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23:领领醉酒,景召守(二更)免费阅读

223:领领醉酒,景召守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他改口,无比真诚:“没,景召才可笑,他骗女人他不是人!”

    商领领死亡凝视。

    方路明彻底给整无语了,所以他到底该站谁?

    微醺的商领领一会儿阴一会儿暴雨,就差把喜怒无常四个大字写在脸上:“不过我也报复他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方路明瞬间如同被打了鸡血:“你怎么报复他的?”

    他就爱听这种相爱相杀的八卦。

    “我甩了他。”商领领看上去像是后悔了,蔫头耷脑的,“他看上去好像真的很难过。”

    干得漂亮!方路明差点鼓掌。

    他早看景召不顺眼了,不仅难搞,还很难搞,看把商领领吊成什么样了,就该让他也尝尝爱不得的滋味。

    商领领耷拉着脑袋,像只没人要的小狗,可怜巴巴的:“但我也很难过,我不想景召难过的,可是我也觉得很委屈。”

    她有点醉了,话变得很多。

    “他那么难过,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我?不然也不会拍那么多照片,有一些还是很久以前的照片,会不会他以前就偷偷喜欢我了?”说到这里,她开心了一下,但很快又接着难过,红着眼要哭不哭,“可是我还是很委屈。”

    方路明听得挺不是滋味的。

    商领领没朋友,这七年就他一个人鞍前马后给她使唤。她跟景召之间那点事他最清楚,他不知道见过她多少次伤神难过。

    她抱着酒杯碎碎念念,有一肚子的委屈:“他生父的事情,还有我外公的事情他一件也不告诉我,可柴秋就什么都知道,我才是他女朋友啊,为什么不能跟我讲?他还跟柴秋一起出去,他什么都瞒我,他跟我有秘密,但他跟柴秋就没有秘密,柴秋会不会也喜欢他?”

    这才是商领领最介意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烦死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还没完,她踹了两脚吧台,很愤怒:“还有杨康年,虚伪的老东西,要不是他没事找事,我跟景召还好好的,讨厌鬼,臭老头,老不死的!”

    她把酒杯扔掉,抱起酒瓶子就往嘴里灌,又没灌准,香槟顺着脸颊滴进衣领里。

    方路明长臂一伸,把酒瓶子捞走,拿来杯子给自己倒酒。

    商领领跳下椅子去抢,表情凶巴巴:“你不准喝。”

    方路明踮起脚,把酒瓶举高,偏偏不给她,逗她还挺好玩:“我为什么不准喝?”

    “你还要送我回去,不能喝酒。”她站不稳,摇摇晃晃,“景召说过,在外面要注意安全,不能一个人喝醉。”

    景召景召,喝多了也还是满脑子都是景召。

    方路明不跟醉鬼一般见识,把酒瓶子还她了,她抱着瓶子就喝。

    方路明怕她摔倒,一只手挡在她后面,自己翘着个二郎腿:“真分手了?你舍得啊?”

    她爬上椅子:“我们不会分手。”

    不是已经分了吗?

    方路明听不懂了。

    她自个儿说自个儿的:“他要是够爱我,一定会想办法让我原谅,他要是不够爱我……”

    方路明睁着一双吃瓜的眼睛:“如果不够爱你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再把他关一次。”

    说完,商领领头一歪,趴下了。

    方路明叹气:“哎!”

    爱情啊。

    方路明把商领领送到了唐明酒店,他这个当竹马的,也不好给她整这整那,鞋都没给脱,被子一盖就了事,然后功成身退。

    他出来,关上门,转头就看见景召。

    景召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大半夜的来当牛做马,方路明也有脾气的好吧,正没地撒气呢,说话不免夹枪带棍,“用不着你谢,我跟商领领玩一块的时候,你还不知道在那个犄角旮旯里掏泥巴呢。”

    景召不接话。

    方路明走了几步,又折回来,不吐不快:“你不会觉得商领领是因为不信任你才跟你闹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还是个人。”商领领也怪可怜的,他再做回好人吧,“你既然长了一张嘴,那就别浪费了这张嘴,要么你就多坦白,别什么都藏着掖着,要么就多说点好听的,多哄哄她,不要觉得她很厉害,其实比谁都缺爱。”

    景召只听着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方路明实在搞不明白商领领为什么会那么迷恋景召,就因为他这张脸?

    好吧,他承认,景召这张脸确实长得招人嫉妒,寥寥灯光,那么死亡的角度都能把景召映成一副美人图,他妈连墙上的影子都很鬼斧神工(原谅一个没文化的*不恰当的措辞)。

    “最后奉劝你一句。”方路明抱着手冷哼,“少惹她哭,虽然她现在不在商家,但不代表没人能给她撑腰,再不济我也叫过她妹妹,别以为她没娘家人。”

    越说越来气,方路明留下一个冷眼就走了。

    然后神出鬼没的赵守月出没了。

    他那张普通的脸毫无记忆点:“你们吵架了?”

    景召立在门口。

    地上的影子弓着腰,他低下头颅,折了脊骨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吵架?”赵守月不理解,“她分明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可能旁观者清吧,连不通情爱的赵守月都看得明白:“你分明也很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景召说:“是我做错了事。”

    他嗓音低低沉沉,带着很重的自我厌弃的情绪。

    赵守月没见过这样的小九爷,他眼里的小九爷应该是翻云覆雨的,应该是意气风发的,应该是令红三角很多人闻风丧胆的,唯独不应该是这副丧气无力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做了很多。”赵守月平时话很少,是被方路明的话*到了,方路明不懂小九爷的身不由己和无奈,但赵守月懂。

    “你忙着保命还做了那么多,为什么不告诉她你可能随时会死?人贩子、毒贩子、走私贩子,甚至还有*犯,想让你死的人可以绕红粟寨三圈,要等你死了我们来告诉她吗?”

    景召冷了脸:“你不懂。”

    赵守月有点生气,他慕强,小九爷是他最敬佩的人,小九爷却为了一个女人变得这么胆怯。

    “嗯,我不懂。”赵守月说气话,“匪爷说老九爷很可能就是死在了女人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十六。”景召警告他。

    叫赵守月之前,他叫十六。

    景召已经很多年没叫过他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赵守月低头:“我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不止赵守月,还有王匪、崇柏、柴秋、还有已经走了的帕琪,他们都不赞同小九爷耽于情爱。

    七年前不就是最好的例子,七年前小九爷不肯走,差点死在帝国。

    哦对了,还有十一年前,小九爷跑来看“月亮”,也差点死掉,是明悦兮的哥哥替他挡了一下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景召的身份真的比较特殊……后面再揭露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586914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