遍野。昨夜说月亮不好看的那个小孩死在了他看月亮的那个高坡上。

    景九祁也来晚了。

    景召问他:“谁干的?”

    “狄龙。”

    狄龙的大哥死了,维加兰卡作为红三角的腹地,重新洗牌,狄龙看上了古寨沙东边的那块罂粟地。

    死在高坡上的小孩叫阿罕和,他的父母是那块地上的种花人。

    景召给阿罕和的尸体拍了一张照片,那时候他还不懂摄影技巧。

    那张照片登上了维加兰卡的时报,一时轰动国际。景召也开始了长达两年的战地摄影师生涯,但他的照片从来不署名。

    两年后,他带着相机回了维加兰卡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想去维和部队。”

    景九祁从来不干涉他的决定,相反,会为他铺路:“想好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景召在维和部队待了两年。

    这四年里,他每年都会休三次短假,每次都会去帝国看月亮。很多人问过他,怎么那么喜欢月亮,他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后来帕琪有次问他,有没有心仪的姑娘,他点了头,说在帝国。

    她长高了很多,亭亭玉立,张扬漂亮。

    景召压低帽子,坐到她座位后面。她戴着*,正在看窗外。

    六月的太阳很毒。

    公交车师傅突然刹车,由于惯性,商领领身体往前倾,兜里的手机挣脱*线,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景召的反应速度是练出来的,本能地伸手,接住了手机。

    商领领回头。

    他立马低头,将手机奉还:“你的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把*线重新插好。

    公交车拐了弯,太阳从左侧的车窗满满地照进来,很刺眼,商领领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景召往里面坐了一些,挡住窗外的太阳,他陪她坐了四站路。

    景召这次只在帝国待了半天,因为收到了景九祁负伤的消息。

    景九祁裸着上身,胸前缠着绷带:“谁把你叫回来的?”

    柴秋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景召问,“伤得重吗?”

    他和景九祁相处越来越不像父子,倒像朋友。

    “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景召看了看景九祁的伤势,确认他是真的死不了。

    “见到她了?”景九祁知道他去帝国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景九祁从来没有开口问过商领领的事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你母亲怎么逃走的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。”景召记事早,小时候的事情都记得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她是因为你才逃出去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吗?”

    景九祁正值壮年,一个男人最好的年纪,一身血性,他有足够张狂的资本:“没有我点头,她怎么可能出得了维加兰卡,是我放她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放她走?”

    景召了解景九祁,如果不是动了情,他不会碰任何女人。但若动了情,又为什么要放手。

    “跟着我,她不一定能活到今天。”

    维加兰卡的九爷,令人闻风丧胆的一代枭雄,提起那个女人时,脸上竟有失意。

    景召觉得景九祁什么都好,就是看女人的眼光不行,那个女人还以为景九祁是绑架犯、*犯。

    真是愚蠢。

    她那么愚蠢,但却有一个本事,让景九祁爱而不得了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吧?”景九祁很少在景召面前提Golden

    World的那些隐秘任务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成年了,该想以后的路了。”景九祁是在提醒他,鱼和熊掌不可兼得。

    景召想了一晚上,他以后的路。他见过帝国的月亮,很美。

    但他还见过战场上的残肢断臂,见过战后的人间疾苦,见过饿死在街头的小孩,见过为了争抢食物而自相残杀的流民,见过发战争财的*在欢场上纵情,见过无数百骨堆砌的乱葬坟头,见过军火商,见过走私犯,见过为了活命不得不用身体藏毒的古寨沙原住民。

    他生在了维加兰卡,他的父亲是Golden

    World的最高统领,他享受了父亲的庇护,他没有选择权。

    他更没有资格,拉商领领下火海。

    半年后。

    崇柏致电身在鞑也的景召:“小九爷,九爷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景九祁是在帝国失踪的,失踪不到一个月,Golden

    World开始重新洗牌,各方势力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景召换了个身份,悄无声息地回了帝国,再见到商领领,是在河源镇。

    她站在路灯下面,仰头问:“小哥哥,侯枣庄怎么走?”

    这一眼,仿如隔世。

    景召知道,过去四年她雇人去维加兰卡找过他。

    他没有和她相认,只为她指路:“前面路口左转,直走到下一个路口,再左转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二更十二点后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417708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