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38:景召的母亲,幼时遇见领领(二更)免费阅读

238:景召的母亲,幼时遇见领领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商领领双手举起来:“我是景召的未婚妻,你敢上手就过来搜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。。。”

    少年这就上前。

    王匪拉住他,神色冷峻:“景一,别胡闹。”

    少年甩开他的手,回头去看崇柏,崇柏却不作声,默认王匪的行为。

    少年留下一句“胡闹的是你们”,就负气离开了。

    没人阻挠了,商领领直接进屋,一进去就嗅到了消毒水的味道。

    屋里有医护人员,王匪让他们先出去。

    商领领在最里面那间屋子里见到了景召,他躺在床上,戴着呼吸机,床边放着心电监护仪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叫了一句:“景召。”

    子弹在上周就取出来了,医生说只要恢复意识就没事,但今天已经是景召昏迷的第四天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崇柏去追景一了。

    景一是景召从西西戈尔的战场捡回来的,他随了景召的姓,对景召的感情很特别,亦父亦友。

    这一点,景召倒是像老九爷,老九爷也喜欢在外面捡人,小点的比如柴秋,大点的比如景河东。

    扯远了。

    崇柏也是看着景一长大的,很烈性一小孩,不肯做保镖,非要当“屠鹰”。

    “屠鹰”是Golden

    World里做特殊任务的那群人的代称。

    崇柏伸着脖子瞅了眼:“你在哭?”

    景一一脚踹在树上:“老子会哭?”他又踹一脚,“老子流血都不流泪。”

    景一才十七岁,在寨子里放养长大,这副急脾气绝对不是景召教的。

    崇柏算是前辈,安慰了句:“别太自责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小九爷出面,景一这次不一定有命回来。

    景一回头,盯住竹屋:“那女的配不上小九爷。”

    景一觉得小九爷应该找个彪悍的女人,能耐品性最好像帕琪、像明腾、像河滨,可以为小九爷战死。再不济,像他也行,能和小九爷并肩作战。

    怎么也不应该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姑娘。

    崇柏叹气,觉得景一还是太嫩了:“这话可别到小九爷面前说,不然他能操练废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景一不服,臭着漂亮的一张脸:“真不知道王匪怎么想的,带她来干嘛?她还能比医生还好使?”

    可不就是比医生好使。

    “手动了。”

    王匪立马出去叫医生。

    商领领坐在床头,握着景召的手,轻声喊他:“景召。”

    他慢慢睁开眼: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很小,商领领站着凑过去,听见他说要再睡会儿,他合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又回去了,回了他的梦里。

    他记事很早,四岁之前和母亲一起住在红粟寨的竹屋里,父亲只是偶尔过来。

    外面总有人守着,他可以出去,但母亲不可以,母亲总是看着窗外面发呆。

    “妈妈。”

    她会凶他,用厌恶的眼神看他:“我不是你妈妈。”

    他稍微上前,她就会推他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父亲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只有一只眼睛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,母亲很不喜欢父亲,母亲长得很美,即便他没见过多少人,依旧知道母亲很美。

    “小九,你去外面玩会儿。”

    四岁之前,他没有名字,父亲说要留给母亲为他取名。父亲只能叫他小九,他自己的名字里也有个九字。

    小九乖乖到外面去,听见里面父亲和母亲在争吵,母亲骂父亲是绑架犯*犯。

    小九不懂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“小九。”

    那是母亲第一次主动和他说话。

    母亲蹲下来,从来没有那么温柔过:“要不要跟妈妈玩个游戏?”

    小九点头,因为对母亲很陌生,他还有点怯懦。

    “等会儿不管妈妈做什么,你都不要动。”

    他说好。

    母亲一只手抱起他,推开门,外面守着的叔叔们立马举起枪,母亲把削尖了的牙刷柄抵到他脖子上,用力刺进去。

    “都让开,不然我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外面守着的人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小九也一动不动,就算流血也不动,他以为母亲在和他玩游戏。

    那些人没有跟上来,母亲带着他跑出了竹林,他被放下来。

    他还很矮,母亲看他时俯视着,她说:“你真恶心。”

    他被母亲扔下了。

    他去追:“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。”

    他摔在了灌木里,母亲一次也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后来父亲找到他,把他带回去,父亲把母亲所有的东西全部烧了,他问父亲母亲去哪了?什么时候回来?

    “你就当她死了。”

    小九哭了,那是他记事以来第一次哭。

    父亲带他离开了竹屋,去了古寨沙。父亲给他取名了名字,景召。他在一个只有老人和小孩的村子里长到了八岁,父亲不常来看他,但给他安排了很多课业。

    村里的小孩都说他可怜,因为他没有母亲。

    父亲说他不可怜,说在红三角可怜的人比他多得是,在这片罂粟花遍地的片土地上,只要能体面地活着就不可怜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想去见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拦你,你能自己走得出去,你就去。”

    古寨沙地处*带雨林,一个八岁的孩子怎么可能走得出去,一条毒蛇就能让他在床上躺半个月。

    躺了半个月之后,父亲却突然松口,让明腾带他去了帝国。

    明腾有任务在身,把他寄养在帝律公馆最北边的一户人家里,明腾说半个月后来接他。

    他始终记着父亲的话,不去打扰,每天只路过陆家别墅门口三次。

    前三天,他一个人也没有碰见,第四天的傍晚,路上除了他,还有个穿宝蓝色裙子的小女孩,她走在他的前面,一直低着头。

    他喊:“喂。”

    女孩没有理。

    他捡起地上的东西,跑过去,轻轻拉了一下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她回头,手里抱着一个被抠坏了眼睛的洋娃娃,她很像那个洋娃娃,漂亮精致,只有眼睛很怪。

    “你的东西掉了。”

    是一个红宝石的发卡。

    在维加兰卡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,这次才是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晚安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446108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