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33:景召吃醋(二更)免费阅读

233:景召吃醋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那边侯勇辉已经输光了,败兴离开。叶先生朝商领领点了下头,然后尾随侯勇辉出去了。。。

    商领领玩了两把牌九,觉得没意思,去吧台又点了杯酒。

    她酒量不怎么好,但也不至于几杯就醉,就是脚下有一点飘,脑子有一点亢奋。

    她从赌场出来,出租车停在她旁边,问她去哪,她没理会,沿着人行道一直走。

    她才不是等景召,她就是想醒酒。

    走到一个巷子口她停下来,看一对夫妻打架。

    “我的钱呢?”

    男人推开女人,说很凶的话,发很大的脾气:“什么钱?”

    女人大着个肚子,除了那个圆滚滚的肚子,身上没几两肉:“我放在床底下的钱。”

    男人狡辩:“我哪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拿去赌了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女人拽住男人的衣服,捶打他手臂:“你把钱还我,还我!”

    男人拽住女人头发,一把扯开:“疯婆子。”

    女人往后趔趄,后背撞在了垃圾桶上:“王华!你还是不是人?从我怀孕到现在,你不仅一分钱没往家里拿,还偷我的钱去赌,那是我生孩子的钱!”

    男人面色一僵,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女人坐在地上开始哭,歇斯底里地哭。

    商领领不理解,为什么这种*还有女人肯给她生孩子?

    没意思。

    她一转头,目光刚好撞上后面的人,两双眸子对视,都没有在彼此眼里看到同情。

    或许,岑肆和她是同一种人。

    哭声小了,女人爬起来,顶着大肚子离开。

    岑肆说:“我出来抽烟。”

    算是解释,解释他没有跟踪她。

    商领领跟他也不熟,回了句:“请便。”

    路过时,她闻到了烟味,跟她抽的是一个牌子的,那个牌子的烟不怎么好抽,但味道特别。

    商领领脚步停下来,站在巷子口,正好是明暗交错的位置,光把她眼里的阴影分割成了阴沉与明媚的两半:“我听说只要是赚钱的生意你都做。”

    岑肆看着她,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树影在地上,没有他腿的影子长。

    “我这儿有桩生意,你做不做?”

    他指尖夹着烟,没有抽:“价格我开?”

    听说岑爷吃人不吐骨头。

    商领领有条件:“不能太离谱。”

    巷子里就他们两个,三龙岛靠海,这里的风很残忍,把枝丫吹折,素月流辉下的影子乱摇。

    岑肆逆风上前,额前的头发被掀起,露出完整一副骨相,他给人的感觉很矛盾,既有美人骨,又有坏人皮。

    他从西装里掏出银色的名片盒,一根手指推开,取出一张,夹在两指中间,递给商领领:“不会离谱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考虑片刻,接了。

    生意谈成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去,站在巷子口,等景召。

    岑肆站另一边,叼着烟,看着路口的方向。他瞳孔的颜色不够黑,偏棕色,因为瞳色浅淡,看人时总显得散漫不认真。

    他吐出烟雾:“我等人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没回头:“请便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就没有走,风把烟草味吹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商领领的瘾被他勾出来了,包里有女士烟,但她没有摸到打火机,回头问了句:“打火机有吗?”

    景召最近管不了她,她现在抽烟都不偷偷摸摸了。

    岑肆没有直接给她打火机,迈开腿走到她那一边,打着火后,拿在手里递过去。

    商领领咬着烟去点。

    地上影子拉近,烟刚碰到火苗,她被拉住手,拽离了巷口。

    她回头。

    景召把她指尖的烟抽走:“你这两天咳嗽,不能抽烟。”

    旁边就是垃圾桶,景召精准地把烟扔了进去。岛上风大,商领领图好看,裙子里的肉色打*看着像光腿,景召把外套脱下来,披到商领领身上。

    他这才看向岑肆,隔着打火机的火焰,淡淡的一眼,然后移开,拉着商领领走了。

    夜晚的三龙岛把氛围感拉满,岑肆的眸光被火焰映蓝,他抬起手,借火光,看手指上的尾戒。

    赌场的附近很热闹。

    景召走在人行道的外侧,放缓了步子配合商领领:“你来三龙岛做什么?”

    商领领喝了酒,踩着影子飘飘然:“不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和岑肆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景召拉住她: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她还在笑,喝了酒,眼睛亮亮的:“被瞒着的滋味不好受吧?景召哥哥,我都是跟你学的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每次叫景召哥哥,不是撒娇就是气他。

    景召的眉头从刚才起就没舒展开过:“岑肆这个人很危险,不要跟他来往太近。”

    她偏要不听话:“我觉得他挺好,上次在西京城他还帮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他很熟?”

    “见过几次。”

    景召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地加重了:“几次?都是在哪见过?”

    商领领把手抽走,不给牵:“*嘛要告诉你?”

    景召是君子,从不说人坏话:“岑肆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    他从不强人所难:“别跟他走太近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抱着手,仔细瞧他的表情,难得见到他急躁沉闷的样子。

    平时是多稳重一副做派。

    “你吃醋啊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晚安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510929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