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40:爱上摄影也是因为领领(二更)免费阅读

240:爱上摄影也是因为领领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景九祁以为景召是去见陆家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景召说:“不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有了自保能力,要去哪里景九祁不会过多干涉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关着你,很恨我吧?”

    景召的性子到底像了景九祁,年纪轻轻却沉稳寡言:“不恨。”

    是真不恨。

    景九祁很忙,给不了父爱,但给了景召一身在任何环境里都能存活下去的本事。

    十二月份,景召去了帝国。当时,帝都在下雪。

    便利店门前有个女孩在堆雪人,堆得十分漂亮,她拿吃剩的热狗棒做雪人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旁边草丛里钻出来一只野猫,是只瘦成了皮包骨的橘猫。

    大概是太饿了,橘猫伸出爪子,去抓雪人的热狗棒鼻子:“喵。”

    堆雪人的女孩一脚踹在了橘猫的肚子上,她没留力,狠狠的一脚。

    橘猫被踹翻,摔在地上很久才爬起来,低声叫了两句,躲回了旁边的草丛里,瘦弱的身子缩着,在发抖。

    女孩堆完雪人,掸掸衣服上的雪,走进便利店里,去喊打游戏的男友来看她堆的雪人。

    这条路是商领领放学回帝律公馆的必经路。

    她撑着一把黑伞,走过去,一脚踹了雪人,用力踩了几脚,把雪人的头踩得稀巴烂,然后把雪人的“鼻子”抠下来,扔进了草丛里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她面无表情地继续往前走,身上穿着红色的斗篷外套,帽子戴着,帽子上有两个毛茸茸的球,靴子上也镶了一圈白色的毛绒,看着软乎乎的,她背着黑色的书包,书包上印着一只大大的狮子,钥匙扣上也挂着金属的狮子,还有一串红宝石,走起路来叮叮当当。

    女孩带男友出来了,见雪人碎成了渣渣,气得原地跺脚,大声质问是谁是谁是谁!

    蠢货。

    商领领无声地扯了扯嘴角,走到前面一颗银杏树下,她把书包取下来,垫在树下的椅子上,她坐在书包上,饶有兴趣地看女孩发燥,女孩的男朋友嫌她丢人,让她小声点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吃了热狗棒的野猫在商领领脚下叫唤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因为雪人被人弄坏了,性急的女孩在发脾气,男友不哄,两人就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商领领坐在被雪染白的梧桐树下,静静地看他们吵架。

    女孩叫陶冉宁,是商领领的同班同学,昨天陶冉宁在厕所里跟闺蜜说商领领没爹没妈没教养。

    这个点,路上很多放学的学生,街的对面,两个女孩结伴同行。

    高高瘦瘦的那个女孩问同伴:“你看见了没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商领领把陶冉宁的雪人踹坏了。”

    同伴很怕商领领,没接腔。

    “心眼真坏,人家的雪人又没碍着她。”女孩语气嫌恶得不得了,“怪不得别人都说她遗传了她爸的精神病,她看着就像有病。”

    高高瘦瘦的这个女孩叫邹秀,同伴叫齐双双,和陶冉宁都是一个班的。她们其实也看到陶冉宁踹猫了,但那不重要,不足以成为他们想讨论的话题。

    邹秀口吻很不屑一顾:“既然有病,干嘛不去治——”

    一个雪球从后面砸过来,砸进了邹秀脖子里。

    她回头,怒喊:“方路明!”

    方路明扛着一本书也没装的书包,手里还惦着个雪球,表情要多欠有多欠:“长舌妇,略略略。”

    他瞄准,雪球砸出去,正中邹秀脑袋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邹秀抓了一把雪追上去了。

    齐双双还愣在原地,在她的左手边,有个少年,侧脸让她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少年听见声音回了头,是景召。

    照相馆门口的老先生刚刚按了快门,被景召撞见,笑了笑:“要看看照片吗?”

    景召点头。

    老先生把照片给他看:“如果你介意,我可以删掉。”

    他说不介意,询问道:“老先生,这张照片可以卖给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送你,你明天这个时候过来拿。”

    景召谢过老先生。

    第二天,依旧大雪,鹅毛一样纷纷飞飞,钢铁森林被银装素裹,满世界都是干净的白。

    又是放学时间,商领领在便利店门口堆了一个雪堆,雪堆上面插了三根热狗棒,插法就跟上香一样。

    商领领走到昨天的那颗银杏树下,把书包垫在椅子上,坐上去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橘猫闻着味儿来了,爬到雪堆上,吃上面插的热狗棒。商领领撑着一把黑伞,坐在树下,看橘猫吃热狗棒。

    景召也在昨天一样的位置,在商领领对面的街上。

    照相馆的老先生推门出来: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景召收回落在对面的视线,走到老先生面前:“你好,老先生。”

    老先生把照片装在信封里给他:“照片洗好了。”

    景召接过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他又看向街对面。

    照片里的场景和今天一样,少女撑着伞坐在银杏树下,男孩隔着一条街在看她。大雪纷飞,他们只有模糊隐约的背影。

    就是在那天,景召爱上了摄影。

    他在帝国只待了两天,回维加兰卡的那晚,天上的月亮很圆。他抬头,用新买的相机拍了一张月亮。

    商领领说的没错,帝国的月亮确实很美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晚安呀~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429163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