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, 215:领领为人质,小九爷来救免费阅读

215:领领为人质,小九爷来救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王匪知道商领领,帝国的月亮。

    他刚拿出手机,*响了,是他没存但认得的号码。。。

    他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那边说:“不管洛克提出什么要求,全部满足他。”

    “洛克要你来当人质。”

    景召没有半分犹豫:“答应他。”

    五十分钟前。

    景召在帝昌机场的贵宾休息室里见到了安格斯。

    景召说明了来意。

    安格斯诧异:“戒指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带着红宝石来定制戒指,浪漫主义的安格斯只想到了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“景,你要求婚吗?”安格斯难以置信,“你不是不婚主义吗?”

    景召在丹苏留学时的授业恩师亚伯与安格斯是好友,亚伯的女儿安妮对景召一见钟情,苦追过数年。

    景召拒绝安妮时说过,他是不婚和无爱主义。

    安格斯和景召也合作过几次,对景召示好的女模特不在少数,但安格斯从未见过他身边有异性,也没有交往过密的同性,安格斯因此坚信他是不婚和无爱主义,也认同好友亚伯的话——景召属于天空、自由、信仰、摄影,但不会属于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了。”景召这样解释。

    安格斯摸摸胡子:“恭喜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安格斯非常好奇:“能跟我说说你的爱人吗?”他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人,能和天空、自由、信仰、摄影抢男人。

    景召喝了一口茶,提醒:“安格斯,你该登机了。”

    无趣!

    他还是这么无趣,嘴边从不谈风月,哪有摄影师的浪漫。

    不,他还是浪漫的,会带着红宝石来定制戒指。

    安格斯放弃吃瓜的念头,吃瓜是他上次来帝国学到的词:“好吧,我会尽快设计好,等我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,我会收取高额报酬。”安格斯起身,整理整理西装,“比如给我的珠宝拍照。”

    安格斯出身丹苏贵族,四十三岁,喜欢同性。

    别误会,他对景召只有欣赏,那种珠宝设计师对摄影师的欣赏。

    景召是上天追着赏饭吃的天赋型摄影师,能卖他一个人情,安格斯何乐而不为。

    从机场出来,景召开车去了绿瓦胡同的工作室,车开得比平时快许多。

    他回来早了,商领领还没到工作室。

    贺江在正对logo的那张T型桌上办公:“景老师。”

    景召放好伞。

    贺江说:“唐逸老师的经纪人刚刚来过,问拍摄能不能延后?”

    延后的原因是唐逸最近接本子接到手软。他前阵子爆了部电影,身价倍涨后时尚资源也跟着好了起来,品牌方牵线后对接到了景召这里,要拍一组封面。

    贺江觉得这位唐老师最近有点飘,都定好了的拍摄行程临时要放鸽子,要知道景老师的拍摄档期都排到明年开春了。

    “可以延后,不过我近半年都没有时间,要延后就要等到半年后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这样回了。”

    还有件事,梵帝斯每个季度的珠宝展都会给景老师发邀请函,但景老师一次也没去过,贺江说:“梵帝斯的春季珠宝展我已经帮你婉拒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景召进了一楼的暗房,暗房里面还有扇门,他用指纹开了锁,刚推开门,微信提示音响了。

    陆女士发来的。

    陆女士:【领领到了吗?】

    景召:【我还没见到她】

    陆女士:【可能去西京城帮我拿项链了】

    暗房里面的小房间不是用来办公的,是景召的私人空间,他打开房间的灯,正要联系商领领,有电话打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九爷,西京城启动了黑色方案。”

    只有遇到重大危机时,才会启动一级危机方案。

    陆女士刚刚说,商领领去了西京城。景召脚步停下来:“西京城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说:“匪徒持枪,挟持了人质。”

    景召转身就走,顾不上锁门。

    他没有贸然拨打听商领领的电话,西京城发生这么大的事,赵守月没有通知他,那就只有两种可能,一种是安然无事,一种是不能通讯。

    “景老师。”

    贺江看见景召匆忙出来,脚步快得不太寻常,于是询问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景召没有同贺江解释,毅然往门外跑,雨伞都没拿。

    “景老师!”

