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19:景召的美人计,绝对*(二更)免费阅读

219:景召的美人计,绝对*(二更)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幺九局的消息是打探不到的,商领领只能在这里干等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让我靠近,还把我当间谍抓去审问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因为她一直在幺九局外面徘徊。

    “那他们有没有为难你?”

    商领领摇头:“我说我在等男朋友,他们就又放了我。”

    还不如抓起来,抓起来了没准还能在里面见到景召。

    “我爸妈呢?怎么没陪着你?”

    “我让他们回去了。”免得也被幺九局抓去问话。

    景召牵住她的手,起身:“走吧,我们也回去。”

    她仍坐着,仰着头看景召,眼里的不安还没有消退:“是不是已经完全没事了?他们还会再抓你吗?”

    景召半弯着腰,轻轻压了压她被风吹乱的头发:“已经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眉头松开,长时间紧绷的神经放松后,反而没有力气了,肩膀一垮,长吁一口气:“景召,你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她提心吊胆,整整两天。

    景召握紧她的手,吻了吻她冰凉的手指:“对不起,怪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她眼睛很红,应该熬了很长的夜。

    方路深的视角里看不到景召的表情,只能看到他半蹲着,小心翼翼地去亲商领领的眼睛,动作轻缓得像在碰什么易碎珍宝。那种姿态,虔诚得过分,带着很明显的讨好意味。

    原来景召谈恋爱是这个样子,可以用八个字概括——热烈温柔,完全臣服。

    景河东这次很有眼力见,陆女士一肚子的问题还没问,就被他拉着走了。

    景召洗了个澡,换了身衣服。

    商领领搬了个椅子,坐在浴室门口等,景召一出来,她问:“要不要吃点东西?”

    他在浴室吹了头发,估计是赶时间,干是弄干了,但弄得有点乱,头发长长了一些,稍微遮住眉骨,倒显得减龄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不吃了。”因为疲劳和热气的熏蒸,他眼睛有点湿润发红,“陪我睡会儿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先睡着,也先醒。

    景召睁开眼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屋里没开灯,外面零星的霓虹照进来,伸手只能看见五指的轮廓。枕边没有人,旁边的被子是凉的,景召起身去卧室外面。

    商领领不在客厅,但手机在,玄关的门开着,门槛放了一只拖鞋,防止风把门刮上。

    她在走廊的窗户边上抽烟,听见推门的声音,回头便看见了刚起床的景召,他睡衣的外面穿着长款的法兰绒家居服,那是商领领买的,与她身上的是情侣同款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景召总是最赏心悦目的,有种慵懒的*。

    不过商领领没有心思欣赏美人,因为她指尖的烟已经来不及扔了。

    景召走过去,把窗户关上,风声被赶走,走廊里重新变得安静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?”

    要是以前,商领领肯定会想办法糊弄过去,现在不想糊弄了,她诚实说:“有好几年了。”

    她是食指中指夹烟,看姿势就知道了,很熟练。

    景召把她的烟接过去,抽了一口,不呛不辣,入口还算柔和,但后劲儿有点大。

    “戒了吧,嗯?”

    他刚抽了烟,睡醒后的嗓音不够清亮,稍微有点哑,最后那个字商领领听着觉得像事后,很诱人,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她拽住乱跑的思维,正经地回:“我很少抽,没有瘾。”

    女士烟,细细长长的,景召又抽了一口,吐掉白茫茫的烟,然后去吻商领领。

    烟草味乱窜,不是很舒服的一个吻,但极具挑逗。

    景召做什么都天赋异禀,就拿接吻这件事来说,他是真的会,不管是不是商领领开始的,每次最后的结果都是他牵着她的感觉走,让她热,让她燥,让她心痒,让她动情,能亲得很纯,也能吻得很欲。

    深吻结束,景召体贴地抹掉她唇上的湿漉:“没有想问的?”

    她还在重重呼吸:“有。”

    他一只手揽着她的腰,和她一起贴墙站着,不着急,等她平复,等她发问。

    指尖的香烟就那样燃着,烟灰安静飘落。

    走廊里静默了片刻,客厅对流通风,门几次被吹得扇动,但都被拖鞋挡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经常出国,经常受伤,和Golden

    World有关吗?”

    景召嗯了声:“有关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走到他前面,把手伸进他衣服里,抱住他的腰。他身上的体温比一般人高,商领领喜欢从他身上摄取温度:“你说具体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集团有时候会接国外政府的活,参与一些扫黑缉私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对Golden

    World的了解还很少:“不能拒绝吗?”

    景召摇头:“要想共存,就必须互利。”

    不然凭什么西方国家会任由Golden

    World壮大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个的?”

    “六年前。”

    那就是在景召发生车祸之后。

    商领领手指勾住景召腰上的带子,轻轻一扯,松掉了,她一点都不害羞地正面把自己贴进景召怀里,紧紧地拥着:“你可以退出吗?”

    她其实是有心*。

    他身体也有反应的,但依旧理智冷静,丝毫不乱,丝毫不被左右,他说:“领领,我不想退出。”

    商领领料到了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景召有自己的坚持和信仰,他有想做的事,有没有完成的蓝图,他和商领领在一起的那天就说了,他的命给不了她,他只有忠诚。

    快燃到尾部的那根烟又被景召拿起来,接着抽完,然后接着吻她,抓着她的手,放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这个吻又是他主宰,让她不能思考,让她混乱。

    “领领,”没有谁有他会迷惑人,“还有想问的吗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有个抱枕周边活动,见扣阅置顶评论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634823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