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27:渣女领,把他用完就丢(二更)免费阅读

227:渣女领,把他用完就丢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商领领在出神。

    景召叫她:“领领。。。”他还没完全从情动里抽离出来,声音低哑。

    商领领没答应,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真好看,这种时候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们和好了吗?”

    景召用湿巾给她擦手,动作细致入微。

    她突然把手抽走:“没有,我们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手里落了空,景召把用过的湿巾装回包装袋里,然后放进口袋。他把衣服整理好,打开车窗,让空气流通。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分手之后还能做这些事?”

    商领领理亏,可是不服软:“是你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景召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商领领脸上的红晕还没下去,手支着车窗,挺想来根烟的:“你下车吧,我自己开车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用完就扔,”景召舔了下唇,嗓子发干,“商领领,你哪学来的?”

    听听,商领领都叫上了,当初谈恋爱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口口声声叫宝贝的。

    商领领推开车门:“你不下去那我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景召按住她的手,无声地看了她很久,最后投降:“好,我下车,你自己开车要小心,不要因为生气就开快车,到了家给我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没得到她答复,他又说:“不愿意打电话发个消息也成。”

    嘱咐完后,他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车到时你还。”商领领爬到主驾驶,调转方向,把车开走了。

    在去帝律公馆之前,贺江的电话打到她这边来了,催景召去拍摄,说行程很赶。

    景召真的很忙,而且他昨晚没睡,不能疲劳驾驶。

    陈野渡接到景召电话的时候,人在片场。

    景召问:“能不能来接我?”

    “没空,自己打车。”

    “附近打不到车。”

    景召很少麻烦人。

    陈野渡从导演椅上起来,拿上外套:“你人在哪?”

    “华都高速上。”

    “定位发我。”

    五十多分钟后,陈野渡在高速旁的江边找到了景召。他一个人,站在江边吹风,远远看过去,背影竟有点萧条。

    “你搁这赏景呢?”

    景召没做声。

    陈野渡把车停稳:“你没开车来?”

    景召上车,系上安全带:“车给女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她把你丢下了?”

    景召没接话。

    那就是默认了,陈野渡看得出来,景召状态不佳。

    就景召被女朋友丢在高速上这件事,陈野渡觉得最少能在热搜上挂两天。

    这么好笑的事,陈野渡没办法不取笑:“你也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景召懒得搭理。

    车开了一段路,陈野渡突然提了嘴:“听路深说,你女朋友是商领领。”

    景召应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挺配的。”

    其他的陈野渡没多说,也用不着他来说,商领领的那些传闻他虽然都听过,但景召是成年人,有自己的判断力和是非观。景召是那么冷静理智的人,从不婚到向商领领妥协肯定经过了无数次的深思熟虑,用不着任何人去质疑他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我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风吹得人很舒服,景召昨夜没合眼,没多久就入睡了。他平时很少会做梦,他梦到了维加兰卡,梦到了十四岁的商领领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住在红粟寨的竹林里,竹屋外面全是集团的保镖,他们严守着屋子,不让任何人靠近,也从不让他出去。

    外面有人大喊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保镖说的是当地语言。

    接着女孩说:“Help!”

    下一秒,所有保镖的枪口全部对准了女孩。

    在维加兰卡这个*危险的城市里,持枪并不犯法,也就意味着,人身安全很难得到保障。

    景召在木屋里,从窗户的缝隙里看见了少女脏兮兮的脸,她放下求助的手,表情渐渐变得绝望。

    保镖各个凶神恶煞,冲她吼,她听不懂,但猜得到,他们在赶她走。

    来抓她的匪徒就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他不该多管闲事,他这里同样不安全,可他却鬼使神差地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木门发出吱呀的声音,穿着红裙的女孩骤然回头,与竹屋里的他目光撞上。

    那天维加兰卡的日头刚刚好,微风也不燥。

    他问女孩:“需要帮助吗?”

    她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,他把她带进了竹屋,带进了自己的领地里。

    她话很多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里的天总是黑的?”

    因为总有硝烟,他不常开口,虽然他会帝国的语言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月亮一点都不亮。”十几岁的女孩很适合穿红色,灵秀明艳,她问他,“你去过帝国吗?”

    她说帝国的月亮很美,问他要不要去看看。

    她离开的时候留下了一颗很大的红宝石,还有一个地址。

    后来,他寻着地址去帝国看过她。

    帕琪问,为什么要冒着风险跋山涉水去帝国。

    他告诉帕琪:“我听人说,帝国的月亮很美。”

    他在竹屋生活的那些年里,除了父亲、老师、保镖,商领领是他唯一见过的人。

    后来帕琪说,可能是雏鸟情结。

    不过不重要了,他爱上了帝国的月亮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

    商领领:“你下车吧,我自己开车回去。”

    景召:“用完就丢,渣女。”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558850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