    贺江追着出去,但车已经开走了。

    景召是个很沉得住气的人,贺江是第一次见他这么焦急慌张。

    贺江猜想,估计和老板娘有关。

    西京城外面有特警和保安把守,人群都疏散到了马路对面,商场四周都拉了隔离带,闲杂人等不让靠近。

    景召在西京城的外面被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保安组的郑晓钟认出了景召,知道他是有名的摄影师,以为他是来拍照的。

    “景先生,西京城已经封锁了,您不可以进去。”

    郑晓钟才刚说完——

    “景老师。”

    王匪出来了,他称景召为景老师,过来拉开隔离带,把景召领进去。

    隔离带刚松开一个口子,就有人往里挤。

    郑晓钟立马制止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他可以进去?”被拦下来的男人红着眼大吼,“我也要进去!”

    “先生,请您冷静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冷静,我老婆还在里面!”

    这郑晓晓钟也没办法,他接到的命令是任何不相关的人都不准进西京城,必要的时候,甚至可以武力制止。

    为什么刚刚那个人能进去?

    郑晓钟回答不了。

    同事许巍从楼里出来,过来帮忙维持秩序。

    郑晓钟低声问了一嘴:“里面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许巍摇头:“刚刚进去的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郑晓钟也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种情况还能进去,而且咱们boss亲自下来接人……”许巍忍不住揣测,会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郑晓钟比他多几年经验,提醒了声:“不是我们能打探的人。”

    许巍闭上嘴了。

    电梯全部停运,王匪和景召走楼梯上去,王匪试图从景召的神情举止里判断出这件事对他的影响,但没有,他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起伏。

    “人质的身份确定了吗?”

    景召边走,边将身上会束缚到他的东西全部解下来,包括领带、袖扣、手表、腕上和领口的衬衫扣子。

    “已经确定了。”

    王匪把手机给他,里面有人质的基本资料。

    翻到商领领那一页的时候,景召的手指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刚上四楼——

    “景召。”

    景召碰到了熟人。

    方路深是重案组,他会在这里不奇怪,奇怪的是景召在这里,而且和王匪一起出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景召把解下来的领带手表等都扔给他:“回头再说。”

    再往前,是特警的作战区,被重重包围,方路深也不能靠近。

    但景召一路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管队长已经等了三十八分钟,看见王匪带人过来,先是打量观察,然后走近问:“你就是洛克要换的人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管队长知道景召,上次独臂记者帕琪的事他耳闻过,当时公安那边还考虑过要不要对景召进行重点保护。

    管队长不再浪费时间,直接说重点:“你可以选择拒绝,我们不会强制要求你。”

    这是景召的权利,谁也没有资格逼迫他去冒险,十二条人命是命,一条人命也是命。

    景召表态,毫不犹豫:“我自愿交换人质。”

    反而是管队长犹豫了,可是当下,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给他穿上防弹衣。”管队长下完指令之后,郑重其事地向景召承诺:“我们会在换人的时候抓住机会击毙歹徒,你放心,我们一定保证你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景召穿上防弹衣,只说了一句话:“先保证其他人质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不动,景召和王匪穿过特警的包围圈,来到门店外面。

    王匪说:“小九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洛克抬头。

    商领领也抬头,她不知道匪徒要干什么,也不知道特警队要干什么,她只知道景召来了。

    要是能早一点知道,她一定把季寥寥踹出去,让匪徒将她射成筛子,让子弹少一颗是一颗。

    洛克握紧手里的枪:“你一个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

    我们家这边是今天过小年,小年夜快乐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31647_31647727/115686322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。m2.shuyuewu.co
为您推荐