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29:景召苦肉计,笼子文化来了(二更)免费阅读

229:景召苦肉计,笼子文化来了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景召站在门口,穿着单薄的睡衣,头发还没干: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就过了两天,商领领觉得他清减了很多。。。

    “你等一下。”她进屋,去把周至的车钥匙拿过来,“钥匙还你。”

    景召接过车钥匙,手没有收回,而是摊开手掌:“我手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他掌心有一道很长的划痕,皮肉外翻,刚刚结了痂。

    商领领这才发现他站过的地方地上有血,她喉咙哽住,声音绷紧:“怎么伤的?”

    景召看着她,在观察她的脸色:“浴室的镜子不小心弄碎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小心?”

    不小心能弄出这么长的伤口?

    商领领盯着景召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撒不了谎了:“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景召!”

    商领领咬字很重,瞳孔黑亮,透着一股劲儿,里面有情绪在翻滚。

    她在生气,他好像又做错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商领领,”他伸手拉住她的衣服,“你心疼心疼我,行不行?”

    商领领推掉他的手,眼眶都气红了:“你真的很过分。”

    她直接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楼道的声控灯瞬间亮了,光点缀夜晚,模糊掉地上的影子。

    景召站在门前,眼神一点一点变暗,一点一点落寞,背脊像被什么压着,慢慢弓起。他大大小小的伤受过无数次,知道濒死是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他站了很久。

    直到门再次被打开,他猛然抬头,重新活过来。

    商领领把医药箱放在旁边的柜子上:“手伸过来。”

    景召伸手,目光盯着她。

    她拿出药和绷带,给他清理伤口、上药、包扎,从头到尾低着头。

    她动作很轻,语气很重:“我很不喜欢苦肉计,再有下次,”

    好像也不能拿他怎么样,她没往后说了。

    剪了一段医用胶带,贴在纱布上,全部处理完了她脱掉手套,抬头:“回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手想关门,景召拉住她,知道她心软了。

    “抱一下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商领领气他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,气还没消:“分手之后还能做这些?”

    这话景召在车上也说过,她拿他的话来堵他。

    景召手上用力,把她拉进怀里,她刚要用手推,他一只手箍住她的腰,稍微用力。

    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不再动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生很久的气,但不要赌气说分手。”

    景召抱起她,让她脚落在门槛上,他再稍微低头,高度刚好,适合亲吻。

    商领领伸手挡住唇。

    景召停顿片刻,又继续,吻在了她掌心里:“明天我再过来换药,晚安。”

    车钥匙景召没有带走,遗落在了门口的地毯上。

    商领领关上门,捡起车钥匙,心跳很久都平复不下来。

    周四周五景召在帝都工作,不管忙到多晚他都会开车回华城,赶在商领领睡觉之前跟她说晚安,让她帮他换药。他早上要起很早,开两个多小时的车回帝都。

    周五晚上,商领领接到了一通电话:“商小姐,侯勇辉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周六早上,二十楼的萧女士去陆女士那里投诉十九楼扰民,说这几天总能听到金属敲敲打打的声音。

    陆女士说她会去问问,十九楼的商领领不在家。

    景召傍晚的时候发现商领领失联了,电话始终打不通,连赵守月都不知道她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直跟着她吗?”

    赵守月说:“她开车甩开了我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玩过赛车,飙起车来赵守月根本追不上。

    景召强迫自己冷静:“最后见她是在哪?”

    “国宾广场。”

    景召挂掉电话,拿了车钥匙出门。

    陆女士在后面问:“召宝,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景召出门,搭电梯去了二楼,按响202的门铃。

    秦响来开的门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秦响和景召并不熟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他语速偏快:“请问你今天有看到我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秦响知道商领领和景召在交往。

    “今天没有,昨天在殡仪馆见了。”

    景召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他又离开了,脚步匆忙。

    电梯很慢,他走了楼梯,给陆女士打了个电话:“妈,你帮我问问小区里的住户,有没有谁今天在哪看到过领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去问,你慢慢找,先别着急。”

    景召不可能不着急,他脑子里已经有最坏的设想了。

    第二通电话他在车上打的,打给了方路明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景召说:“我是景召。”

    方路明诧异:“你怎么有我的号码?”

    他没解释号码的问题:“你今天见过我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没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景召一只手握方向盘,手心有汗:“她的电话打不通,你最后跟她联系是什么时候?有什么异常?”

    方路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:“就是上次跟她喝酒那次,之后几天没联系。”

    方路明还想再问问细节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景召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快到晚饭时间,路上车很多,很堵,景召胸口也堵,他解开衬衫的扣子,拨打王匪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九爷。”

    “帮我找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商领领。”前面的车移动了,景召油门踩得过猛,急刹了一下,“她今天来过国宾广场,你帮我找找她之后去了哪。”

    这怎么找?华城那么大。

    王匪只能说:“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景召很少疾言厉色:“不是试试,是一定要找到。”

    国宾广场很拥挤,很多人在跳广场舞,景召开着车,在附近到处找,兜了一圈又一圈。

    胃里有点不舒服,他没管,掌心已经结痂的伤口因为太过用力,开始疼。

    那是他拿玻璃划的,为了让商领领心软,也为了每天有换药这个借口去找她,他以前也不知道,原来他这么疯。他曾经承诺,要把生命给信仰和人民,他现在开始质疑自己了。

    九点,他还没有商领领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路深。”

    他打给了方路深,因为方路深是他唯一熟识的刑警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立案?我女朋友丢了。”

    方路深足足愣了十多秒:“丢多久了,满二十四小时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满二十四小时。”景召还说了一些细节,什么时候发现联系不上的,在哪里甩开保镖的。

    方路深有多年刑警经验,根据他的经验,商领领是自主离开,不是被带走,联系不到很有可能是不想接电话或者手机出了什么问题,而且商领领身手还不错。

    方路深觉得景召有点病急乱投医:“立案立不了,我去帮你找找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景召找了所有能找的人,他没有目的地,开着车在街上找。

    十点一十三分,王匪回复了他:“她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里,是在华江路拐河源镇的路口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去河源镇的那条路很多年没有修过,路面凹凸不平,车身晃得厉害。

    车灯照见前面有人,商领领打了喇叭,那人脚步没停,朝她的车迎面过来,她踩了急刹车。

    路灯离得远,人走近了商领领才隐约看清轮廓:“景召?”

    景召走到她车窗旁,脸色沉得厉害:“为什么不接电话?”

    “手机没电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哪了?”

    景召站的地方背光,眼底沉沉一片墨色,浓得化不开。

    他好像生气了,商领领语气不由得放软:“侯枣庄。”她解释,“去找我爷爷以前的司机,问一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掌心的纱布湿了,景召松开手,他以为商领领抛弃他走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商领领问。

    景召没说,上了她的车。

    他自己的车就停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你的车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车钥匙在车上,让代驾过来开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心虚,一路都很乖,没说什么气景召的话。

    到家已经快十二点了,景召送商领领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手已经好得差不多,今天不换药了。”他没说晚安。

    商领领开了门,准备进去。

    景召拉住她,她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商领领,”他眼底死沉的墨色开始翻涌,“别折磨我了,要我怎么做才跟我和好?”

    他怕了,怕再像今天这样找不到她。

    他要认输:“要我进你的笼子吗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我觉得不虐,你们觉得呢?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543003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