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20:景召生父,领领得知秘密免费阅读

220:景召生父,领领得知秘密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“领领,”没有谁有他会迷惑人,“还有想问的吗?”

    商领领说有。

    屋里*刚好响起。。。

    “你先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景召整理好衣服,牵着商领领回屋。

    来电是没有存通讯名字的号码,景召接了电话:“喂。”

    对方说了什么商领领听不到。

    景召只回了一声“嗯”便挂断了,之后对商领领说:“我要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去见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带我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景召说:“不太方便。”

    具体怎么不方便,他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商领领猜想可能和Golden

    World有关:“那你今晚还回不回来?”

    “会回来,估计会比较晚,你别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会等的,她还有好多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不要出去吃了,晚饭我等会儿帮你叫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景召单手把她拉到跟前,收回手时将她口袋里半包女士香烟也抽走了:“烟最好不要抽了,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也说好。

    答应是答应得好好的,做不做得到可能又是另外一码事了。

    景召换了衣服出门了,没过二十分钟,他点的晚饭送来了。

    商领领刚拆筷子,电话来了,号码她认得,是杨康年。

    “领领啊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叫了声外公。

    杨清池没有她的号码,不知道杨康年又是用了什么手段弄到的号码。

    这老头也是够假的,一个号码他动动手指就能弄到,上回还说什么别让外公找不到这样的鬼话。

    “明天外公的公司周年庆,你来不来?”

    商领领刚要拒绝。

    杨康年说:“外公前几天收到了一张很奇怪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照片?”

    接着,照片发过来了,跟商领领前阵子收到的照片是同一张。

    晚饭没有动,商领领出门了。

    柳胥路有家私人诊所,选址很偏,自然生意也不好,但很奇怪,那家诊所开了好些年都没有关门大吉。

    景召到那的时候,王匪和柴秋也在诊所里。

    “人怎么样了?”景召问王匪。

    “刚手术完。”

    办公桌后面有个书架,推开书架,里面是一间房,摆放着几台手术仪器,只有一张病床,病床上的人麻药还没退。

    他看见景召进来,抬了抬手,指向桌上沾着血的衣服。

    王匪去把衣服撕开,衣服的内衬里面藏有一张纸,上面是名单,他把名单递给景召。

    景召记下之后撕掉。

    “好好养伤,剩下的事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桐湘湾离杨家的别墅很远,商领领赶上了晚高峰,到的时候九点多了。

    她在客厅遇上了杨清池。

    他挺吃惊:“表姐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很多年没来过杨家了,她嗯了声。

    帮佣阿姨过来问她有没有吃晚饭。

    “吃过了,董事长呢?”

    阿姨说:“董事长在书房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直接去书房,听到了几句杨清池和帮佣阿姨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还没回来?”

    “夫人刚刚打电话给我了,说不回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柴秋这会儿不在杨家。

    商领领敲了敲书房的门。

    里面说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门没锁,她拧开门进去,书房的摆设十年如一日,和以前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外公。”

    杨康年看到她,笑出了满脸皱纹:“领领啊。”他合上电脑,“快过来过来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过去。

    他表现得很高兴:“怎么这个点过来了?明天周年庆来不来?”

    “明天有点事,去不了。”当然是假的,不想去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来问照片的事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商领领没闲工夫拐弯抹角,“照片是谁给你的?”

    杨康年也很困惑:“外公也不知道是谁,他还管我要了一千万,说要是不给钱就把照片曝光出去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半信半疑:“你给钱了?”

    “给了,哪敢不给,为了你这钱外公也得给啊。”杨康年拉开抽屉,把那张照片拿出来,“收款的账户我已经查过了,是雇人代收的,没找到真正收钱的人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思忖。

    “领领,你跟外公说句实话,你是不是有把柄在人家手里?”

    她当然不会承认,面不改色:“没有,一张照片而已。外公,这钱你不该给。”

    杨康年似乎不信,斟酌一番后问她:“照片里的男孩子是不是你现在的男朋友?”

    商领领抓住的重点是:“外公你怎么知道我有男朋友?”

    杨康年倒也不心虚,呵呵笑道:“外公不放心你,找人问了问。”

    是找人查了查吧。

    商领领神色自然地否认了:“不是,我当时年纪小,不懂事,跟人闹着玩儿的,我现在的男朋友不知道我以前那些事。”她特别补充,“也没有必要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吗?”杨康年端着照片瞧,瞧笼子里十九岁的景召,“我看着长得挺像的。”

    奇怪了,他好像对景召格外感兴趣。

    商领领继续否认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还有事瞒着外公?”杨康年演起慈爱来得心应手,很忧心忡忡的样子,“领领,你是外公的亲外孙女,外公不会害你,反而是照片里的这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只说一半,不说了。

    商领领不应该多问,但没忍住:“这个人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杨康年考虑再三,语重心长地说:“他的父亲跟外公有点误会,要不是这样,外公也不会这么上心。”他继续扮演慈爱,“这不是担心他会对我的宝贝外孙女不利吗?”

    就是说,他和景召的父亲有过节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的男朋友真的不是照片里的人?”

    商领领撒谎不眨眼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杨康年反复向她确认,说明他查到的东西还不足以证明景召就是当年的少年。

    为了打消杨康年的疑虑,商领领临时加了一段戏:“很像对吧,我也觉得很像,所以才找他当替身。”

    杨康年被她唬得一愣:“替身?”

    “替身文学啊,这外公你就不知道了吧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

    大年夜快乐!!(我们这今天大年)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616729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