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31:领领搞事业,赌场风云(二更)免费阅读

231:领领搞事业,赌场风云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“请您不要因为刚刚的事对她有偏见,请您像之前一样疼爱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景召是个沉闷的性子,话少,不跟人交心,有什么情绪从不表露出来。。。

    陆女士今天才知道,他对商领领的感情有多深。

    “领领是什么人我看得很清楚,也不会因为一件事就改变我的看法,我就问你一件事。”眼眶不由得发热,陆女士问景召,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陆女士会把失忆的景召领回家是因为认出了他手指上的疤,那是他小时候留下的。

    景召每一个字都坚定有力,他说:“您是我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陆女士把脸转到一边,因为眼睛红了:“你去领领那吧,好好跟她道歉,别让她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景召说好,他刚走,景河东从卧室出来。

    陆女士正在抹眼泪,景河东呼吸一滞,瞬间犹如天塌地陷:“怎么了老婆,你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“召宝他都记得,在陆家的事他全都记得……”

    陆女士第一次见景召的时候,他才八岁,还是个半大的孩子,被陆常悠关在酒窖里三天,抱出来的时候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景召回了十九楼。

    商领领还站在刚刚站的位置,姿势都没换过:“你妈妈有没有骂你?”

    “骂我什么?”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但不是反思,她才不会反思,她没错,不听话就该被关。

    “骂你傻,被我虐待都不知道反抗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景召走过去,因为身高,他挡住了光,阴影落在了商领领身上,地上的影子重叠,像在拥抱,“她知道我做错了事,让我好好跟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仰着脖子看景召,目光迷茫困惑,她不理解,为什么她都这样了,陆女士还不讨厌她。

    景召低下头,让视线与她相平:“领领,你很好,不要轻易否认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除父亲之外,没有人说过她很好。

    商领领沉默着,在回味这句话。

    景召用手指挑起她的下巴,让她回过神来:“关于这个笼子,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,我们是情侣,只要承受方没觉得有问题,并且出于自愿,那怎么算都只能算作情趣,别人不能定义你的行为,只有我能,我不觉得这是虐待,所以你也不要这么想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呆呆地看着景召,甚至忘了提醒景召他们已经分手。

    有很多人说过她有精神病,说她遗传了她父亲。神渡不渡众生她不知道,但景召能渡她。

    她也不想心软,她还在生气,但景召太厉害,总能戳软她的心窝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借用一下你的浴室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想,她应该拒绝。

    但他说:“以后晚上我睡你这里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去楼下,拿了他的衣服、他的洗漱用品,进了她的浴室,洗漱完,在她的笼子里睡觉。

    不知道事情怎么发展成了这样,等商领领反应过来,她的思维已经被带着走了,景召把神经病的笼子文学合理化成他们之间的情趣。

    后半夜,指纹锁滴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景召睁开眼: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抱着她的枕头进来:“别跟我说话,我在梦游。”

    她把枕头放上去,睡在景召旁边,也不说话,没过一会儿,她听见他在移动。

    “你车祸之后有一段时间我失眠很厉害,只有在笼子里才睡得着。”

    景召朝她伸过去的手又落下了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转过身去,背对他,之后彼此无言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天刚蒙蒙亮,商领领就打开了笼子,然后做自己的事情,不再管景召。

    之后的一周,景召除了推不掉的工作,其余所有时间都会待在笼子里,哪怕商领领不上锁,他也会在里面等她。

    商领领知道他是在示好,但除了第一个晚上,她都在自己房间睡。

    又一个周末。

    商领领接到电话:“商小姐,人在三龙岛。”

    给她打电话的是她请的私家侦探。她在找一个人,侯勇辉。八年前她去侯枣庄就是为了找侯勇辉,不过当时人没找到,但幸运的是她遇到了修路灯的景召。

    三龙岛是帝国唯一博彩业合法的城市,岛上面积不大,但城市建设很好,赌场盛行。从华城坐船到三龙岛要三个多小时,商领领晚上七点多才抵达三龙岛,这个点刚好,赌场里正热闹。

    已经是三月中旬,天气不那么冷了,商领领在黑色大衣里面穿了改良的旗袍短裙,是宝蓝色的裙子,长度刚过大腿,她脚下踩短靴,头发披着,一边挂耳,挑染的粉色发丝混在长发里,刚好露在耳后,唯一戴的首饰是耳朵上的红宝石耳环,粉色和大红相应,可爱但也张扬大气。

    赌场门口,保安拦下她:“小姐,请出示一下您的身份证。”

    保安的西装外套上别着一颗圆形的胸针,那是Golden

    World的图徽,商领领在西京城见过。

    Golden

    World的手真长,连三龙岛的赌场安保也能外包下来。

    商领领递出身份证。

    只要是已成年都可以进去,保安礼貌问道:“需要为您引路吗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保安做了个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赌场里面一共有四楼,越往上,下注越大,其中四楼是贵宾包厢,商领领去了一楼。

    有人在等她,她请的那位什么任务都接的私家侦探,叶先生。

    “商小姐。”

    叶先生过来,带她去了一楼的三号厅。光一楼的占地面积就很大,有二十多个厅,三号厅在最西边。

    赌场里最不缺面红耳赤、骂骂咧咧的赌徒。

    “妈的,老子今天点真背。”

    是他,侯勇辉,他在玩二十一点。

    商领领没过去,叶先生问:“要过去见见他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侯勇辉已经输红了眼。

    商领领今天就过来踩踩点,她是第一次来赌场,觉得新鲜,四下看了看,仰头时在四楼看到了一张面熟的侧脸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啊,二更终于出来了。晚安!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525784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