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28:帮老婆出气,*哄人(一更)免费阅读

228:帮老婆出气,*哄人(一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鼓楼的拍摄挪到了下午。中途休息的时候,景召给陆女士发了条微信。。。

    景召:【领领到家了吗?】

    不戒美甲不改名:【到了,饭也没吃就上班去了】

    景召点了份外卖,地址填了华兴殡仪馆。

    下午拍摄效率还可以,景召话很少,似乎想速战速决,工作到很晚才收工。贺江过来接他,问去哪里吃,周至提议一起去聚餐。

    景召以晚上有事为由拒绝了,他把相机收好,放到保姆车上,走之前跟周至打了个招呼,说:“你的车不还你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没真做,但到底擦了边,景召没大方到让周至再开那辆车。

    “看上我车了?”

    景召撒了个慌:“被我刮坏了,回头赔你一辆。”

    周至没放心上:“用不着,刮了也没事。”

    他坚持:“不还了。”

    他还说如果有看中的车可以发给他,然后就走了。

    周至满头问号。

    翌日,帝都变天,由晴转阴。

    景召很忙,行程很满,都是之前就定好了的,推不了,他上午有拍摄,下午受邀出席一个国外品牌的春季秀。

    红毯上,有记者问景召:“新的一年有没有和梵帝斯合作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梵帝斯是国内珠宝品牌的龙头,景召作为摄影圈的头部摄影师,记者发现他们居然一次也没有合作过,这里面显然有新闻。

    景召如实回答:“没那个打算。”

    记者追问:“不合作是有什么特殊原因吗?”

    若是以往,景召断不会回答这个问题,但昨天赵守月说商领领去过陆家。

    过后他问了王匪,知道了季寥寥在西京城把商领领推出来挡枪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个人不喜欢梵帝斯的代言人。”

    记者眼睛都亮了,景召是出了名的低调寡言,虽然一直在圈子里,但从来不混圈子,也不给媒体半点可以炒的料,本来没抱希望,居然还真问到了隐情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梵帝斯有好几位代言人,”记者顺着往下挖,“景老师指的是?”

    一向不在公开场合提任何公众人物的景召直接点名道姓:“季寥寥,季小姐。”

    梵帝斯前不久才刚官宣季寥寥作为代言人。

    景召却公开diss她。

    “季小姐是女团出身,又是新人,景老师是觉得她的时尚表现力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景召面对镜头,不避不闪:“人品不行。”

    大爆点!

    记者趁热打铁,又问:“景老师和季小姐私下有过接触吗?不知道景老师指的是哪方面,能具体说说吗?”

    后面景召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当天傍晚,季寥寥因为人品不行上了热搜。

    景召在时尚界的地位很高,国外高奢品牌基本都和他合作过,都不用去站队,季寥寥直接被秒,至少只要景召还活跃在时尚圈,以他的人脉,季寥寥基本不可能再拿到好的时尚资源。

    没过不久,季寥寥发了微博回应人品一事。

    季寥寥V:不熟,姐独自美丽。并配头戴皇冠翻白眼的图片。

    【抱走寥寥,我们不约】

    【别的不说,景老师是真敢说】

    【季寥寥有作品吗?】

    【在少女练习营的时候就看出来了,干啥啥不行,立人设第一名】

    【景老师不怕得罪资本吗】

    【景老师自己就是资本】

    【……】

    没过半小时,季寥寥就又删了那条微博,不知道是不敢得罪景召,还是被骂怕了。她出道没多久,黑历史却不少,最为人诟病的是她毫无实力却凭背景c位出道,出道后更是资源飞起,跟她同一个团的几位成员实力好却都在坐冷板凳,谁都知道季寥寥是资本在捧,然而她还不知道低调,十条微博最少五条炫富,疯狂立豪门公主人设,败了不少路人缘。

    景召晚上七点多才到华城。

    陆女士喊商领领一起吃晚饭,她拒绝了。

    陆女士心思细腻,立马看出了不对劲,逮着景召问:“你跟领领吵架了?”

    参加完活动景召就直接开车回来了,身上穿着裁剪得当的正装,黑色很衬他,霁月清风,只是他眉头不展,心事重重,陆女士问他他又不说,话少得很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因为西京城的事?”

    西京城的事景召也没和陆女士详说,只说是自己在国外拍照得罪了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景召把相机随手放在了桌上,没心情去好好安置。

    陆女士怎么会看不出来他情绪低落:“那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有点头疼,抬手按了按,两晚没怎么睡,状态很差:“是我做错了事,其他的您别问了。”

    陆女士看他脸色不好,赶紧去冲杯热的蜂蜜水来:“你这张嘴啊,是真能憋事儿,我要是领领,我才看不上你,闷葫芦一个。”

    蜂蜜水有点烫,景召喝下去,胃里稍微暖了点。

    陆女士在旁边着急:“你赶紧去把领领哄好,好不容易才有个儿媳妇,你别给我搞没了。”

    景召抬头,让蜂蜜水的热气熏湿了眼:“怎么哄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*啊,别白瞎了你这张脸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景召晚饭没吃,回了十八楼,外套扔在沙发上,他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*没用。

    景召把镜面上的雾气抹掉,刚冲完澡,头发湿漉漉的,他裸着站在镜子前,看自己腹上的抓痕。

    那是在车上商领领抓的。

    她手碰他的时候,他已经做好放肆一场的打算了,哪怕是在户外,哪怕时间场合都不对,他都想拉着她一起疯,可她连他衣服都不脱,她不原谅他,也不想要他了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敲门声响了很久,商领领才来开门。

    景召站在门口,穿着单薄的睡衣,头发还没干: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二更我觉得要十一点后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547762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