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39:景召暗恋那些年,领领父亲死因(一更)免费阅读

239:景召暗恋那些年,领领父亲死因(一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半个月后,明腾带景召回了维加兰卡,好端端地去,带着一身伤回。

    景九祁什么也没问,带着景召去了红粟寨的竹屋,留了人守着,从那之后,景召就再也没有离开过那里。。。

    景九祁给他找了很多老师,刀枪骑射、天文地理,什么都教。

    八岁到十五岁,那七年里,景召与外世隔绝,商领领是唯一一个闯进他领地的人。

    “Help!”

    和男性不一样,女孩的声音很干净,很清脆。

    景召抬头,从窗户的缝隙里看见了少女脏兮兮的脸,她慢慢放下手。

    门口保镖的枪口依旧对准着她。

    景召放下手里的书,起身走到门口,推开木门:“需要帮助吗?”

    父亲给他请了那么多老师,但没有一位老师教过他乐于助人。

    他也不清楚,他为什么要放一个来历不明的少女进他的领地。

    十四岁的商领领刚张开,稚嫩,却很漂亮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坏人。”她站在门口,没有随意走动,“我来自帝国,是被绑架到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一楼流利的外语,身上的红裙子虽然脏了,但依旧看得出来价格昂贵。鞋子在逃跑的时候弄丢了,一双脚伤痕累累,脚踝上戴着一条宝石脚链,上面坠着两颗红宝石,空了一个位置,大概原本是三颗,弄丢了一颗。

    她往前走一步,地上留下带着血的脚印。

    “你能帮我联系我的家人吗?”

    景召把纸笔放在桌子上,终于开口:“号码。”

    他用的是帝国的语言。

    “你会说帝国话?”异国他乡,遇到相同语言的人,神经长时间紧绷的她终于稍稍放松,“你也是帝国人吗?”

    他不回答问题,还是刚刚的两个字:“号码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写了号码给他。

    “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出去了。

    商领领站在门口没有乱走动,他很快又回来了,坐到靠窗户的椅子上,拿着一本外文的书在看。

    她小心地上前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他继续看书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你一个人住吗?”

    “你的家人呢?”

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书?”

    她话真多。

    景召一句也没有答。

    她终于安静下来,挨着门口坐下,可能太累了,没一会儿竟睡着了。

    景召放下书,打量她。

    她睡了六个小时,姿势都没换过,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,她猛地站起来,看见他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何地。

    她重重松了一口气,看见桌子上有面包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吃吗?”

    景召嗯了声。

    她跑过去,抓起来就往嘴里塞,像仓鼠,塞的满嘴,鼓着腮帮子嚼。

    景召去倒了杯水,放在桌上,然后自己坐回椅子上,拿起书,翻了一页在读。

    她吃饱后,开始打量四周,走到窗户边,借着光去看他。

    景召翻书的手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忽然抓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出于防御本能,景召很快把手抽走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书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伸手去捡,眼皮却抬着,盯着她。

    她蹲下去,盯着他捡书的手:“你这里有个疤。”

    景召的食指一侧有个伤疤。

    “怎么弄的?”

    景召不明白,他们并不熟,这个女孩为什么这么大胆包天,敢随便碰他的手。

    她话真的很多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,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她赤着一双脚,蹲在椅子旁边:“你会说帝国话,是不是以前在帝国住过?”

    “你手上的疤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摔的?”

    书看不进去了,景召合上书本:“我没说是摔的。”

    她哦了声:“我猜的。”

    她头发乱糟糟的,脸上也脏,可以用蓬头垢面来形容。但灯光里,她那双眼睛澄澈明亮,像泡在水里的黑玛瑙。

    景召见过的女孩子很少,这些年来就只有她一个,原来和他不同、和外面那些保镖不同、和他的老师们也不同。

    她是活灵活现的,生机勃勃的。

    这些词应该都用错了,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,外面那些人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她好像一点都不怕他:“他们好凶啊,居然还有枪,你不会也是被绑架的吧?”

    景召看了一眼她的脚,上面的枪口都结痂了:“他们是保镖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如果真要形容,应该是漂亮。

    她很漂亮,即便脸那么脏。

    景召起身,去卧室,拿了双干净的拖鞋,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穿上:“我晚上睡哪啊?”

    他指了一间房门。

    她没有立刻去睡觉,而是去桌上拿了两个面包,然后问他:“为什么这里的天总是黑的?”

    因为战争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月亮一点都不亮。”十几岁的女孩子很适合穿红色,像一团张扬夺目的火焰,“你去过帝国吗?”

    景召站在门口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很小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他的老师除了教他东西之外,不和不会有任何别的对话,父亲话更少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说这么多话。

    商领领追着问:“很小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景召不再回答了: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他关上了自己的房间,在门后站了一会儿,等没有声音了,才坐到床上,借着维加兰卡总是昏沉的月光看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抓他的手?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睁开眼睛,看见了杨姝,像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眼睛,看看四周,自己还在竹屋里:“妈妈。”

    杨姝张开手,抱住她:“妈妈来接你了。”

    杨姝很少抱商领领。

    她应该不爱她。

    “爸爸呢?他怎么没来?”

    杨姝红着眼眶说:“爸爸在家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竹屋客厅的桌上放着一个白色信封,里面是厚厚一堆酬谢金。

    女人对景召说了三次谢谢,每一次都深深鞠躬。

    商领领要走了。

    他仍然看书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,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他摇头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,眼神不像只有感激:“帝国的月亮很美,你以后要不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她的眼神……

    像某种肉食动物,攻击性很强,看他竟像看猎物。

    “这是谢礼,谢谢你救我。”

    她把一颗红宝石放在桌子上,是从脚链上扯下来的,是两颗中大的那一颗。

    另外她还留了一个地址。

    她被她妈妈带走了。

    竹屋又恢复之前的样子,安静、没有人气,地上有她的脚印,脚印上有干了的血迹。

    景召看不下去书,在看桌上的红宝石。他

    下午,明腾从外面回来:“小九爷。”

    景召坐在椅子上,窗户开着:“查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上周,商华国际的千金被人绑架了。”

    商华国际。

    景召知道商华国际:“她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明腾说:“商领领。”

    是她啊,帝律公馆,商领领。

    八岁的事景召还记得。

    “她到了吧?”

    “已经安全抵达帝国了,还有一件事。”明腾说,“商华国际的继承人商淮序被绑匪烧死了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一连三枪,全部十环。

    景召的枪法已经能堪比一流的狙击手了。

    景九祁递给他一根木棍,他接过,和景九祁,过招,十分钟不到,景九祁的棍子抵住他脖子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景召打不赢他,一次都没赢过。

    维加兰卡的十一月不冷,景召裸着上身,只穿了一条长裤,少年人的身躯已经不单薄,肌肉线条很明显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能出去?”

    旁边有水管,景九祁拿着水管直接往身上淋,一身腱子肉,满身伤疤:“等你赢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景九祁的左眼是假眼,没有光,是灰白色的:“怎么不公平?”

    “你比我早出生了三十二年。”

    景召已经很少叫景九祁父亲了。

    景九祁离开后,竹屋外面的保安也离开了。景召自由了,他先去古寨沙,见了景九祁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一趟帝国。”

    “又去见她?”

    景九祁以为景召是去见陆家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景召说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景召八岁的时候在帝律公馆的那段后面会再写细节(包括那个疤的事),现在写的都是景召的视角。

    二更十二点后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433170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