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34:三龙岛开房(一更)免费阅读

234:三龙岛开房(一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“你吃醋啊?”

    天上一轮瘦月,弯弯的尖,像商领领翘着的眼角。

    景召看着她不说话。。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?”

    在维加兰卡父亲给他请了很多老师,教学识、教礼仪、教枪械格斗,教他如何克制忍耐、如何大义稳重。

    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、能辨别暧昧、有良性恋爱观、有良好分寸感的成年男女之间,拈酸吃醋不是一种成熟的行为,这是景召以前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真正轮到他了,才发现全是纸上谈兵。

    他承认:“嗯,我吃醋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扬了扬嘴角,心情不错,背着手,踩着影子蹦蹦跳跳地走。

    第一次哦。

    景召吃醋了。

    景召走在右侧,怕行人撞到她:“已经很晚了,没有回华城的船。”

    “我住酒店。”

    景召跟在后面,没说话,随她去哪。

    他的外套给了她,上衣穿得单薄,就一件长袖,纯白色。风迎着面吹,衣服贴服在腰腹,他清减后依旧有力的肌肉轮廓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商领领几次回头,他都在她伸手能够得着地右后方。她一转过去,他就自然而然地抬眸看她,眼神似乎在询问她要什么。

    她突然不走了:“我累了。”

    景召走上前一步:“要我背吗?”

    她使劲摇头,音色甜,对他再怎么义正辞严也没有威慑力:“不要,男女授受不亲!”

    嗯,他懂了。

    他去拦了辆车,开了车门再叫她: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磨磨蹭蹭地上车,脸上摆出不情不愿的表情,坐好之后,把外套脱下来,放在旁边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景召捡起外套坐下,对司机先生说:“师傅,去唐明酒店。”

    司机先生打了表,前面调头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这两天有点干咳,她趴在窗户上,看三龙岛的夜景。

    身边的人突然朝她靠近。

    她立马坐直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她用眼神警告前男友:在外面呢!

    司机先生回头瞧了一眼,心想:小情侣呀。

    景召手伸过去,绕过商领领,将车窗关上:“这两天别抽烟了。”

    他把自己的外套盖在了商领领腿上,他压着其中一头坐好。

    去唐明酒店只要十几分钟。

    车停好,景召在付钱,商领领把他的外套留下,自己先下了车。

    他们一前一后进了酒店,走到前台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前台的女孩抬头。

    景召问:“请问有空房吗?”

    女孩稍稍愣了一下:“有的。”她尽量克制眼神,打量二人,“需要几间?”

    景召说:“一间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把身份证放上去:“要两间。”

    景召转头看她,似乎不赞同,但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女孩办理好了入住,把身份证和钥匙一起递上,犹豫了一番,她礼貌地询问:“景老师,可以给我签个名吗?”

    她是沉井cp粉哦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用眼角余光瞥了景召一眼。

    哼,还真是遍地开桃花。

    她拿了自己的身份证和一张门卡就走了,没等景召。

    女孩没找到本子,拿了本酒店介绍书给景召签名。

    景召签完后,连同笔一起递还。

    “谢谢景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能麻烦你一件事吗?”

    女孩乐意之至:“您说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在电梯里数到了四十,景召还没来,她气鼓鼓地按了楼层,先上去了。

    她的房间在二十七楼,她摔上门,开了空调,把包一扔,踢了一脚床。

    她又去锤枕头。

    敲门声响了。

    商领领不理。

    景召在门外: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冲门口哼。

    “开一下门。”

    就不开!

    跟你的烂桃花过去吧!

    门外安静了。

    走了?

    商领领拖延了好一会儿才去开门。

    景召还在外面。

    她咬着一边牙齿,头甩向另一边。

    景召进门之前说:“我检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检查什么?”

    他进去,先看了看玄关四处,接着查看浴室。

    商领领跟在后面,好奇地看他排查每一个可能藏摄像头的地方,他动作很熟练,而且专业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同学家开的吗?你也不放心?”

    唐明酒店是陈氏集团旗下的连锁酒店,是国内top级的五星酒店。

    景召解释:“酒店人来人往,还是要留个心眼。”

    他踮着脚,用手拂过镜子上面的一条边缘,确保后面没有藏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他检查得很仔细,床前床后、空调电视都没有遗漏。

    确认好没问题了,他把空调温度调高一度:“睡觉的时候记得把门反锁,我就在隔壁,有事叫我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闷闷地嗯了声。

    景召走了之后,她把门反锁好,大字地躺在床上,心里怪怪的、软趴趴的。

    刚刚景召出去的时候,看了她很久,好像想抱她,但他没有,只说了晚安。

    商领领停止胡思乱想,拿起手机,朋友圈里方路明又在晒他的共享事业,商领领象征性地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

    不好意思,这几天不是走亲戚就是宴请亲戚,更得比较晚。

    二更在十二点之后。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500220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