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26:只能宠着哄着咯(一更)免费阅读

226:只能宠着哄着咯(一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她眼神冷得骇人:“别提我爸。”

    商裕德竟被噎得一滞。。。

    杨康年这时候出来打圆场:“领领,别跟你爷爷犟嘴,走,外公带你去陆家赔个礼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侧身躲开杨康年伸过来的手:“我为什么要赔礼?”喉咙像被堵住了,她磨了磨槽牙,“是季寥寥先推我的,她活该。”

    这七年到底是改变了她,要搁以前,踹了就踹了,她绝不可能多说一句理由。

    商裕德始终沉着一张脸,摆出他大家长的威严:“你非要听别人骂你是疯子才顺耳是吧。”

    杨康年回头瞪了眼:“你这老头,怎么说话呢。”他又看向商领领,变脸似的换了副表情,笑得慈眉善目,“领领,别气别气,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,季夫人也不是不讲理的人,但要是动了手咱们不就理亏了嘛,两家住得也近,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还是得给个说法不是?”

    一个唱黑脸,一个唱白脸,把商领领都逗笑了。

    她真是傻,居然跟他们解释。

    她调头就走。

    商宝蓝在后面喊她:“领领!你去哪?”

    商裕德气得不轻:“别管她,她爱去哪去哪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……”杨康年嘴上数落老亲家,“领领好不容易回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不喜欢帝律公馆,这里寸土寸金,这里豪门世家扎堆,这里鬼比人多。

    门卫老林说:商小姐慢走。

    商领领脚刚迈出来,就定住了。

    门口写着帝律公馆的石碑旁边站着一个人,不知道是不是树缝漏下的斑驳落进了他眼里,看着陆离明亮,春日把他的影子笔直地投在地上。

    商领领会喜欢景召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总是堂堂正正,连脊骨都比别人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景召拿着雨伞走过来,阳光下的轮廓有点温柔,像渡了一层柔光:“我过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他是不是在她肚子里养了蛔虫,在她想见他的时候,他就能刚好出现。

    “谁要你接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嘴上这么说,身体还是上了车。

    是一辆红色的法拉利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的车?”

    景召说:“周至的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本来就烦,这下更烦了。

    约摸四十分钟前。

    景召突然停下拍摄,对模特道了歉:“抱歉,我需要暂停一下。”

    模特是个二线男艺人,懂礼貌,会看眼色,说自己刚好也累了。

    周至看了看时间,才拍了几分钟。景召今天太古怪,好像怎么进不了状态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周至递给景召一杯咖啡。

    景召摆手,没有要咖啡,跟贺江借了一根烟,在树底下抽烟。

    周至是头一次见景召当人面抽烟,说实话,观赏性还挺强,吞云吐雾、指尖生烟,挺*的,周至有点想拿相机拍下来,不过当然是不可能的,她以前也不是没邀请过景召给她当模特,毫无疑问被拒。

    作为合作伙伴,她礼貌性地表达一下关心:“你状态很差。”她猜,“瓶颈了?”

    摄影师都会有瓶颈期,很正常,就是搁景召身上不太正常,因为他业务能力甩一般摄影师不止一条街。

    景召自顾抽着烟,思绪飘远:“有点私事。”

    他可是从来不把私人感情带进工作的人,周至不免好奇:“感情问题?”

    景召没承认也没否认,相机被他放在地上,他拿出手机,问赵守月。

    【她在哪?】

    赵守月回:【帝律公馆】

    “周至,”景召把烟掐了,“拍摄能否推迟?”

    周至吃瓜人吃瓜魂:“给我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景召不擅长撒谎:“我女朋友要和我分手。”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周至惊得嘴巴都张大了,网评最想睡top1居然被女朋友甩了。

    等了几秒,没得到答复,景召默认周至同意了延期:“车钥匙借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,把他的相机留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周至把相机捡起来,这台相机她跟景召借过几次,都被拒了,没想到会以这样的形式到她手上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商领领坐在周至的车上,一路都不说话,景召偶尔会看她,她不开口,他就也不开口,人处在下风就会是这个境况——察言观色、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车开出了帝律公馆外面那条路。

    前面要拐弯了,景召问:“回桐湘湾吗?”

    商领领说:“回华城。”

    景召直接走了高速。

    商领领看了会儿飞驰后退的街景,眼睛有点乏,春日让人懒倦,她没骨头似的地窝在椅子里,歪着头去看景召。

    “你昨晚几点睡的?”

    他看上去很累。

    “领领,我昨晚没有睡。”

    一定是苦肉计。

    商领领又不说话了,有点垂头丧气,她很烦,烦商裕德,烦杨康年,烦商宝蓝,也烦自己对景召狠不起来,居然坐上了他的车,这车还是周至的。

    景召开得很慢,因为要看路,视线只能偶尔落在商领领身上,但每一次他都看得很认真:“怎么了?在帝律公馆受委屈了?”

    委屈吗?

    她不是习惯了吗?商裕德和杨康年何曾对她有过半点偏袒,恐怕就算她那天死在了洛克手里,他们也只会忙着分她的财产,而不是帮她讨回公道。在帝律公馆里,能爱她所爱、厌她所厌的只有父亲。

    她有什么好委屈的。

    可景召偏偏要问她是不是受了委屈,她偏偏见过景河东给景召景见炖汤的样子,见过苏兰兰给远在国外的商阳打电话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说:“在前面下高速。”

    下高速之后,她又说:“往前开。”

    越往前开越偏僻,她说:“景召,停车。”

    景召全部都照做,把车停在了郊外的桥下。

    商领领解开安全带。

    “领领,我们——”

    景召想说我们谈谈。

    商领领抓住他的衣领,把他拉过去,堵住他的嘴。

    不是吻,是发泄。

    她把他咬出了血:“痛吗?”

    景召摇头,垂在两侧的手抬起来,放到她腰上。

    她继续咬他。

    旁边是江,风里带着水汽,从窗户外面吹进来。

    商领领越来越过分,咬他脖子的时候,还扯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他偏开头说:“领领,这是外面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就想看他失控,就想把他弄乱,就想看看是不是除了父亲之外,还会有一个人能毫无底线地包容她。

    “我偏要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没入景召衣服里。

    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他身体僵住。

    商领领抬起脸,眼角有点红:“景召哥哥,我心情不好。”

    景召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把车窗关紧,抱住她,默认她的手对他胡作非为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超小声:求月票。

    二更十点半之后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563254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