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24:解放天性后的领姐(一更)免费阅读

224:解放天性后的领姐(一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商领领一觉睡到了九点多,因为宿醉,头有点疼,她起来洗了个澡,叫了客房服务。粥只喝几口,她没有胃口,手机里有四个未接,都是景召的来电。。。

    商领领住三十七楼,景召在外面的走廊站了一夜。酒店朝南,采光很好,早春的日头从窗户洒进来,铺在鸦青色的地毯上,明暗交织,雅致好看。

    房门被推开,景召抬头。

    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他一夜没合眼,脸上倦色重,眼底微微泛红。

    商领领的第一反应是惊喜,可想到已经分手,她立马收拾好表情,摆出冷冷的脸色:“你在这儿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在等你。”景召走到她面前,“我们谈谈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说好不好。

    语气总像在求她。

    商领领不想心软,偏是不看他:“我昨天已经说得很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要再那么好哄了。

    她抬脚就走。

    景召跟在她后面。

    她回头,故作凶狠:“别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景召下意识停下了脚,他摸摸口袋,才想起昨天那包烟没有带出门。

    等和商领领拉开一段距离,他才重新跟上去。

    商领领去了理发店。

    女店员过来招待她:“你好小姐,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?”

    商领领打开手机相册,找到提前存好的照片:“照着这个弄。”

    客人虽然穿得低调,但店员很会看人,知道是位不差钱的主,拿出一流的服务态度来:“您稍等,我们总监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景召就在外面。

    商领领费了好大劲才控制住自己不往外看。

    给商领领做头发的总监叫阿Poul,她说了自己的需求,长短只要小修,主要是想染发,这些年她忙着装小太阳,太克制自己的喜好了,她需要放纵。

    她选粉色挑染,大胆明艳。

    造型做完阿Poul飙了一串外语以表达他的惊艳,并递上名片,诚邀商领领做他下次的发型模特。

    商领领拒绝了。

    她从店里出来,隔着百来米,景召跟上去。她没开车,漫无目的地走,景召始终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跟在她后面。

    真笨,就知道跟踪人。

    商领领调了头,走到景召前面:“你干嘛还跟着我?”

    吹久了风,他声音也哑:“我想和你谈谈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闻到了淡淡的烟草味,他抽烟了。她仔细地看他,还是昨日那套衣服,还是那张轻易能迷人的脸,但清风霁月不显,他看上去憔悴颓丧。

    不要心软。

    商领领默默告诫自己:“我不想跟你谈。”

    “领领。”

    景召抬起手,试图去拉她,被她躲开了。

    她往后退了两步:“我好看吗?”

    她染了她喜欢的粉色,不那么乖甜了,很攻,酷酷的。

    景召看着她,点了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好看了,是你不识货,晾了我七年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往前冲,走得很快,但没走多远,又调头回来,一脸的不服气和不甘心。

    她质问景召:“你是不是喜欢乖的?”

    她又不等景召回答,抬起下巴,表情骄傲:“你这次好好看清楚,我可不是什么乖乖女。”

    她要解放天性了!

    她哼了声就走了。

    被晾在原地的景召看着前面走得风风火火女孩子,有点无奈,又好笑。

    她好像生气时的景倩倩,凶起来依然可爱。

    他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贺江打来的:“景老师。”贺江有点不好开口,支吾了一阵,“您什么时候过来?模特和周至老师已经等您好一会儿了。”

    景召忘了,他还有工作。从昨晚到现在,他脑子里被商领领和分手塞满了。

    “我半个小时后到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已经拦了一辆出租,景召给她打电话她不接,他只好发消息给她。

    【我去工作了】

    【晚上不要住酒店,你回桐湘湾睡】

    【我去外面住】

    商领领没有回。

    景召是要拍外景,周至和模特已经在帝都鼓楼那边等了一个多小时了。

    拍摄仪器还是贺江去工作室取的。

    景召来的时候一身风尘仆仆,看得出来没有休息好:“抱歉,我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周至咖啡都喝了两杯了:“破天荒啊。”周至打量他,“怎么,遇到急事了?”

    景召的职业素养很高,像迟到一小时这种事情,以前从来没有过。

    他也没解释:“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商领领去了帝律公馆,在大门口被门卫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门卫是个年轻的小伙子,说话语气一板一眼:“这里没有门卡不能进。”

    他刚说完——

    “小魏!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门卫老林冲过来,一把将小魏拉到后面,再看向商领领,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商小姐,小魏刚来没多久,还没认全人。”

    老林在帝律公馆干了二十几年门卫,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。商家的正牌大小姐有好些年头没有回帝律公馆,但老林还是一眼认出来了,毕竟长成这副样貌的姑娘家不多。

    商领领说了声没关系,然后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等人走远了,小魏问老林:“她是谁啊?”怪漂亮的。

    老林白他一眼:“你没听见我喊她商小姐?”

    小魏摸摸后脑勺,表情憨憨:“商家小姐我见过,不是她啊。”

    他来帝律公馆上班没多久,第一天就见着了商宝蓝,是个说话细声细气的女孩子,不像刚刚那个……眼神有点让人后背发凉。

    老林给新人科普:“你见过的那个是楼四小姐,这个是楼二小姐。”

    楼四小姐和楼二小姐是小魏最近追的一个宅斗剧里的角色。

    楼四小姐是妾室生的,楼二小姐才是正室生的。

    “懂了吧?”

    小魏连连点头:“懂了懂了。”

    帝律公馆真不愧是帝都的豪门窟,里面的故事估计比宅斗剧里的还精彩。

    商领领没有去商家,而是去了陆家。

    陆家的保姆来开的门,看见商领领觉得眼熟,又一时想不起来:“您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商领领。”

    五个字,不轻不重,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保姆认出来了,脸上的神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,战战兢兢地开口:“商小姐,您过来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听说季小姐生病了,我来探病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二更十一点后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576500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